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上外科課的時候,外科老師在肛腸疾病那一節的時候,講到:“痔瘡是一個很常見的疾病,有句俗話講‘十男九痔’,就是這個意思”。

整個年級僅有的19個女生頓時笑場,男生臉上有點掛不住。

老師又說道“你們別笑,還有一句俗話叫“十女十痔”。

剩下的212個男生爆發出了殺豬般的笑聲。

沒想到,當時坐在下面爆笑的我,在美國訪學期間,竟然通過痔瘡對傳說中的美國醫療體系有了切身的了解。

 

1、痔瘡

星期五的下午3點,實驗室的老外們早就走光度周末去了,老闆還在辦公室盯着,我只能坐在電腦前,腦子裡盤算着勞動節去哪玩。這時我覺得菊花傳來一陣陣燒灼痛,沒錯,就是燒灼痛,彷彿有人拿打火機在點我的菊花。

 

作為臨床經驗豐富的心臟外科醫生,我一下就判斷出我得了痔瘡。

於是我去了老闆辦公室,說:“教授,我有點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休息。”

老闆頭也沒抬,“怎麼不舒服了?”

“呃,隱疾。”

老闆突然把頭抬起來,眼神充滿了興趣,玩味地看着我,問“什麼隱疾啊?”

MMP,老子都說隱疾了,你他么還問我什麼毛病,有沒有一點情商。

“呃,痔瘡,坐立不安的,我得趕緊回去用點葯。”

“OK,take care…”老闆笑嘻嘻地說。

2、處方

一路忍着疼痛,終於回到了家裡,作為一名臨床經驗豐富的心臟外科醫生,我馬上給自己進行了相關治療,處方如下

Rx:

  1. 溫水坐浴,每次15min,每日多次;
  2. 馬應龍軟膏,外用,1日3次;
  3. 長征醫院自製神葯痔裂E栓,納肛,1日3次;
  4. 疼痛劇烈時,口服散利痛(復方對乙酰氨基酚)2片/次,口服,3次/日;
  5. 地奧司明片,4片/次,口服,2次/日;
  6. 通便藥,MiraLAX,2勺/次,沖服,2次/日(房東苑老師贈送,感謝苑老師對我的照顧)。

呵呵,小痔瘡,沒想到吧,我早有準備,從國內帶過來這麼多神葯。

5大神葯,消滅痔瘡

2天以後,我只想對痔瘡說:

“對不起,爸爸,我錯了,你能不能別折磨我了。”

這兩天,疼得我兩夜沒睡着覺,一晚上坐浴5次,弄濕了5條內褲,在床上換了n種姿勢也無法入睡。

我在床上嘗試的不同入睡體位(不完全統計)

白天醒來,連玩遊戲、看片都沒興趣。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心臟外科醫生,我必須了解我的疾病,於是我羞恥地拿起了手機,打開了前置攝像頭,對準了菊花,看到的場景讓我驚呆了。

 

別別,別舉報,別舉報,這不是我的。

我上傳原圖

痔瘡果——蓮霧

沒錯,跟這個一模一樣,甚至更大。我觸診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怎麼辦,怎麼辦,我要痛死了啊,我是不是要去看醫生啊。不過之前看的文章說美國看病會破產的啊,看着銀行卡里150刀的餘額,我的內心是拒絕的。

 

到了周一,我實在忍不住了,這感覺就像有人往我菊花那裡抹了一把老乾媽,還是最辣的那種。

而且蓮霧的體積又增大了一倍,所有治療措施都無效了。

於是,在苑老師的幫助下,在室友宋教授的陪同下,我體驗了一次在美國看病的經歷,也親身體會了美國的醫療制度,下面我把我這次的看病經歷簡單給大家敘述一下,與中國相比,孰優孰劣,大家自行判斷。

3、就診

我所在的愛荷華大學醫學院是全美排名前20的醫學院,其附屬醫院也是實力強大,在國內的話相當於江蘇省人民醫院的水平。周一早上,我按照苑老師的指示,撥通了family medicine(類似於國內的家庭醫生)的預約電話,我告訴她我得了痔瘡,疼痛難忍,需要預約一個urgent care(要求立即看醫生)。

由於是第一次預約,需要註冊保險的信息(國際交流人員需要強制購買醫療保險,我買的是基本款$190/mon)。在等了大概十五分鐘以後,那邊告訴我預約都滿了,最快也要一周以後才能看到醫生(到時候菊花菜都涼了好么),或者我可以去emergency medicine(急診)。

看了那麼多介紹美國醫療制度的文章,總覺得ER又貴又沒用,於是我換了一個醫院的分院預約,幸運地預約到了一個早上9點45的空位。

我和室友宋教授(說是關心陪同我,其實是看熱鬧)驅車趕到了Iowa Riverside Landing,其實不算是醫院,感覺像是門診部。進去之後,我的第一感覺是,

這他么是醫院么?不是賓館吧?

