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运大潮来临了,当你扛着大包小包,在火车上挤的跟沙丁鱼罐头似的,只为了回到那个生养你的小乡村时,可曾注意到了这样一条新闻:今年中国人到美国过春节的人数比往年增长了三倍。

这给我们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无产阶级才回家过年,上层社会都去了美国。

但,上层社会那些人,不是反美反的最激烈的那群人吗?

我们在媒体上,社交软件上,新闻平台上,不停地看到美国的阴暗,美国经济的下滑,美国人权的糟糕,美国社会的动荡……不都是这些人在发声吗?怎么一转眼,他们都跑去美国欢度春节了?

是中国的春晚不好看还是饺子不好吃?

曾经那些坚定的反美斗士,一个个标杆似的人物:袁木、殷秀梅、倪萍、阮次山、司马南……最后都跑到了大洋彼岸,成为了大美利坚族,大家还记得北大女学生马楠吗,克林顿在北京大学演讲时,她曾当面痛斥美国人权状况恶劣,没想到一转身就嫁给了美国人,还一口气生了俩孩子,也是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难道真如司马南所说:“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

分的还真是特么的清楚啊。

我已经见多了这样的人:他们反日、反韩、反法、反意、反美,反欧美诸国,反全世界,但一旦有时间,他们就会去这些国家旅游、度假、过春节、生孩子,以拿到绿卡和获得双重国籍为荣,却在社交网络和媒体上不停地斥责连国门都没出去过的普通老百姓:你们这些美分、带路党、汉奸、卖国贼……

真是无耻方成功,有钱屌就大。

反美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只要是卖力的反,基本上都能赚个盆满钵满,名利双收,善于自我营造的,还能把自己打造成五毛偶像,随便骂一句美国,后面都有千万拥趸跟着附和。等赚够了钱,对不起了您呐,大美利坚的别墅已经买好,老子要去那里欢度余生了。

知道吗,美国那些好一点的小区,都能成立居委会了。

国人傻眼了,五毛崩溃了,拥趸迷失了……但关人家屁事,人家每天过的比神仙还要自在好吗?经济也不下滑了,人权也不糟糕了,社会也不动荡了,枪支泛滥都成为自由的象征了,特么的连空气都是甜的了。

只剩下一群连护照都没见过长啥样的傻逼追随者,凌乱在风中。

别以为没有明白人,主席早就对这帮子货深恶痛绝,他表示过“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可谓是振聋发聩,但还是挡不住这群搅屎棍为了利益上蹿下跳,就像周小平那样的,一天不把美国核平一遍,他浑身不得劲。

我觉得,他也快去美国过年了。

其实,去哪里过年都好,你要有本事,去火星过年也是你的自由,但你不能一边忽悠老百姓说火星是垃圾,一边还在火星上买房子定居,拿陈凯歌的话说: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所以,我衷心祝愿那些一边反美又一边去美国过年的人,都像司马南一样坐电梯都被夹头!

不谢。

“巨婴”在风中飘荡

朋友圈里总有一些人,他们既不关心政治,又特别关心政治。不关心政治,是因为他们一般只发吃喝玩乐的照片和心灵鸡汤类的文章,而从来不对任何不公现象说半句公道话;特别关心政治,是因为他们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官员职位的变动,官员高升,他转发庆贺,官员落马,他转发踏上一脚。

他们关心的其实根本不是政治,而是对官员高升的羡慕和对官员落马的幸灾乐祸。至于为什么官员会前仆&后继地落马,他们才懒得去想呢,只需一句“大多数是好的”就让自己继续沉醉于“岁月静好”的美梦中。

这样的人就是“巨婴”中的一种——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武志红先生著《巨婴国》,从心理学上对国民性进行深度剖析,认为大多数国人在身体上已经发育为成年人,但在精神上还保留着婴儿般的思想、情绪和行为,是精神上的“巨婴”。

对此,笔者深以为然。但遗憾的是,《巨婴国》出版没多久就成了禁书,这很明确地告诉人们,对“巨婴”进行全面深入的透视是十分危险的行为。鉴于这样的客观事实,在这里只能谈一谈有关“巨婴”的鸡毛蒜皮的事。

