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再谈论谭保和艾伯特了。

谈论自由党内部没完没了的争吵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民意调查显示,工党在下届联邦选举中获胜以及比尔·肖顿(Bill Shorten)将成为总理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到时就留着自由党自个去理清楚他们的意识形态冲突和个人差异吧。

在当了两任反对党党魁之后,肖顿将会战胜困难。他将会在工党和公众的欢迎声音中坐上过山车,达到他现在几乎和谭保一样受欢迎的地位。当初他成为反对党领袖时,没什么人认为他会当上总理。人们认为他不够庄严。一些人说,下一届工党总理还没出现在国会里,因此,在2013年9月惨败后,工党的前景已一片黯淡。

外界批评肖顿太平庸,甚至连工党的支持者都要求把党魁换成更能鼓舞人心的人。然而,他依然坚持不懈,发挥领头作用,在先后30个民调中领先于艾伯特,直到自由党在2015年9月被迫更换领导人,推选谭保上去,以提高执政的几率。新总理一时之间把肖顿比了下去,使他在反对党的领导权受到威胁。

然而,在自由党保守派的束缚下,在国家党保守主义的奴役下,谭保的声望被消耗了。到2016年,肖顿再次快要追上谭保,于是谭保要求提前进行双解散选举,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并赢得新任期。然而,肖顿在竞选活动中欢欣鼓舞,他的表现比对手要好得多。这次大选留给谭保的是众议院的微弱多数席位,而参议院的中立议员比以往都要多。

自2016年7月以来的12个月里,尽管有一些立法方面的成就,但谭保再次落后于肖顿,而且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在两个主要民调中,肖顿一直以53:47的民调结果轻松领先。

肖顿看上去更轻松从容,而且甩掉了工党内部的潜在挑战者,比如他在2013年的对手安东尼▪阿尔巴内西(Anthony Albanese)。但他仍然容易受到两大批评的影响。

第一个批评是,就个人而言,他不能胜任总理,他的高度无法企及联邦政治,虽然他也许适合州这一级的领导职位。他的批评者们着眼于他在政党和维州工会政治中的背景,认为他是个野心家,而非一个有远见的人。

与陆克文(Kevin Rudd)和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等工党前辈还有艾伯特和谭保相比,肖顿是比不过的。我们过去四任总理都是在个人和哲学层面上非常不同的人,但他们各自都能激发一些追随者。

肖顿遭受的第二个批评是,在他的领导下,工党一直都很谨慎,在边境保护、恐怖主义和气候行动等热点问题上与政府关系过于密切。

然而,也许公众愿意接受肖顿本来的样子。对于谭保和最近涌现的其他救世主型领导人,公众已经失望了,所以肖顿这个人也不再是问题。他有局限性,但那又怎么样?

第二个批评可能是不公平的。在肖顿的第一个任期中,工党在和自由党的竞赛中缩小了差距,原因之一是它在税收政策上主导了全国经济对话。它还引发了关于教育资助和残疾保险计划的讨论,在这方面,肖顿个人也采取了行动。当谭保终于处理这些问题时,人们普遍认为是工党起的头。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 John Warhurst文,作者是澳洲国立大学政治学名誉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