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出手,留学生批量走。漂洋过海苦读数年的留学生们,纷纷告别他们期盼已久的美国梦。

《华尔街日报》近日聚焦这批处于窘境的留学生,该报调查后发现,日益收紧的移民政策,不仅令留学生留下来的门槛变高,也直接让许多雇主怕后续惹上麻烦,而不敢雇用外国学生

 

“与去年相比,2018年在招聘信息上写上‘只招美国人’(US Workers Only)的岗位,增长了19%。2018上半年,美国雇主提供的877000个工作,都要求应聘者有美国居民身份。”

即便是对有资质的大公司来说,招聘须要办理H-1B工作签证的留学生,也意味着招了“一系列麻烦”。

H-1B工作签证办理时来自美国移民局的反复调查、补证件、修改资料……都导致雇主们对留学生“敬而远之”。3年前拿到工作签,今年需要续签的留学生,也大多面临着任职公司不愿为自己申请签证更新的困境。

在一家华人公司工作的张小姐,签到将到期,需要续签,公司却宣布所有人的签证到期不再续。张小姐只好另寻工作,但很多潜在雇主一听说她面临雇主转移问题,就放弃了。

律师表示,很多人在转换工作签证时,遭遇非常严苛待遇,能在一年之内转成都算幸运,很多人被要求补件或遇到其他刁难,有的直接被拒。

加州州立大学富尔顿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的一名黄姓中国留学生也表示,在求职过程中,很多公司一听到需要为她办工作签证,就直接拒绝了。

她表示,班上像她这样的留学生很多,很多人甚至已经放弃在美国找工作的尝试,直接回国。

黄姓学生还说表示,近日到某华裔求职就业展碰运气,却发现来球才的雇主们,几乎没人愿意办工作签证,很多雇主直接拒绝。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报告称,包括H-1B工作签证在内的各项签证,拒签比例都呈现上涨趋势。与此同时,美国移民局要求补材料的情况越来越普遍,据统计,截止到去年第四季度,有68.9%的签证申请被要求重新补材料。

报告中写:“从现在的政策看,本届政府明显希望不允许这些人在美国工作。”

而前几年罕见的拒签理由,也频频出现,例如“专业与工作责任不符”、“与工作相比,学历过高”都成为了H1B遭拒的原因。

 

在被报道的拒签情况中,去年抽中H-1B签证的留学生也没有逃脱被拒的命运。

一位专业为数学和统计,并有经济学的副学位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的某网站公司担任数据处理工作。突然被移民局要求补充材料,递交相关资料后还选择加急处理,却得到移民局的拒绝信,遭拒的理由正是——“与工作相比,学历过高”。申请行政复议,等待半年后,申请依然被移民局拒绝。

收紧的移民政策下,各国留学生各有各的“悲催”。向来占据美国H-1B签证半壁江山的印度籍留学生,可以说是惨上加惨。

外媒报道,许多已经在美国工作多年,持有H-1B签证的印度IT工程师,原本在印度婚姻市场上都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然而,美国国家安全部确定取消持有H-1B签证者的配偶和子女在美的合法工作许可后,这些来自印度的IT工程师,瞬间成为了“次等选择”

 

报道称,现在印度一些相亲平台,已经有不少征婚要求写着“软件工程师请勿打扰。”

“自2015年就想找个在美国工作的印度IT工程师当自己女婿的Ravi Reddy,已经彻底改变想法,‘女儿和他们结婚之后,不仅不能工作,也可能面临着最终无法在美国留下来的结局。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文章还提到,持有H-1B签证的印度女性和男性都有意识避开彼此,尽管文化上更有共鸣,但许多人都开始把目标转向已经持有美国绿卡和取得美国国籍的异性。

 

如此严苛的移民政策,难免会让人望而却步。

《金融时报》近期一篇名为《亚洲学生逐渐对美国高校失去兴趣》的文章分析发现,“频繁的枪击案,和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是令亚洲学生放弃赴美留学的两大主要原因。”

而亚洲学生占据美国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

纽约的国际教育协会(New York’s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预测,“2016~2017年,美国留学生数量下降3.3%,这是十年间首次下降。今年留学生数量很可能继续下跌6.9%。”

此外,文章认为“亚洲高校日益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水平,也令许多学生选择留在离家更近的亚洲国家留学。”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早前的一份报告调查也持有类似观点,“亚洲学生现在的选择范围更广,离家更近的亚洲学校不仅学费更有优势,也越来越能提供更为优质的教学质量”

报道称,今年亚洲有3所高校进入世界前30,杀入百强高校的亚洲大学数量也比往年增加。而在一众亚洲国家中,中国和日本的吸引力遥遥领先。

日本教育部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进入日本高校的亚洲留学生数量上涨36%,人数超过17万。到中国高校的其他亚洲国家的学生数量也上涨18%,人数超过26万。

 

与过往对留学美国的热情相比,如今亚洲学生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

进入东京工业大学就读的23岁新加坡籍学生Leo Sylvia Han Yun在接受采访时说,“对我个人而言,安全大过一切。2017年美国堪萨斯酒吧2名印度IT工程师被枪杀,4月份YouTube总部的枪击案,都让我和其他朋友选择不去美国。”

进入南洋理工大学就读的24岁越南籍学生Nguyen HuuDuoc在受访时表示,“新加坡离我家很近,我可以一年回家好几次,这也是我爸妈所期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