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波士顿的詹姆斯·西蒙斯(James H. Simons)年近 80 岁,是一位沉默寡言的数学家和对冲基金运营商,也是民主党的重要捐赠者。60 岁的沃伦·斯蒂芬斯(Warren A. Stephens)是一名高尔夫球爱好者,曾经被称为“阿肯色州小岩城之王”, 他继承了家族的投资银行,并成为了保守派共和党的支持者。

西蒙斯和斯蒂芬斯两人都是亿万富翁,都在使用离岸金融服务——这是全世界的富人们用来存放他们财富的信托和空壳公司,目的是避开税务人员和公众的视线。

西蒙斯是一个私人信托的主要受益人,该私人信托从未被公开报道,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信托机构之一。在回应最近有关该信托的问题时,西蒙斯表示,他已将自己的份额转移到了一个在百慕大注册的慈善基金会。

斯蒂芬斯利用一个信息不透明的控股公司持有某项贷款业务约 40% 的股权。联邦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指控说,这项贷款业务欺骗了美国的工薪阶层和贫困阶层。斯蒂芬斯从这项投资中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并支持了一次针对该消费者金融保护局进行的政治冲击,却从来没有提及自己与这场政治斗争的联系。

披露这两位亿万富翁秘密财富细节的文件来自离岸律师事务所毅柏(Appleby)。毅柏律师事务所在一百多年前于百慕大成立,现被誉为世界顶级离岸律师事务所之一。德国《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收集到了 680 万份来自毅柏律师事务所的文件,并通过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分享给了各大媒体机构。这些文件让人们得以一窥这间离岸法律公司内部的服务和客户。离岸律师事务所毅柏位于百慕大哈密尔顿的办公室。这家公司被泄露的档案揭秘了离岸金融的内部运作。图片版权:Meredith Andrews/《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毅柏律师事务所仅服务超高资产净值人士的小圈子。对于它的客户来说,游艇和私人飞机是他们的首选交通方式,他们的豪宅经常是空的,因为他们还有好几所豪宅。此外,毅柏律师事务所的一些客户还是公众政治人物,对于这类客户来说,避免不必要的关注是关键。

在毅柏律师事务所的文具上印着公司的口号——“The Right People. The Right Places.”(选对人,选对地方)

这些离岸金融服务为各行各业的国际精英提供保密性和谨慎决策,以及尽量减税或避税。相比于另一家位于巴拿马的离岸公司莫萨克冯赛卡事务所(Mossack Fonseca),毅柏律师事务所在选择客户方面似乎更小心谨慎,刻意避开公然腐败和参与犯罪的客户。莫萨克冯赛卡去年的文件泄露事件曾引起全球的关注。

毅柏律师事务所董事会会议记录中有多份“拒绝交易”的名单列表,其中包括涉嫌贪污的政府官员和与有组织犯罪有联系的百万富翁。

尽管如此,客户中还是会有一些漏网之鱼。一份供毅柏律师事务所合规部门负责人使用的幻灯片讨论了恐怖主义融资的问题,并指出其中一些资金“绝对是不干净的”。

一张关于过滤潜在客户的幻灯片上备注着:“我们接入的一些客户真是令人咋舌。”

即使拒绝了一些潜在的客户,但公司的业务却是前所未有的好。巨富阶层正日益庞大,背后的推动力量除了金融、贸易和科技领域的合法财富,还有毒品、贪污和贿赂等行为的非法收入。而随着客户账户里的财富不断增长,离岸金融产业也在不断壮大。

大人物的隐秘财富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拥有超过 5000 万美元资产的富豪人数约为 14.09 万人,其中半数来自美国。

毅柏律师事务所在 2015 年发给了客户一份名为《Wealth Structuring 20:20》(财富结构 20:20)的小册子,其中的一张照片上,一对长相佼好的夫妇和他们的孩子正匆匆登上一架豪华私人飞机。小册子里的其中一篇文章标题为“Wealth seeks out safe harbours”(财富需要寻求安全的港湾),而另一篇则标题为“Motivating children of means”(让富人家族的小孩充满动力)。

毅柏律师事务所小册子中以“motivating children of means”(调动高净值家族后代的积极性)为标题的文章。

而在公司的电子邮件中,毅柏律师事务所的员工商议着如何讨好这些富豪客户。

该公司位于大开曼办公室的一位律师在 2008 年提到某次交易时写道:“我们的收费大约为 4 万美元,我估计今天下午在毅柏律师事务所完成交易时,他们会想开瓶酒庆祝一下。你有酒窖的钥匙吗?我们要找一瓶体面一点的酒,因为他们可都是香槟行家。”

