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的圈是一个很奇怪的圈子。这个圈子里各个阶层的人都有,有富甲一方家里停着私人飞机的,也有拿着国家公派补助金周末抓紧时间去小餐厅打工挣钱的,但是大多数学生还是出自中产家庭。家里有几个小钱,能供得起孩子出国读书;却也不是那么富有,经不起挥霍。

可就是这样一个中产阶级子女为主的群体,消费风气却有着奢侈水准。或许是因为这里有时装周,有一流的设计师,有各种化妆品牌,有着各种商家的狂轰滥炸;或许是因为腐国女留学生多,女人扎堆的地方,因爱美而生的买买买就自然会有。

最有派头的那一批姑娘们大多喜欢拎着Gucci、LV的新款包,踩着双Jimmy Choo,画着精致妆容,从商学院楼梯缓缓而下,在咖啡屋买一杯星巴克,坐在公共区域打开Mac……不紧不慢的开始敲打着essay。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样子,又会收拾好行装,换上一双椰子的运动鞋,穿上把身体曲线勾勒得恰到好处的运动服,去学校健身房撸铁。而这时候要是图书馆里出现了一个背着coach或者MK的妹子,健身房里看到了一个穿着NB的妹子,她们则会不经意的一笑,而那一笑却是意味深长,彰显了她们不曾言说的优越感。

“呐,刚刚那个妹子背的可是烂大街的coach哦,搞不好是比斯特打折村买的?穿一双New balance来健身房就算了,看看那个小肚腩哦,估计学校食堂的炸鸡没少吃吧……”

女人的消费心态是以鄙视链形式存在的,背LV的看不起背MK的,背MK的看不起背Radley的,背Radley的看不起背书包的,背书包的没其他的包可看不起了只能看不起每天提着学校发的袋子来上课的那一批学生。很遗憾,我就是那个提着袋子去上课的学生,而且学习还不怎么好。

商科生是一个很高标准严要求的群体,大多数时候,他们是不会容忍不够“优秀”的人存在于身边的。而这个“优秀”落到实处也就两点:一是有钱,二是学习好。有钱的那一拨人,日日尽心尽力的操持着精致生活,从妆容到身材甚至到卡路里的摄入,都不容出错。对于这般精致的人儿,大家对她学业上的不擅长是可以容忍的,“谁谁谁,虽然学习不好,但是她有钱啊,人家只需要能顺利毕业就够了,瞧瞧人家的皮肤,得多少罐蓝妹儿才能堆出来哟”。

而学习好的那波人,因为学霸身份加持,就算四处彰显着自己穷逼的身份,大家也不敢造次,毕竟小组作业的时候都等着抱大腿,“谁谁谁,最近都学疯了,已经完全放弃打扮了,可是她好学霸啊,我要是那么学霸我也懒得在意形象。” 最难熬的那一拨人就是像我这样,要钱吧,没什么钱,一点点钱全拿去买饭吃了,买个30磅的粉底液都觉得自己失心疯了;学习吧,也不怎么好,日日挣扎在及格线的边缘,又没有资格只求及格。这种人最后只能得到同学们的一句:“你究竟是怎么和我上了同一所大学的?” 商科生的世界里有一个很残忍的逻辑:你不够优秀,你就得出局。

这种较量本身并不可怕,大多数理性的人是不屑于入局的,可当较量牵扯到了“优秀”并开出了条件:回避的人就得出局。因为对孤独的恐惧,许多人就这样混混沌沌的上了赌桌。于是所有人都开始卯足力气去“优秀”,从学习开始,衍生到护肤化妆身材管理……

其实最开始,我这种难熬的留学生不在少数,但是人都是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没有谁愿意一直被踩在鄙视链底端。最初的尝试,都是发奋学习,但是很快就会发现行不通。毕竟是不是母语授课,而语言障碍的克服需要一个长期积累,短期内难以见效。一天的时间只有那么多,就算加班加点的学习,还是难以达到学霸的位置,差别只是从差生变成了中等生,还是得不到学霸光环。

