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嚴苛的父母造成的悲劇

王女士剛三十齣頭,可看起來有四十多歲。第一次走進諮詢室的時候衣着非常隨意甚至有些邋遢,已經髮油打柳的劉海下,是一雙黯淡無光的眼睛。她坐下後並不與我對視,蠟黃的臉龐上滿是局促不安的表情。

王女士和丈夫有一個5歲的女兒,夫妻雙方做着收入不高的職業。「不是因為實在控制不了自己,根本不可能考慮花錢諮詢」。

「不知道為啥,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憤怒的時候打孩子,傷害自己,拿頭撞牆,摔東西,我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是我覺得自己像徹底失控的野獸,在憤怒中無法停下來。」這是王女士開始描述的第一句話。

丈夫因此和王女士長期分床睡覺,夫妻關係十分緊張。雖然雙方毫無離異的打算,但是感情不和已有多年。王女士和公婆的關係也是充滿了火藥味,一言不和就是大聲爭吵。

說完這些,王女士欲言又止,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經過我鼓勵後,她如負釋重地嘆了口氣,沉默了十幾秒後繼續傾訴。她說到了父母問題。

王女士的爸媽是典型的強勢的父母。從她的讀書安排,工作到結婚沒有一樣是王女士自己做主。她告訴我,她曾經和自己的初戀一起3年,感情很好,但就是因為爸媽看不順眼,以死相逼的讓王女士分了手。

「那天晚上,我要出門去找他,我媽拿着一瓶農藥站在我面前堵住了我出門的路。她說你敢踏出家門一步我就死給你看,讓你一輩子背負着害死親媽的罪名和那個男人鬼混。我妥協了。但是那一刻,我覺得我失去的不僅僅是愛人,而是靈魂。」

停頓片刻,王女士用微弱的聲音說:「那一刻我對父母徹底喪失了信任,我感覺從那次開始,越來越失控了。我很自卑,覺得什麼都不行,覺得別人都比我好,比我有錢,我抬不起頭,我連個朋友都沒有。」說著,她哭了起來。

被這個魔咒折磨了30年,我終於去做了心理諮詢

「我的生活就是這麼一團糟,孩子怕我,老公躲着我,公婆不理我,爸媽死死控制着我,我連個朋友都沒有,說都沒有說的地方。」

面對每一個來訪者的首次諮詢,我都會問同樣一個問題:「你希望我怎麼幫助你,你期待以後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王女士回答道,「我想不了那麼多,我只想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就好了。」

目前與王女士的諮詢前後共持續了十多次,總長三個月左右,諮詢仍在繼續。在全程的諮詢過程中,我們依次談及和解決了不少問題。為了讀者的方便,我們根據問題的深淺逐層分析。

02.

失控的憤怒與丟失的自我

王女士的原生家庭中父母強大的控制讓她在失去自我的同時又壓抑了巨大的憤怒,成為嚴重影響王女士生活的根本原因。

很多人認為對於一個被父母控制的人,經濟獨立後就可以擺脫控制了。這雖然一點不假,然而擺脫控制絕不是經濟獨立那麼簡單。

當一個人長期的處於被壓抑和控制的環境里,會失去精神獨立的能力。這種喪失自我最可怕的就是當他們真的可以獨立的時候,卻已經不具備獨立的能力了。

自由對於王女士來說就是精神上的奢侈品,她渴望自由,卻又恐懼。因為每次當她試圖去獲取自由的時候,都會被母親壓制。不可以出去玩;必須穿母親選定的衣服;必須討厭母親反感的人和事物;必須……

即便王女士30多歲了,這種壓制還是如影隨形。一次王女士從淘寶上買了一件母親看上去不喜歡的裙子,被母親言辭激烈的謾罵了一整天直到王女士表示屈服決定把裙子退掉才罷休。

王女士告訴我,每次她試圖與母親溝通、想去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的時候,不是被嚴厲的駁回就是被忽略。甚至被母親連連呵斥,而且很多時候呵斥中充滿了人格侮辱性的語言。

三十多年了,在母親面前,王女士不但沒有任何自由,即便連表達一點自己感受的機會都不曾有過。

被這個魔咒折磨了30年,我終於去做了心理諮詢

「現在我長大了,自己有了家,可以不用天天面對她了。可是每當我稍微不順她的心意,她就咒罵我,說我不孝順,說我會下地獄,說我這樣的人不得好死。雖然我知道我沒那麼大的罪過,可我在內心裏還是會相信她的話。每次我稍微想去爭取一點點自由,我心裏就有強烈的內疚感,這種感覺讓我發狂,我在順從她的同時壓抑着巨大的憤怒和痛苦。不知道怎麼發泄,就開始用頭撞牆,抽自己耳光。」