1)醫院入口;2)Check-in,類似於挂號,但不一樣,因為必須有預約;3)醫院前廳;4)候診走廊

剛進去需要check-in,前台小姐姐給我一個ipad,讓我在走廊等候,並完善相關信息。

用於病人自己填寫的Pad,主要是一些系統回顧的信息,家族史等等

之後專門的medical assistant(醫療助理)把我領到了診室,測量了我的生命體征,美國的診室非常高級,設備一應俱全,我坐在檢查床上,那個助理用遙控器抬高了病床,我的體重就出來了,還有全自動血壓計,體溫計等等。

Iowa Riverside Landing 診室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終於進來了一個醫生,名字記不住,就叫胖大叔醫生吧,他大概花了半個小時時間問我的基本信息和過去史,其中有一個問題我印象深刻。

“Are you sexually active?” He asked.

(你有活躍的性生活么?)

“What?”

“ARE … YOU…. ACTIVE …. IN…..SEX”. He said again slowly.

“What do you mean by sexually active, like in a month or a year?”

(並不知道什麼算性生活活躍)

“If you had sex in half a year, that means active” He complemented.

(半年有性生活就算活躍)

“OK, yes.”我看了看坐在角落陪同的宋教授,臉紅了一下,回答道。

“Alright,so what means do you use to prevent pregnancy”.

(你平時怎麼避孕)

摔!我來看個痔瘡還問我怎麼避孕。坐在角落的宋教授默默地走出了診室。

“Condom”.我強大的詞彙量發揮了作用。

他問了半個小時的既往史之後,問了5分鐘的痔瘡史,看了一眼我的蓮霧,進行了一遍直腸指診(把手伸進肛門轉一圈,判斷有無內痔),然後告訴我,他看不了這個病,因為他不知道是痔瘡還是直腸脫垂,所以建議我去急診找外科醫生看。

 

摔!你看起來都50歲的老主任了,痔瘡都看不了么?!!!

連直腸脫垂和痔瘡都傻傻分不清的胖大叔醫生

於是我兜兜轉轉,強忍劇痛,來到了急診室。重新Check-in,又被醫療助理(Medical assistant, MA)量了一遍生命體征。

等了半個小時之後被領到了急診單獨的診室,換上了病號服,重新被護士量了一遍生命體征。再等了半個小時之後終於等到了急診室的醫生,這個醫生我叫他大鬍子醫生。大鬍子醫生重新問了一遍我的病史,看了一眼我的蓮霧,我能感覺到他被驚了一下,再次對我進行了一遍直腸指診。

(為什麼我對直腸指診印象這麼深刻,因為每伸進去一次,我都感覺有人把老乾媽給我捅進去了,捅完之後我路都走不動了)

他告訴我我的痔瘡有點嚴重,所以要去讓上級醫生看一下。我又等了半個小時,進來了一個黑人大叔醫生,看了一眼之後告訴我他們沒辦法處理,需要請外科醫生過來會診,我問大概需要多久,他說他也不知道。

 

於是我躺在病床上,以下圖的姿勢,在痛苦和絕望中等了3個小時。

 

期間醫生和護士來看了我一次,我吃了2粒止痛藥,喝了一杯冰水,吃了2個室友送來的三明治,看了半個小時電視,刷了1個小時知乎,上了3次廁所,因為疼痛我小便都不敢用力,導致排便困難。

 

終於等到了外科醫生,我叫她黑妞醫生吧。

Again,

半個小時的病史和直腸指診。

黑妞醫生告訴我,我的痔瘡很嚴重(廢話),她需要回去彙報給上級醫生Dr. Kapadia,一會就回來。

於是我又等了1個小時,她回來告訴我,今天Kapadia手術很忙沒空,可以幫我預約明天的會面,進一步決定處理方式。

 

9:45am – 15:30pm,接近6個小時的時間,除了我要的2粒止痛藥,沒有任何處理,而且需要明天才能決定。

我能怎麼辦,我只能結賬啊。除去保險的部分,我自己支付了50刀的費用(co-pay),不過他們給了我兩張免費停車卷,我還是很開心的。

1)急診入口和陪我看病的小姐姐;2)急診診室內全自動病床和電視;3)大鬍子醫生在給我打印注意事項;4)2張免費停車券

在經歷了一夜的老乾媽洗禮後,我終於等到了第二天的會面,我拖着病體,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醫院的消化科病房,沒想到再看醫生還是需要check-in,付了$10 co-pay之後,我又被MA領到了小房間,再次檢測了一遍生命體征,問了一遍疾病史,等了半個小時之後,一個帥哥醫生進來了,並不是我要見的Dr. Kapadia醫生。

Again

病史,直腸指診,去叫上級醫生。

又過了半個小時,Dr. Kapadia終於來了。

我就像超級瑪麗一樣,在打了5個小怪之後,終於迎來了大Boss。

大Boss Kapadia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美國人,

典型在哪裡呢?

浮誇。

在看了我的痔瘡之後,她大叫

“oh,my goodness!! Such a huge hemorrhoids!”

(我的天哪!好大的痔瘡啊!)