于是,有些姑娘便选择了一条见效快的上升通道:加入买买买的大军。女孩子想混进圈内,缺的只是一个共同话题,而留学生社交圈里,主要话题还是香水、包包、化妆品,只要你买了,你有用户体验了,你就能插得上话,只要能说上话,就会有人带你玩。这也是许多家长抱怨小孩“出过几年知识没学多少,花钱的本事倒是长了不少” 的根本原因。因为想通过长知识来突破社交困境太难了,花钱是最简单粗暴又行之有效的方法。

这种风气之下,许多女生买东西已经不是因为被种草或者有多想要了,而仅仅只是为了别被人丢下。海外大学生有着许多别人看不见的恐惧,其中一个就是孤独。

当地学生早就有了自己从小到大共同成长的好朋友,二十多岁的年纪,很难再接受新朋友,更何况是亚洲朋友。大多数留学生为了躲避孤独,只能和中国人抱团。一旦有谁抱团失败,那便得独自面对漫长而无止境的孤独。因为害怕被孤立,而造成了姑娘们的盲目跟风,有钱的小姐姐们买我也要买,这样才能和她们说上话,她们才会带我玩。

靠买东西而打开社交生活的新篇章实在是太简单了,你只需要买一盒新款的热门色号的眼影,第二天刷得漂漂亮亮去上课,很快就会有人来问你“咦,你今天是刷的golden peach色号吧?好美!我一直想买!”。但这种简单也是有代价的,你必须跟上,不能掉队,无论是golden peach还是爱情灵药吉隆坡,都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茬一茬的往家里败……从此陷入一个无底洞。

这场关于“优秀”的消费比拼不仅仅限于买买买,还有关于逼格提升。谁谁谁去看了伦敦时装周,去看了戛纳电影节,还去听了知名指挥家的音乐会……我也要去!可这每一张通向精致生活的门票都价格不菲。聊起业余爱好时,别说羽毛球乒乓球,网球高尔夫都会遭来一阵意味深长的目光“嗤,土包子,贵一点的运动只知道高尔夫吧。”

姑娘们为了往自己身上贴金,自我技能提升上钱也砸的不少,马术、花剑、英伦腔口语训练、欧洲礼仪……每一门课程都是咬着牙精疲力尽的学下来,怕学的不好被其他人笑话,更怕那一笔笔明可以换成包包鞋子的培训费打了水漂。只要能在朋友圈里发上一条骑着马帅气跨栏的小视频,就能瞬间给其他低逼格的赌徒一万个暴击点,明天的自己又会优秀一点。

许多人常常骂留学生群体太能花钱了,明明家里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主,却天天在ins上po着米其林餐厅、高端护肤品、奢侈包包鞋子……但有些目光与困境,局外人是无法感受的。

三款价值万元的国际品牌腕表,竟在国内“不值一提”?

在你拖着淘宝来几百块的箱子飞奔在机场,旁边两个扶着高端箱子的姑娘看一眼你的箱子,然后默默的相视一笑摇了摇头;你只能窘迫的低下头,算着所剩无几的生活费,想想什么时候再换个箱子。

当周围的女生都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最近的断货口红,你一脸茫然的表示没关注过,渐渐发展到女孩子们约着逛街,却唯独没有约你的时候……那些独在异国被小团体抛弃的恐惧,会一次又一次压上肩头。

甚至是男孩子,再来英国几个月之后也默默的把从国内带来的那个耐克包收了起来,换成了各种潮牌包。大家好像都在很着急的和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呐你看,我不再是过去那个土土的自己了,我会打扮了,我也很international的,下次可以带我一起玩了吗?”

消费观很多时候不是被环境熏陶被商家洗脑来的,而是在走不出社交困境时选择了最容易却又治标不治本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