两年多前国家终于放开了二胎政策,

很多有了一孩的国内小夫妻也纷纷响应了号召。

我的初中同学产总(虽然我们喊他产总,其实也就是一家coco奶茶店的逗逼老板),他和老婆在双方父母殷殷的期盼和催促中在去年年初匆忙拥有了爱情的第二个结晶。

(图片来源于采访对象朋友圈,已经本人同意并按照要求打码)

产总平时工作比较忙,手上除了料理奶茶店以外还开着一家小有规模的印刷店,平时接一些广告牌制作以及印刷品的单子,忙起来有时候就直接睡在店里,难免对大娃缺少关注,如今又有了二娃,生活的重担就更压到自己身上。每天奔波于甲方之间,自己的生意忙完了还得去奶茶店照应。

老婆虽然表示理解,但是眼见大娃一天天长大,家里却经常因为见不到爸爸哭闹,为此意见也不小。

产总跟我说,其实自己苦一点不要紧,可是看着老婆很幸苦心里很心疼,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孩子,觉得自己真的欠这个家太多。

眼看大娃就要上幼儿园了,自己和老婆肯定希望自家娃能得到最好的教育,可是南京好的私立幼儿园就那么些,一个月3000+RMB的费用自己虽然表示不是太大压力,可是南京比他有钱的多了去,人家不仅平时让孩子上双语幼儿园,下了课各种私人辅导补习班五花八门,芭蕾,钢琴,法语,奥数,各种从小培养。一年十多万砸在孩子身上都属于平均水平。自己真的追不上这样的节奏。

“就算我再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是在钱面前,我家孩子还是输了。”产总总是会这样跟我自责。

(国内幼儿园孩子现在这么大书包都是标配)

(甚至拉着拉杆箱上学都是正常现象)

这对于同是90后的我,产生了非常大的震撼。讲真,现在觉得自己那会还是拥有童年的,现在回忆起小时候依然是满满的快乐,小浣熊干脆面,西游记,舒克贝塔,宠物小精灵,小霸王游戏机,踢足球。

自己也没比同龄的孩子少什么,一样从上学,中考,留学到毕业,上班,开公司。

我不知道现在孩子们,当他们长大后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他们会告诉下一代是什么。

重重的书包和父母的压力吗?也许吧。

我觉得当他们有下一代的时候,会和他们说——你现在书包里背个二十几本书算个啥,我们当年可是拉着行李箱去上幼儿园的

这也许就是生在这个时代属于我们这些的悲哀。

当我们怀着远大的抱负去上大学,投身社会的时候,却已发现,它是那么的残酷,有时候甚至还会悔恨自己曾经没有好好读书。暗暗发誓一切都要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

于是我们把社会的残忍迅速地前移了,我们的下一代,在幼儿园就要去经历攀比,经历竞争,连老师都要看来接TA们的车的好坏以区别对孩子们的关注程度。

这一切就决定了他们必须从小就得拼命去学,家长拼命给他们报补习班,也不论他们喜不喜欢,学不学的进去,反正在我们看来,如果他们从小就落后了,那么长大以后考不上好的大学,拿不到高薪的Offer,那就意味着他30年后连老婆都娶不起,他就要被淘汰。做父母的就对不起他们。

这一连串的恶性循环让我们都走进了死胡同。

产总说他有时候会自己躲起来一个人喝酒,然后躲进车子里哭一会,把眼泪擦干了再回家。

为了孝顺父母,为了婚姻,他有了两个活泼的孩子,他觉得他们让他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面对所有事情因为有了孩子和家庭,他都变得更成熟更稳重更有担当了,困难的时候想到他们,心里就会暖暖的。

为了对妻子的承诺。他拼了命去工作,产总说自己3年前为了凑买房首付甚至9点下班后还去送外卖。他说自己最对不起老婆,跟了他这么些年,一天好日子也没过过。

为了孩子,他说他只希望他们能够快乐,但是看见别人家孩子放了学就去补习班,他也不得不剥夺孩子们的西游记,剥夺孩子们的宠物小精灵,把他们送去学乐器,学法语…..

