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出手,留學生批量走。漂洋過海苦讀數年的留學生們,紛紛告別他們期盼已久的美國夢。

《華爾街日報》近日聚焦這批處於窘境的留學生,該報調查後發現,日益收緊的移民政策,不僅令留學生留下來的門檻變高,也直接讓許多僱主怕後續惹上麻煩,而不敢僱用外國學生

 

“與去年相比,2018年在招聘信息上寫上‘只招美國人’(US Workers Only)的崗位,增長了19%。2018上半年,美國僱主提供的877000個工作,都要求應聘者有美國居民身份。”

即便是對有資質的大公司來說,招聘須要辦理H-1B工作簽證的留學生,也意味着招了“一系列麻煩”。

H-1B工作簽證辦理時來自美國移民局的反覆調查、補證件、修改資料……都導致僱主們對留學生“敬而遠之”。3年前拿到工作簽,今年需要續簽的留學生,也大多面臨著任職公司不願為自己申請簽證更新的困境。

在一家華人公司工作的張小姐,簽到將到期,需要續簽,公司卻宣布所有人的簽證到期不再續。張小姐只好另尋工作,但很多潛在僱主一聽說她面臨僱主轉移問題,就放棄了。

律師表示,很多人在轉換工作簽證時,遭遇非常嚴苛待遇,能在一年之內轉成都算幸運,很多人被要求補件或遇到其他刁難,有的直接被拒。

加州州立大學富爾頓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的一名黃姓中國留學生也表示,在求職過程中,很多公司一聽到需要為她辦工作簽證,就直接拒絕了。

她表示,班上像她這樣的留學生很多,很多人甚至已經放棄在美國找工作的嘗試,直接回國。

黃姓學生還說表示,近日到某華裔求職就業展碰運氣,卻發現來球才的僱主們,幾乎沒人願意辦工作簽證,很多僱主直接拒絕。

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報告稱,包括H-1B工作簽證在內的各項簽證,拒簽比例都呈現上漲趨勢。與此同時,美國移民局要求補材料的情況越來越普遍,據統計,截止到去年第四季度,有68.9%的簽證申請被要求重新補材料。

報告中寫:“從現在的政策看,本屆政府明顯希望不允許這些人在美國工作。”

而前幾年罕見的拒簽理由,也頻頻出現,例如“專業與工作責任不符”、“與工作相比,學歷過高”都成為了H1B遭拒的原因。

 

在被報道的拒簽情況中,去年抽中H-1B簽證的留學生也沒有逃脫被拒的命運。

一位專業為數學和統計,並有經濟學的副學位的中國留學生,畢業後在美國的某網站公司擔任數據處理工作。突然被移民局要求補充材料,遞交相關資料後還選擇加急處理,卻得到移民局的拒絕信,遭拒的理由正是——“與工作相比,學歷過高”。申請行政複議,等待半年後,申請依然被移民局拒絕。

收緊的移民政策下,各國留學生各有各的“悲催”。向來佔據美國H-1B簽證半壁江山的印度籍留學生,可以說是慘上加慘。

外媒報道,許多已經在美國工作多年,持有H-1B簽證的印度IT工程師,原本在印度婚姻市場上都算得上是“鑽石王老五”。然而,美國國家安全部確定取消持有H-1B簽證者的配偶和子女在美的合法工作許可後,這些來自印度的IT工程師,瞬間成為了“次等選擇”

 

報道稱,現在印度一些相親平台,已經有不少徵婚要求寫着“軟件工程師請勿打擾。”

“自2015年就想找個在美國工作的印度IT工程師當自己女婿的Ravi Reddy,已經徹底改變想法,‘女兒和他們結婚之後,不僅不能工作,也可能面臨著最終無法在美國留下來的結局。這樣的婚姻有什麼意義?’”

文章還提到,持有H-1B簽證的印度女性和男性都有意識避開彼此,儘管文化上更有共鳴,但許多人都開始把目標轉向已經持有美國綠卡和取得美國國籍的異性。

 

如此嚴苛的移民政策,難免會讓人望而卻步。

《金融時報》近期一篇名為《亞洲學生逐漸對美國高校失去興趣》的文章分析發現,“頻繁的槍擊案,和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是令亞洲學生放棄赴美留學的兩大主要原因。”

而亞洲學生佔據美國留學生總數的三分之一。

紐約的國際教育協會(New York’s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預測,“2016~2017年,美國留學生數量下降3.3%,這是十年間首次下降。今年留學生數量很可能繼續下跌6.9%。”

此外,文章認為“亞洲高校日益優質的教育資源和水平,也令許多學生選擇留在離家更近的亞洲國家留學。”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早前的一份報告調查也持有類似觀點,“亞洲學生現在的選擇範圍更廣,離家更近的亞洲學校不僅學費更有優勢,也越來越能提供更為優質的教學質量”

報道稱,今年亞洲有3所高校進入世界前30,殺入百強高校的亞洲大學數量也比往年增加。而在一眾亞洲國家中,中國和日本的吸引力遙遙領先。

日本教育部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進入日本高校的亞洲留學生數量上漲36%,人數超過17萬。到中國高校的其他亞洲國家的學生數量也上漲18%,人數超過26萬。

 

與過往對留學美國的熱情相比,如今亞洲學生的觀念也發生了改變。

進入東京工業大學就讀的23歲新加坡籍學生Leo Sylvia Han Yun在接受採訪時說,“對我個人而言,安全大過一切。2017年美國堪薩斯酒吧2名印度IT工程師被槍殺,4月份YouTube總部的槍擊案,都讓我和其他朋友選擇不去美國。”

進入南洋理工大學就讀的24歲越南籍學生Nguyen HuuDuoc在受訪時表示,“新加坡離我家很近,我可以一年回家好幾次,這也是我爸媽所期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