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內訌至白熱化的地步,除了前總理艾保德 (Tony Abbott) 不斷攻擊譚保 (Malcolm Turnbull) 政府,保守派傳媒在一邊推波助瀾,這當中除了權力鬥爭,也有政治理念之爭 — 保守派不滿譚保偏離自由黨的傳統路線。

何謂自由黨的傳統路線?何謂真正的保守?我想連艾保德重新上台,也說不清楚。不過有一個例子可較具體地將這種「保守」表述出來,有人說,如果澳洲依然由艾保德執政,一國黨韓珍 (Pauline Hanson) 的勢力就不會以如此兇猛的勢頭增長。

艾保德變成佛地魔

執筆當天早上,我剛從香港回來。譚保就在這早上接受澳洲廣播公司 (ABC) 電台訪問時,拒絕點名批評艾保德,僅用「該名男士 The gentlemen」來形容他,引發軒然大波。

譚保的原句是這樣的:「我不會評論該名男士的言論,但我會形容這份預算案是一個成功,是很好的自由黨預算案。」艾保德等保守派不滿預算案「太過工黨」,我先前已撰文表明預算案其實「並不工黨」。當然這也不算是一份好的財案,但必須聲明,這份財案起碼肯在國家經濟增長乏力的關頭,為澳洲的未來作出最基本的投資,相比之下,艾保德擔任總理時的財案更不濟。

工黨署理領袖普莉貝絲 (Tanya Plibersek) 批評譚保連艾保德的名字也不敢提,遑論整合自由黨的力量管治國家,執政黨面臨這種程度的分裂,是國家的不幸。

普莉貝絲形容,艾保德的名字對譚保而言,就像小說《哈利波特》中的佛地魔一樣,只有極少數人敢直呼其名。

自由黨內亂一國黨得益

曾經在艾保德手下辦事的聯邦能源部長、自由黨議員費登堡 (Josh Frydenberg) ,批評艾保德持續抨擊政府,「最終得益的還是工黨」。事實是,自由黨亂,得益的不會是工黨,而是一國黨 (One Nation)。

自由黨分崩離析是不容爭辯的事實,而且艾保德並非唯一的問題。自由黨前排議員貝恩 (Christopher Pyne) 關於同性婚姻問題的錄音曝光,還有叛黨的前自由黨議員班納迪 (Cory Bernardi) 為新成立的澳洲保守黨舉行的籌款晚會,標題是「自由黨完蛋了嗎」(Is the party over)?可謂內憂外患交加。

艾保德對自由黨所造成的損害,不止於言論上的攻擊。最近一次在墨爾本的一場演說,基本上就是糾集自由黨的捐款者來反對譚保,艾保德這樣遊走全國,等同從根基上鏟除譚保派系的支持,這是赤裸裸的權鬥。

國家黨領袖兼副總理再斯 (Barnaby Joyce) 坦言,他無法控制艾保德,因為他不屬於國家黨,控制艾保德也不是他的職責。

權鬥漠視民意

若問自由黨支持者,你想看到自由黨變成今天這樣嗎?抑或問一問選民,是否希望執政黨分裂,我相信答案是否定的。

傳聞稱,當年譚保取代艾保德擔任總理,意興闌珊之際,是自由黨元老、前總理何華德 (John Howard) 出面挽留艾保德留在後排。如今局面至此,不知何華德作何感想。若自由黨再來一次權力糾紛更換總理,無異於政治自殺。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如同艾保德和譚保互相拉扯著對方,一起沉下水底。

澳洲人選政府,最大目的是建立更強大的國家,創造更繁榮的未來,使澳洲在競爭激烈和日漸危險的世界中得以自保重。

為了澳洲,無謂的權鬥必須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