脫了褲子跪着的我,莫名想到了小嶽嶽,感覺小嶽嶽在看我的菊花。

我的天哪!

“Oh!My poor little boy! What have you suffered?!!”

(我的可憐的小寶貝!你都經歷了什麼?)

“You must be very very painful!!”

(你都痛死了吧?)

我和帥哥醫生配合他的表演,不斷地說“yeah”

感覺她應該去當演員

我心裡想,這麼嚴重,總該手術了吧,我還沒問,她就說

“But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have a sugery, the hemorrhoids are getting soft.”

(沒有必要手術,痔瘡在變軟)

Dr. Kapadia的意思是我是血栓性外痔,所以才很痛,但現在已經過了高峰期,在吸收了,所以沒必要手術。

我理解,所以這就是我疼了4天4夜,去醫院待了2天,看了6個醫生,最後啥也沒處理,讓我回家多喝熱水、溫水坐浴的理由么?

臨走前,我問了小嶽嶽,哦不,Dr. Kapadia一句

“Can I eat spicy food?”

(我能吃辣么?)

“Of course,you can eat as much as you want. There is no data show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picy food and hemorrhoids.”

(隨便吃啊,想吃多少吃多少,沒有研究說吃辣會導致痔瘡)

作為新時代醫學博士,我當然要相信循證醫學,於是我搜了一下pubmed

一項隨機試驗表明吃辣椒不會引起痔瘡術後疼痛加劇

既然沒有證據證明吃辣會導致痔瘡,那麼我決定

我肯定不會吃辣啊!!!我是傻子么??得了痔瘡還吃辣?

讓這幫老外去吃吧。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他們同意給我開了一些止痛藥,之後要求我3周後過來隨訪,我又買了一瓶纖維素補充劑。

1)消化中心,內外科在一起;2)消化中心大廳;3)消化中心檢查室;4)醫院藥房

止痛藥$0.25(感覺回到了國內),纖維素$5,文書、處方、止痛藥如下。

止痛藥處方,全部打印出來

開給我的處方,要我多喝水,呵呵

附贈的宣傳資料,被我發現了亮點

4、經歷

Summary:

這是一次完整的美國就診經歷,作為一名中國醫學生和半吊子醫生,是一段珍貴的回憶,更是我學習的素材,我不想讓這次經歷僅僅成為一個段子,讓諸君一笑,更希望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下面幾點是我覺得需要我們國內學習借鑒的地方。

  1. 美國的醫療分診制度、醫療保險制度非常完善,有完善的就醫流程和轉診制度,能夠使每個患者得到恰當的治療,並儘可能避免失誤;
  2. 美國醫院的分工非常細緻、完整,從前台、助理、護士到醫生,每個人各司其職,大大減少了醫生的工作負擔;
  3. 美國醫院電子化程度非常高,我的病歷資料和既往史第一次問診後,之後全網通用,還包括ipad等現代化條件的應用;
  4. 美國很重視知識的價值,我這次就診共花費65.25刀,其中只有5.25刀是藥費,60刀都是診費,而這是保險cover之後的結果,原價更多。
  5. 美國醫務人員態度很好,也很認真負責,每個醫生對病人都比較關心。

這樣的制度也產生了一些問題,就是資源的浪費和效率的低下,一個小小的痔瘡,竟然需要胖大叔醫生、大鬍子醫生、黑大叔醫生、黑妞醫生、帥哥醫生、小嶽嶽醫生6個醫生來看,最後的處方和建議我自己早就開始應用了,而我疾病的癒合也是靠的自愈。

最後,

試想假如在中國,你因為痔瘡劇烈疼痛要去就診,需要打電話跟醫院先預約。預約了半天,終於預約到了。

先到你的家庭醫生那裡,他說他看不了,不知道是不是痔瘡,啥都沒給你處理,讓你去急診。你到了急診,來了急診科醫生,也是啥都沒處理還叫來了上級醫生,上級醫生說叫外科會診。

你等了3個小時終於等到了外科醫生,看了一眼竟然說去請示外科的上級醫生,過了你疼痛難忍,在急診室坐立不安,自己要了止痛藥才給了兩粒。過了一會,外科醫生告訴你今天看不了,明天來普外科去找主任看。你又痛了一晚,到了普外科,告訴你沒必要手術,回去自己多喝水。。。那你是不是有一種打人的衝動?

假如我在中國,事情會是這樣的。我找了一下我的普外科同學,他看了一眼說,要不養養,實在難受切了也行,然後當天我就在門診切了回家了。

兩種醫療體系,各有優缺點,但肯定都是有國情在的,我們中國醫生,靠自己的犧牲奉獻撐起了中國醫療高效率的一片天,儘管有不足、有缺點、有風險,只希望各位老師、各位師兄師弟、師姐師妹,切莫妄自菲薄,切莫灰心喪氣,做好自己的工作,點亮一根燭火。我相信,在黨和國家的領導下,在無數醫療工作者的努力下,中國醫療一定越來越好,中國醫生一定會越來越體面。

與諸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