“巨婴”奉行娱乐至死。他们把娱乐圈中的明星日常演绎成一部部没完没了的“电视连续剧”——表白、结婚、生子、出轨……明星的吃穿住行成为他们每天最关心的事。除此之外,就是打麻将,白天在麻将桌上打,晚上在手机上打。日常聊天的内容无外乎明星绯闻、麻将谁输谁赢,要么就是左邻右舍的家长里短,或者是谁升官了谁被抓了。而对抨击不公、呼唤正义的声音天然地拒斥,并且打心眼里认为批评者是不健康的反社会者,甚至认为他们精神不正常。

是啊,老批评社会干嘛?鲁迅先生终其一生批评社会,到头来还不是被赶出了课本。娱乐不好吗?数亿粉丝紧紧团结在以崇拜的明星为核心的娱乐团队周围,高举“娱乐至死”的旗帜,以“凡是说我们明星好话的我们就拥护,说我们明星坏话的我们就坚决反对”为指导,大力弘扬“全方位关注明星吃喝拉撒睡毫无漏点”的精神,全面实施“我们明星唱的每首歌必听,我们明星演的每部电影必贡献票房”的战略,不断开创文艺产业发展的新局面。

这样多好啊,为社会发展既贡献正能量,又贡献GDP。鲁迅先生贡献了什么?有人认为不过是一堆没用的负能量。勇于批评的经济学家许小年也曾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有一次,他在清华科技园进行人文经济讲座时,有位观众在提问时说,许教授的敢言固然可敬,但缺乏建设性意见,忽视了正能量的传播。许小年回答:“工科的同学们都知道,能量哪有什么正负。很多人说我负能量太多,要有建设性意见,我认为,批评本身就是一种建设……没有负极的电池没法用,全社会都喜欢做正极,那负极就由我来做吧!”

许小年和鲁迅一样,都是真正的勇士。当然,勇士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

说回到“巨婴”。“巨婴”只有立场,没有是非。为了维护自己心爱的明星,“巨婴”粉丝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比如,嘻哈歌手PGone涉嫌在歌词中教唆青少年吸毒与公开侮辱女性,被共青团中央、紫光阁(国务院系统的重要党刊)、新华网、中国妇女报等多家党媒点名批评。犯错了接受批评,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但PGone的“巨婴”粉就不干,吵嚷着要去紫光阁饭店打砸、投毒,真叫人哭笑不得。

其实,PGone的粉丝不过是全体国民的缩影而已。在權力主导集体、集体淹没个人的环境中,“巨婴”很快就会丧失起码的是非标准与判断能力,即使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也会以既定的集体立场或强者的立场为自己的立场。“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是万事通用的基本原则,而无关是非。

说白了,“巨婴”都是“随风飘”,權威拥护啥他们就拥护啥,權威反对啥他们就反对啥。这就是为什么“巨婴”们总是一边蜂蛹到美欧日韩旅游,一边又激情澎湃地反美、反欧、反日、反韩;一边用“战狼式爱国”到处在国外撒野,一边在国内疯狂打砸同胞的汽车。

没有自己的是非观,只有受人操控的立场,必然丧失独立思考能力,丧失个性,只能依附于集体而苟且偷生。这样的“巨婴”群体可谓由来已久,从装神弄鬼、导致大半个中国生灵涂炭的太平天国,到号称有神功护体、刀枪不入的义和团,再到以“爱国”的名义伤害同胞、丢国家脸的现代义和团,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了。

台湾的孙隆基先生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中提出:中国人的每一代都不是盛开的花朵,每一代在被上一代抹杀个性后,又去抹杀下一代,将这种平均化的个性,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做到“跟大家一样”。

“儿童是祖国的花朵,老师是辛勤的园丁。”是时候让儿童成为真正盛开的“花朵”了,而不是被培育成清一色的“蒲公英”,这样的“蒲公英”都将成长为毫无个性的“巨婴”,然后将无数种子散播到天空中,随风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