很多父母常常會通過施加道德壓力,讓孩子內心產生內疚感來達到控制的目的。這種現象尤其是在孩子成年後變得明顯。因為當一個人有了工作和自己家庭就意味着獨立,然而這種獨立不是父母想看到的時候,精神控制的最好方法往往就是道德綁架。

很明顯王女士被道德綁架控制地喘不過氣來,不得不就範的她又不甘心被控制,由內心的衝突而產生的巨大矛盾及其所帶來的痛苦吞噬着王女士的理智。當患者的痛苦達到一定程度又沒有出口的時候,就會出現自我傷害等行為。

「我雖然討厭我媽,但是我發現我已經變成了她,我在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我的孩子,我恨我自己,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次孩子去幼兒園,我提前一天給她選了一條她喜歡的藍色裙子,但是第二天孩子說想穿另一條綠色的裙子。不知道為什麼,我頓時就火冒三丈,告訴她必須穿我選的。孩子和我爭辯不過就獨自換上了綠色的裙子。我看到後感覺怒火控制不住了,我把裙子給她脫下來後用剪子剪碎扔了一地。 當我看到女兒站在原地瑟瑟發抖的時候,我瞬間就崩潰了。我覺得自己好可怕。」

她止住哭聲後,我問她:「對於母親來說是不是更想保護孩子而不是傷害。我相信你不想故意如此,只是自己失控了。如果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你能控制住自己嗎」?

王女士悲哀的回答道:「根本控制不住。」

她說:「我覺得我早就不是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極度自卑,天天都在恐懼中度過,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也不知道該怎樣生活。」

03.

分析

王女士的母親屬於專制型家長。這類型的家長對孩子充滿了強大的控制欲,他們不給孩子自由的空間,並且幾乎不去於傾聽孩子內心的想法和意見。他們甚至根據自己心情好壞,隨意辱罵甚至責打孩子。

孩子往往對父母說的話表現出抗拒感,對父母的要求回應很低。這種抗拒感可能不是一開始就有的,而是由於長期生活在父母的專制的壓力逐漸形成的。孩子也許表面上不敢違抗家長,但是心裏卻不服氣。王女士就屬於表面不敢對抗,但是內心卻充滿抵觸情緒。

專治的家長不僅僅會在行為上對孩子有強大的控制,他們還會帶來強大的精神控制,對孩子的心理發展、情緒、思維表達、思想、自我概念、意志等方面進行控制,往往表現為有條件地給予或撤回關愛、逐漸灌輸焦慮等。這些控制會幹預到孩子生活的各個方面,讓孩子覺得自責,內疚。

當孩子成長到青少年時期,會逐漸開始追求思想獨立等精神上的自我獨立,然而因為家長的心理控制會讓很多青少年難以達到精神獨立,無法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思想和辯證思維。這樣很容易導致青少年喪失自我。

即使在進入成年後,本應該有獨立自我和獨立生活的能力的青少年,由於常年累月受到父母的影響,即便經濟獨立,精神也很難獨立。

此類的家庭生活會給青少年帶來一些列的心理問題:自我懷疑、思想僵化、對周圍充滿恐懼、容易衝動、性格懦弱而自卑、做起事情前思後想,優柔寡斷、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和自主能力,從而導致不能勝任工作,無法自己安排生活等等。

被這個魔咒折磨了30年,我終於去做了心理諮詢

由於長期不能自己做決定,成年後,有些人會喪失給自己做決定的能力,但是又極其不願聽從父母的擺布,從而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定。嚴重的會對身邊的任何事物充滿敵意和控制欲從而導致自身行為情緒失控,傷及他人。因此而患有嚴重焦慮和抑鬱症的人不在少數。

04.

