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既不能脱离这个圈层,也不能让别人随便闯进来这个圈层。

所以 富人总要用一种穷人无法实现的放松来标榜自己身份,比如传统年底啊,他们佩戴高贵的首饰,拎着各种奢侈品。然而随着时代的变革,这种方式不再标榜自己的身份了。

当奢侈品不能在区分阶层的时候,一种更加与时俱进的方式就出现了……

作者|密斯桃

微信|密斯桃

前两天,在Reddit上读了一篇最近美国网络上的十万加爆款文。

这篇题为《炫耀性消费已终结,现在是无形消费时代》的文章,讲了这么个事儿,美国的精英阶层们已经不用奢侈品炫富了,他们有了更高级的方式。

曾经,女士的香奈儿、爱马仕、Christian Louboutin红底鞋,男士的奔驰、宝马、奥迪,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

但是,现在随着大规模生产经济,以及电商、海淘等购买渠道的丰富,以及对新兴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市场的开发,使得原本一件难求的”奢侈品”成为了不难获得的“商品,拥有奢侈品,再也不是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事情。

一些普通或过季款式的gucci,fendi包,ferragamo皮鞋,在打折季时像白菜萝卜一样被堆在货架上。或者你去中国游客钟爱的奥特莱斯看看,那里终年陈列着平价的名牌商品。

美国女大学生不用“裸贷”就能买苹果手机,不是因为她们更富裕或者更聪明,只是因为新款苹果手机可以以299美元的首付,每月话费外加40美元,一年内还清全款的政策轻松获得。

不仅苹果手机可以贷款,价值十多万美元高级车辆的租赁方案,也让普通人有了开好车的机会。我在美国的同事有一辆路虎揽胜,付过2000美金的首付后,每月只需再缴纳800美金的月租。3年使用期到,他可以选择付清剩下的5万美金,获得这辆路虎车的所有权,也可以退还给车行。

通俗地说,开着上百万跑车的人,不代表就有上百万的身家,因为他只要支付几十万就可以把车开回家。当获得奢侈品的成本降低,渠道多样,使得这些原本有钱人才能拥有的东西,不再具有特殊性。

当大部分中产与精英阶层都能购买名牌包与高档汽车,都能支付去欧洲度假,或者巴哈马游轮旅行的费用,原本可以凸显身价的”奢侈品”成为了不难获得的“商品”时,他们精英阶层和中产们,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

精英阶层们感到了不安,他们迫切需要用新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优势。

从07年到17年这10年期间,这一群人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数据显示,美国精英阶层花费在物质上的钱明显减少,普通中产阶级保持稳定。

那么,精英阶层们把钱都花去哪儿了?

在那些你看不见的地方,比方说教育。

前1%的人中,教育开销占家庭年收入的6%。普通中产教育开销占家庭年收入的1%。

自1996年起,前1%家庭的教育开销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产没有变化。

美国私立小学的平均学费是10000美金左右一年,私立高中是15000美金左右一年,绝对高过当季款的大牌手袋。教育投入显然不属于炫耀性消费,甚至不是物质层面上的消费。它是无形的,长期的,但也是最昂贵的,普通中产无法支付的。

当奢侈品的包装已经无法代表身份,于是他们停止了普通中产也渐次加入的炫耀性消费行为,转而通过文化资本建设,在自己以及下一代周围构筑起一座坚实的壁垒,将他们与其他人彻底隔离开来。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在《资本的形式》中提出了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的概念。文化资本是一种通过教育洗礼,历练而成的个人优势,与生活品味息息相关。建设文化资本就是美国精英阶层们巩固地位,封杀其他阶层上升的新手段。

这种“隔离”非常微妙,是是否有阅读《经济学者》(Economist)之类财经杂志的区别,是去超市购买加工食品还是有机蔬果的区别,是有无定期去健身房习惯的区别。

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不能脱离那个圈层,不让外人闯进来。当奢侈品不能在区分阶层的时候,一种更加与时俱进的方式就出现了。

两个人或许穿着打扮不相上下,甚至普通中产会看起来更加富贵,然而一开口说话,一暴露自己的生活习惯,阶级之分高下立判。

在美国,订阅《经济学者》一年只需要几百美元,这不是一笔大的开销,但这是一种意识,是一个标志,你是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教育背景与个人素质,决定了你会关注什么样的社会问题。

作者在文中将精英阶层中这群“充满心机”而又高瞻远瞩,不惜一切代切投入下一代教育,一心搞文化资本建设的人,称为“有抱负阶层(aspirational class)”。

事实上,这群人离我们并不遥远,在当下的中国,不乏这样的“有抱负阶层”。

前两天在搜狐教育上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加入了个国际学校家长群,然后吓死了!》,说实话,看完我也被吓到了。

据文章里描述,一些国际学校小升初就要求考托福,小朋友四年级就在背托福单词。有个小朋友在北京一所国际学校,大家问小朋友的妈妈,小朋友是什么英文水平。这个妈妈平静地说,“我儿子小学二年级,去美国可以给我当翻译,他在修第二外语,每周会有20小时的第二外语课。”

我是从高中才开始接触托福单词,大一才开始学习第二外语的。不难想象,二十年后中国的人才竞争,会是怎样一番高手对决。

更关键的是,写这篇文章的“妈妈”,宝宝才1岁,然而她已经开始做打算。

比你有钱有资源的人,还比你更努力,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现在我们国家最富有那群人的下一代受到关注,大多还是因为花花新闻。但可以肯定,未来中国的精英阶层中,会出现越来越多像川普之女Ivanca Trump,巴菲特之子Peter Buffet这样的财富继承人。

经常听到有人抱怨国内的阶级固化,翻身很难,但当金字塔尖被这样一群人占领时,才叫真的没有机会。好在还没有,我们还可以努力。

想起另外一件事,这几年“直播”很火,不少网络女主播在这波热潮中赚得钵满盆盈。她们其中有很多之前没读过什么书,或者家庭条件原本非常普通。财富突如其来,大部分人花重金购置行头,把自己打扮成名媛贵妇的样子,好像从此变为了“人上人”。但她们真的实现阶级攀升了吗?

我听说其中有个女主播,把所有直播赚来的钱花在了去英国留学上。在我看来,她是她们中最有可能真正实现阶级攀升的一个,因为她领悟到了阶级与阶级之间,根本的差距是什么。

说起中国,很多人在说机会。我理解的机会是,美国的社会制度已经相当完善,既定格局很难再被改变,相比之下,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反而有更强的社会流动性,以及更多的可能。

中国和美国国情完全不同,但美国精英阶层们的消费行为依旧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至少它让我们看到,真正的有钱人在做什么,把钱花在什么地方可以让财富保值甚至增值。

Richard Reeves今年6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Stop Pretending You’re NotRich,讲美国阶级固化的严重性,但生活中更常见的,是那些咬咬牙去买一只好包,一双名牌鞋子的人。

这没有什么不对,但你要知道,你与你想要成为的那种人,相差的,真的不是几只包,几双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