泄漏的文件中各种标准法律文本可能会让人眼花缭乱,但是从一份 2015 年的金融交易协议中不难发现,这笔交易其实是一艘名为 Galactica Star、价值 5000 万美元的游艇,Jay-Z 和碧昂斯(Beyoncé)就曾经在度假时租借过这艘游艇。

毅柏律师事务所共有 3.1 万名来自美国的客户,美国也是其最大的客户来源国。该公司的档案文件中包括了一份记载美国巨富公民名人录,其中包括了著名的民主党人士,譬如金融家和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以及奥巴马政府的商务部部长佩尼·普里茨克(Penny Pritzker);以及高调的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支持者,譬如赌场巨头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私募股权投资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

在毅柏律师事务所此次文件泄露事件中,歌手麦当娜(Madonna)、波诺(Bono)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都出现在了一众高资产净值客户名单中。图片版权:Nicholas Hunt/ Getty Images;Valerie Macon/法新社-Getty Images;Pool photo by Arthur Edwards

根据这些泄露的毅柏律师事务所文件,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利用开曼群岛的基金投资了一家公司,该公司拥有英国一家先租后买(rent-to-own)公司的股份,但这家租赁公司一向被批评以高达 99.9% 的利率提供家居用品贷款服务。泄露的文件还显示,麦当娜在一家医疗用品公司中持有股份,波诺投资了一间立陶宛购物中心,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G. Allen)拥有游艇和潜艇。

这些文件还披露了全球范围内一些掌权者和政界人士的资产。这份名单包括三名前任加拿大总理、约旦王后和至少五名卡塔尔统治家族的成员。

另一家文件被《南德意志报》获取的离岸公司是新加坡家族经营的 Asiaciti,这家公司在广告中称,它可以帮助客户保护其财富“免受各种诉讼的蹂躏”、政治骚乱和离婚的影响。该公司来自美国的客户包括医生、专业扑克牌玩家和一名科罗拉多种植紫苜蓿的农场主。Asiaciti 在库克群岛为美国商业信息广告片推销商凯文·特鲁多(Kevin Trudeau)建立了多个信托公司。凯文·特鲁多曾身陷诸多宗法律纠纷案件,其撰写的自助减肥书籍The Weight-Loss Cure “They” Don’t Want You to Know About卖出了百万本之多。

毅柏律师事务所位于马恩岛道格拉斯的办公室。该公司在许多避税天堂都设立了办事处。图片版权:Gianni Cipriano/《纽约时报》

服务于日益庞大的精英阶层

毅柏律师事务所由公开反对税收的英国少校雷吉纳德阿珀比(Reginald Appleby)创立于 1898 年。如今,毅柏律师事务所几乎在全球的“避税天堂”都设有办事处,包括百慕达、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根西岛、香港、马恩岛、泽西岛、毛里求斯、塞舌尔群岛和上海。

这些“避税天堂”当地的税率都较低或为零,这些公司除了邮箱地址外,就只有擅长藏匿资金的会计师和律师。

毅柏律师事务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是一家离岸律师事务所,为客户提供以合法方式开展业务的法律建议。我们绝不容忍违法的行为。”

富人阶层收入上涨 这些人在美国的税前收入占全体人口的份额百分比《纽约时报》| 资料来源:世界财富及收入数据库(World Wealth & Income Database)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经济学家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表示,近年来,亿万富豪每年财富的平均增长速度为 7% 到 8%,而全球整体财富总量每年增长速度仅为 3%。全球化、放宽监管和税收下降都是原因。

祖克曼说:“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全球跨境财富管理行业的兴起。”毅柏律师事务所正是这一行业中的一员。

世界上最富有的 1% 的人拥有了全球一半以上的财富,而最富有的 10% 的人则拥有了全球大约 90% 的财富。

祖克曼说:“数据显示,大部分财富上层的收入都是以牺牲其他人的利益为代价的。”许多其他学者也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

