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总理陆克文:澳洲应持中间路线的对华政策

 

文森

 

2月24日,《澳洲人报》发表两篇署名文章,一篇是前总理陆克文的《谭博对中国的新麦卡锡主义》。另一篇是该报编辑记者Simon Benson对陆克文文章的述评《陆克文告诉联盟党政府怎样与中国打交道》。这里将这两篇文章的观点摘要中文综述。

陆克文指出,谭博对华态度呈现两个极端:从过去的对华温和迁就派到现在的对立冲突者。

陆克文在他的文章里,列举一系列事例显示谭博过去曾经对中国持友善温和态度。其中包括在2009年,当时作为反对党领袖的谭博拒绝通过陆克文政府的关于禁止所有外国人向澳洲政党捐款的立法提案。陆克文表示,要是当时该立法案通过,最近所谓的中国人政治捐款事件风波就可以很大程度上被避免。 基于谭博最近对中国问题上的一系列唱对台戏的言行,陆克文称谭博为对华问题上的“新麦卡锡主义”。

谈到为什么谭博总理对中国问题的态度变化那么大、那么快,陆克文表示,中国对外方略从来没有变过,中国也从来没有假装要认同我们的民主价值观、人权、司法独立体系。谭博的变化是源于他出任总理后在国内政治局势中的弱势位置。在公众眼里,谭博从不站出来明示自己的立场,而且在民调中一直落后。陆克文认为,谭博总理对中国的强硬策略是需要扭转他在国内民调中的低分。

陆克文否认自己像有人指责的那样是个亲华的总理,事实上他的政府与中国政府因坚持各自的立场而常有矛盾摩擦。例如,中国反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联盟,但我们支持美国的重返亚洲,包括让美军在达尔文屯驻更多军舰。尽管如此,我们的政府还是与中国保持了一个平衡的关系。此前政府的做法是承认澳中之间的不同价值观,但我们追求我们一致的共同利益。

陆克文表示,中国一直寻求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包括在澳洲。其他外国势力同样如此。问题的关键不是中国想在澳洲做什么,而是这种影响力增加到何种程度?我们可以控制到什么程度而不至于影响我们两国间健康、正常、平衡的双边关系,从而最大化促进及共享我们之间的共同利益。我认为这是可以把握达成的。 我们要问的是,我们现有的法律、规定、权力是否有能力应对这些挑战。这是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严肃的公共政策问题,而不是诸如“谁站起来”这类高调口号所能解决的。

陆克文指出,不久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这是人类历史上自从乔治三世以来首次由一个非民主国家、非西方国家、非英语国家占据这个位置。中国有着世界上第二大的军费预算,国家由一党领导,无意步西方民主化后尘,而且对本地区及世界秩序有着不同的观念看法。这是澳洲过去10年始终直面的现实情境,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同样面对这样一个挑战,同时也是机会。

我们面临的现实需要我们有一个系统的、完整的、统一的国家层面的对华战略。这个战略应该由政府批准通过,内阁付之实施。这个战略应该为我们与中国打交道是提供行动框架来最大化我们的机会同时应对好我们的挑战。 中国与我们打交道时有他们的国家战略,所以我们也应该有我们的。我们应该有一个持续稳定的中间路线战略而不是目前的随气候风向不断摇摆,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如果谭博总理有兴趣,我很高兴 安排他调阅我们当时的内阁机密文档。

陆克文指出,自由党的传统思路是,外交政策仅仅是国内政策的延伸,而弄到最后往往变成了种族问题。然而,对华政策是个错综复杂的战略,模仿中国革命的幼稚口号只是为了刺激北京的激烈反应,也许其本意是提升民调地位,但是这种思路及做法将对澳洲国家利益造成长远的损害。澳中关系是澳洲对外关系中两个最重要的战略之一。然而谭博的新麦肯锡主义下,澳洲给人的印象是,我们政府的澳中关系处理只是一个业余段手水准。澳洲应该有比这个更高的水平。

 

(原文参阅2月24日《澳洲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