一切從學會表達開始

王女士的心理問題來自於家庭,並且根深蒂固。所以其心理恢復過程是一個比較漫長需要耐心的過程。我們的諮詢計劃是從學會表達自己的情緒開始。

不可控制的情緒讓王女士對人總是充滿敵意,肆虐的怒火也經常讓她行為失控。據王女士說,徹底的情緒失控一周至少有2次,要麼對孩子,要麼對丈夫,要麼是自己因為小事莫名其妙地憤怒到瘋狂地摔東西。

這本身並不是王女士不理智,對所有人來說當負面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也都會如此。因此,對王女士來說,梳理情緒就成了當務之急。梳理的第一步就是認識情緒,主要是讓王女士知道自己內心積累了什麼情緒,怎麼正確面對。

憤怒, 是王女士目前最突出的情緒。「我也不知道憤怒的是啥,就是覺得特別的生氣。」在一開始的探討中,王女士和大部分來訪者一樣,看不清楚自己的情緒到底代表了什麼。

「你用憤怒想達到什麼目的呢?」我引導王女士。

「控制,我想控制孩子,我想控制老公。這麼多年了,我說什麼做什麼都不被理解,難道我就連讓孩子穿個衣服都要聽一個5歲孩子的擺布?我覺得我忍受不了。」

對自己的生活有一定的掌控力是一個人最基本的心理需求之一。當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這個心裏需求被剝奪的時候,他們有可能會在再次獲得控制權的時候加倍彌補當年的失控。這種彌補往往如同無底洞一般,很難被滿足,因此對控制的索取就會變得日益貪婪。

在進一步的諮詢中,王女士逐漸意識到,由於長期的壓抑,她已經不太能清楚地理清負面情緒的分類。她不敢合理地去表達自身所體會到的悲傷、尷尬、急躁、焦慮、心煩等情緒,這些情緒經積壓後全都轉為憤怒發泄出來。

當我問她為什麼不敢正面表達情緒的時候,王女士想了想說到:「我從來就不被允許去表達,只要我有一點負面情緒,就會被壓制回去。我父母遇到事情都會解釋得很悲觀,他們在外面討好別人,回家後卻充滿了抱怨。我感覺他們解決一切家庭鬧矛盾都是通過吵架和打架。在我印象中,他們沒有過哪次是和平解決矛盾的。其實我不想這樣發泄自己,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的情緒表達可以被解釋為習得性的表達習慣。雖然一個人的內心情緒感受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但是一個人的表達自己感受的方法卻是後天習得來的。

「既然你這麼不想通過憤怒來表達自己,你想過換一種方法嗎?比如說你當你給孩子選好裙子她又不喜歡的時候,不是命令孩子聽你的,而是問問她為什麼喜歡穿綠色而不是藍色呢?」面對這個問題,王女士思索了一下回答到:「從來沒想過,就是一下子火上來了。和我媽一樣。你說的對,我應該問問孩子。」

接下來我們又討論了焦慮情緒。王女士說:「我總是擔心很多事情,怕老公太累,擔心工作做不好了,緊張孩子以後入學的問題,恐懼做事情做不好被人嘲笑。一焦慮起來我就心煩,我從來沒想過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我就是生氣。比如丈夫公司應酬,一回來晚了我就擔心他。他酒量不行還要喝那麼多,每次回來都難受。我很心疼他,但是不會表達,就不想讓他應酬。每次一說到應酬的事情我們就吵架,甚至還會動手。」

擔心丈夫身體明明是愛的表現,但是王女士因為不會表達,愛的關心卻變成了家庭矛盾的開始,這是何等的悲哀。

諮詢中,我們商定在以後的生活通過理解自己的情緒與內心感受,逐漸地學會正確表達。其實,憤怒是不可能被徹底控制的,面對憤怒的最好方法就是理解憤怒的真正含義,有針對性的合理表達每一種情緒。

被這個魔咒折磨了30年,我終於去做了心理諮詢

05.

三個月後

諮詢進行了三個月後,我們不斷探討如何合理表達自己的情緒和訴求,王女士的變化也越來越大。

她打罵孩子的次數明顯減少,一個月可以降到一兩次。雖然王女士仍舊無法徹底控制住自己不去打罵孩子,但是3個月來說這個進步已經很大了。她也沒有一次通過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表達過憤怒。

脾氣的改善後,她和丈夫的溝通越來越多。雖然兩個人不太能面對面說很多,但短訊交流卻越來越多。

讓我感覺到意外的是,王女士和公婆的關係在三個月內居然也產生了變化。她說,她在一次家庭聚會時主動幫婆婆做飯,婆婆便主動開口和她聊了幾句家常,這成為她們關係改善的開始。

一個人心理問題的形成往往是日積月累的結果。像王女士這樣積累了三十幾年,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克服的。即便是在3個月內有了不少改善,但她曾經積累的問題仍舊每時每刻的影響着王女士。對於這類的問題一般都是需要長期諮詢來逐漸緩解。這個過程中,諮詢師作為一個引導者需要耐心的安撫和引導,而王女士需要耐心去與諮詢師配合,才能最終戰勝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