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8日上午,经过近一个月的公开审理,中共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因受贿1.7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0.157美元)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孙政才当庭表示:“自己真诚地认罪、悔罪,接受法院的判决,不上诉,将认真接受改造。”这是继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落马大老虎后,又一个陨落的中共高官,迎来了最终的结局。

此前,孙政才作为中共着重培养的高官,一度以外界热传的接班人形象备受瞩目,风光无限。2012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大上,49岁的孙政才当选为中共政治局委员,成为两名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之一,另一位同龄的政治局委员就是时任内蒙自治区委书记胡春华。孙胡二人在49岁已是政治局委员,且都担任地方大员,具有地方工作经验,所以二人被外界视为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乃至中共未来领导人的潜在接班人。

随后,在2012年重庆发生薄熙来事件后不久,孙政才接替已升任政治局常委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张德江,以副国级的身份兼任重庆市委书记,成为封疆大吏。从某种程度上看,孙政才是代表中共最高层去整治重庆的地方政治生态,清除薄熙来与王立军留下的“遗毒”,中共对他的政治期待有目共睹。

然而就在外界普遍看涨孙政才的仕途,纷纷为他“起个大早”深感惊讶之时,他却突然陨落了。短短的十几年间,孙政才经历了人生中的巅峰和谷底,从一个备受瞩目的政治明星瞬间陨落,真可谓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可能是孙政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自此,孙政才也将和其他腐败高官作为一个反面例子列入历史。正如他在法庭陈述所言,是自己“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透过孙政才的大起大落,对比之前的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人的遭遇,不由得令人深思,中共高官培养一向坚持精英选拨制,具有严密的组织形式,并且以“德才兼备”作为考量标准,为何仍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高层腐败?

中共的政治体制和用人制度因不同于西方的民主选举制,被称为一种“贤能政治”体制。该制度延续了中国传统的精英选拔制,虽在理想状态下,对于选拔有才干的官员颇有成效,但因该制度自上而下的威权特点和缺乏透明而有效的监督体系,难以避免权力寻租、裙带主义和贪腐问题,甚至让孙政才这样的人利用制度漏洞窃取高位。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共应以孙政才、薄熙来等人例子深刻反思现有用人制度和监督体系的缺陷。诚然,过去几年习王反腐拿下了成千上万的老虎苍蝇,展现了中共自净革新的勇气,也收获了人心。但高度依赖政治权威人物推动的运动式反腐如何保持持久的运作并不容易,而这仍取决于如何从整体的制度体系层面上克服权力寻租、裙带关系、腐败问题的体制性困境。从全盘的角度对中共官员选拨制、权力监督体制进行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或许是一种有效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