他补充说,富人利用资金的力量来施加政治影响,减少税收和放宽监管,然后聘请专家来保证其资金的安全。

詹姆斯·西蒙斯是一位数学家和对冲基金创始人,他是世界上一个大型保密离岸信托的受益人。图片版权:Fred R. Conrad/《纽约时报》

降低税负

1974 年,对冲基金亿万富翁西蒙斯还是一名年轻的数学教授,当时一个哥伦比亚朋友用送给西蒙斯以及他的父母后辈的 10 万美元在百慕大建立了一个信托基金。美国税务部门认为这家名为 Lord Jim 的信托基金是一个境外机构,从而该信托基金和西蒙斯家族产生资金分配之前,限制了国家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审查该机构股份以及对信托基金征税的权力。(毅柏律师事务所没有参与创立信托基金,但是后来为其提供了法律咨询。)

1982 年,西蒙斯在纽约成立了对冲基金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这家公司的秘密交易算法在短时间内转化成高额回报率,从而在华尔街声名鹊起。在接下来的 30 年里,文艺复兴公司成为了世界上最赚钱的对冲基金之一,也让西蒙斯的财富翻了很多倍。

西蒙斯在回应质疑时说,当他和家人从百慕大信托基金获得财产分配时,他们就向国税局如实申报了。不过西蒙斯说他和自己的亲属只取了很小的数目,而且主要是在信托基金创立的早期,该信托基金的主要投资是回报可观的文艺复兴资本。

随着文艺复兴公司的投资越来越多,它在美国留下的印记也随之增多。西蒙斯成为了美国重要政治捐款人之一。在上个选举周期里,他向政治候选人以及政治活动的捐款数额位列第六位,捐出超过 2600 万美元,而且几乎所有资金都是捐给了民主党,其中就包括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优先美国行动”(Priorities USA Action)。

西蒙斯的商业伙伴罗伯特·默瑟也是毅柏律师事务所的客户。他是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总统的重要支持者,捐款超过 300 万美元。图片版权:Oliver Contreras/《华盛顿邮报》- Getty Images

西蒙斯的商业伙伴、文艺复兴公司已经离任的联席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捐款超过 300 万美元,成为了最高级别的共和党捐款人以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竞选的重要支持者。作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主要投资人,默瑟影响了特朗普重要的人事决策,比如特朗普任命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执行董事长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担任竞选主管。默瑟也是毅柏律师事务所的客户。

2014 年,一个参议院委员会控告文艺复兴以及另一个对冲基金利用复杂的会计操作进行违规避税。文艺复兴现在依然在抗拒最后高达 68 亿美元的税单。

税务争端不断发展的同时,西蒙斯现在净资产预计达到了 185 亿美元,位列福布斯美国富豪榜第 25 位。但是这种作为研究全球发展和贫富不均的重要尺度的排名常常依靠的是不完整的公开数据。

西蒙斯的 Lord Jim 信托就是一个例子。虽然这个信托基金在很多档案中都有记载,但是毅柏律师事务所 2010 年的文件才第一次给出了有关它的详细信息。如果里面的资金全部计入西蒙斯的净资产,他在富豪榜上的排名将会更高。

不过把信托基金归入他的资产并没有如此简单,因为西蒙斯说自己的股份现在已经放入了离岸慈善机构——西蒙斯国际基金会(Simons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2010 年,他和妻子玛丽琳(Marilyn)签署了由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发起的“捐赠诺言”,承诺将“大部分”资产捐赠给慈善事业。

一个熟悉西蒙斯国际基金会的人士虽然没有权力对基金会的档案发表看法,但透露该基金会拥有 80 亿美元的资产。这个数额是西蒙斯在纽约创立的西蒙斯基金会(Simons Foundation)将近 30 亿美元资产的两倍之多,西蒙斯基金会和百慕大的基金会一起资助科学研究和教育事业。

西蒙斯在回复《纽约时报》的问题时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基金会还不活跃,以后随着我的收入慢慢减少直到停止增长,西蒙斯国际基金会将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但是西蒙斯基金会的运作很隐蔽。虽然它经常进入美国基金会的前十名,但却没有自己的网站。

西蒙斯说,将基金会设立在百慕大是为了更容易接受来自非美国人的慈善捐款,同时避开在美国需要遵守的最低年度捐款要求。

关注慈善与税收的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法学教授雷·D·麦道夫(Ray D. Madoff)说,在监管和透明度方面,“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基金会让美国公民的数十亿美元资产在百慕大实现了免税。”