1年前,我在酒吧里和产总说——要不?你试试移民澳洲?

“得了,我就一家小公司加一个奶茶店,南京一套房子,能移民澳洲? ”产总喝完手上啤酒瓶里最后一点底,似乎没有把我的话往心里去,回身向服务员招手——“再来6瓶”

“也许可以!?” 我对政策其实也是一知半解。 但是我觉得事业小有起色的产总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墨尔本街头

“你在澳洲那么多年,你跟我说说呗,移民澳洲有哪些好处?”产总似乎有所期待,我知道,关于他自己的事情如今他已经不再关心,但是如果是孩子的事情,他总会有兴趣听下去。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我不是移民律师,我只能将我知道的告诉他,比如孩子的教育,全家人的医疗,养老待遇,父母的移民等等。但是我也告诉他,移民了,路还是得慢慢走,别指望着吃低保,那还不如不要移。

“在哪都一样过,我只是心疼老大和老二,想让他们活的轻松一点,现在他们每一天都没有笑容”产哥说到这里,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按照产总的性格,就算他移民过来了,他依然会捣腾着各种创业,他是一个会捣鼓事儿的人。

后来,我把产哥介绍给了我当年的移民律师,经过咨询后产哥才发现——澳洲投资移民其实门槛并不高!经过律师的帮助和精心的材料准备,终于在一周前产总全家获批签证,下个月就将登陆墨尔本,开启新的移民生活。

Tips

只要你有一个生意经营至少两年,达到营业额(50万澳币/年)和家庭资产(80万澳币)的要求,就有可能申请到188A类别投资移民签证。除此之外澳洲投资移民签证类别很多,适合的申请者条件都不一样。

墨尔本flinders street station

还记得两天前产哥跟我聊微信。他说对于移民的生活,自己又期待又焦虑

“如果重来一次,还是会选择为了两个娃移民”无论在脑海里预想过再多困难和坎坷,产总还是表示这一路走的值。对于移民后的生活,现在的他无疑是期待更多的。

我不禁会想起自己父母辈为了在南京闯出一片天地也同样走过这样的道路。

他们的努力奋斗换来了我们这一辈拥有可能的条件去到国外,帮我们寻找到一个竞争不是那么激烈的,起码看病吃药养老有保障的地方去享受压力更小一点的生活

悉尼海港大桥

殊不知,其实我们这一辈移民以后,同样也得奋斗事业,归根究底,也是为了我们这批90后的下一代能够在澳洲住的起房子,不要还房贷,英语说得溜,在老外公司爬更高。

所以我们依然是苦的,可是这听起来似乎苦哈哈的一辈子是充满了快乐的。起码像我这样经历过读书移民工作创业成家这一整套过程的第一代华人而言,我充分享受这一路沿途的风景。因为是澳大利亚,一个整个国家人口还没有上海市人多的国家,它让每一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可以带着笑容去享受自己的工作,爱好和生活。因为她永远在你身后。

悉尼歌剧院

两年前,因为生活的变故,我的身体状况变得每况愈下,某项身体指标甚至高于常人近1.5倍,每一天都觉得眼睛胀痛,医生后来说还好我就诊及时,否则时刻都可能危及到生命。于是就这样,本来并不指望澳洲福利的我,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澳洲全民医疗的完善。从始至终,不仅我所有的就诊没有花过一分钱,就连我吃的处方药,价格也只有国内同类型进口药的零头价格。

也许平时你看不见,可是当你需要的时候,一个国家她会用她完善的制度来让你感受到她的庄严和温度。

当你面临苦难时,她不会冷冰冰地说——进口药不走医保嗷。吃了不见得好,但是不吃可能就不好讲了噢。

而澳大利亚,她真正让我觉得服气的在于,她不会因为你有钱而把你捧的高高在上,也不会因为你弱势而对你落井下石,她更像一个一碗水端平的家长,当你需要她的时候,她会把你揽过来说——没事,有我呢。

我并不因为她对我有多好而爱上她,而是因为她本身是谁。对,就像爱一个人的感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