但是华盛顿律师迈克尔·G·菲费尔(Michael G. Pfeifer)认为,西蒙斯只是遵守了法律规定而已,这名律师专门为有钱人进行财产规划以及协助撰写管理海外信托的税收规定。

菲费尔说:“我应该告诉这个人,‘你把钱放在了海外,那就把它们留在海外。’”

沃伦·斯蒂芬斯是一个富豪投资人,也是保守主义活动的赞助人。他利用不透明控股公司拥有一家贷款公司的股权,该公司因欺骗工薪阶层和穷人受到政府的控告。图片版权:Andrew Harrer/彭博社- Getty Images

罚款和赔偿

如果西蒙斯创立离岸机构的动机很复杂的话,那么斯蒂芬斯的动机就相对明显多了。

2011 年的下半年,斯蒂芬斯的代理人及商业伙伴詹姆斯·R·卡内斯(James R. Carnes)请求毅柏律师事务所合并两家离岸公司,从而帮助美国原住民部落建立贷款业务,这是一种常见的商业策略,因为这样的合资企业可以因为涉及原住民部落项目而免受外面法律的制约。

这家新合资企业的母公司 Hayfield Investment Partners 位于特拉华州,这里被认为是和美国其它六个州一样的避税天堂,强调保密和税收优势不仅限于种满棕榈树的热带岛屿。Hayfield 已经有一个名为 Integrity Advance 的独立子公司,这是一家网上贷款公司,其贷款业务正在引起美国各地监管机构的注意。

毅柏律师事务所的档案文件显示,斯蒂芬斯和他的基金拥有 Hayfield 40% 的股份,同时该公司也从家族投资银行斯蒂芬斯公司(Stephens Inc.)和熟人那里获得了投资,比如高尔夫明星菲尔·米克尔森(Phil Mickelson)就投了 1.2 万美元。

没过多久,Integrity Advance 就收到了来自借款人和监管者的投诉。一些因为缺钱选择小额贷款的人后来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被提取了数额巨大的利息和服务费,而这些费用远远超过了他们当初借贷的金额。

截止到 2012 年 11 月,Integrity Advance 收到了来自康涅狄格、肯塔基、伊利诺伊、密西西比和南卡罗来纳的州监管机构的停业通知函。2013 年 5 月,明尼苏达州一个地方法院命令该公司支付近 800 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和受害者赔偿,因为法院认为这家公司的贷款业务针对的是经济困难的公民,而且利率高达 1369%。

一个贷款人名叫尼尔斯·保罗·沃伦(Nils Paul Warren),是奥兰多纳斯卡赛车(Nascar)的广播音频技术员。他向佛罗里达州监管机构投诉称他不得不掏出 1300 多美元来偿还他在 2009 年从 Integrity Advance 借的 500 美元短期网上贷款,这个数目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沃伦在采访中说:“我觉得他们大部分客户的薪水仅仅只能避免自己沦为无家可归的人。”

随着投诉越来越多,斯蒂芬斯和卡内斯将 Integrity Advance 的部分股权出售给了一家名为 Ezcorp 的当铺型贷款公司。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最终控告 Integrity Advance 使用虚假欺骗手段。去年,一名行政法法官建议局长让该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卡内斯向贷款人支付 5100 万美元的罚款和赔偿。Integrity Advance 和卡内斯对这个裁决提起了上诉。

在针对 Integrity Advance 的执法行动中,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强调的是卡内斯拥有母公司 Hayfield 52% 的股权。监管机构和新闻媒体都没有提到斯蒂芬斯数额巨大的股份。(斯蒂芬斯拒绝发表评论。)

虽然他对自己在陷入困境的贷款业务中扮演的角色保持沉默,但斯蒂芬斯在抨击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时候却没有保持沉默。2013 年 6 月,他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说,这个政府机构需要为阻碍商业发展承担一定的责任,这位亿万富翁说:“我们听到的故事太可怕了。”

在去年的游说活动中,斯蒂芬斯向“增长俱乐部”(Club for Growth)捐款 300 万美元,这是一个推动国会剥夺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执法权的保守主义政治行动委员会。

除了资助这种游说行为之外,斯蒂芬斯最近还通过自己的投行斯蒂芬斯公司发布了一个名为“这就是资本主义”(This Is Capitalism)的网络视频系列,希望强化千禧一代对于自由市场经济的观念。

斯蒂芬斯在介绍词中写道,他希望这个视频系列可以反驳自由市场是“以大多数人的代价让小部分人富起来”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