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这些快餐运营商应该也是吃了太多销售的快餐,民众一直担心快餐会引起肥胖危机,但是他们对此不太愿意回应的态度实在让人咋舌。

如果政府真的开始征税,强迫这些快餐运营商改善菜单,提高食物的营养性,那么他们也只能怪自己。

2017年澳洲卫生及福利机构研究发现,三分之二的澳洲人都有超重或肥胖的问题,澳洲也因此跻身世界上最肥胖的国家。还有很多其他研究说明了澳洲及其他发达国家的肥胖率。

根据本周Deakin University全球肥胖中心发布的报告,澳洲一些最大的快餐运营商在健康饮食策略的分数中,满分100分只拿到了不到10分。

澳洲快餐业在应对肥胖危机方面没有及时采取行动,也没有远见,遭到批评也是意料中事。

快餐业应该多借鉴英国,英国政府的糖税是从上个月开始生效的。征税的规定是2016年宣布的。现在,糖税已经开始出现效果。英国财政部表示,饮料中的含糖量已经一年想将了4500万千克,生产商都在重新生产商品,让产品的含糖量保持在糖税门槛之下。

软饮生产商也表示,只追究糖分在肥胖危机中的责任是不公平的。我们是否应该对那些鼓励儿童课后购买垃圾食品的快餐运营商征税?我们是否应该对那些让儿童沉溺于电脑游戏的软件公司征税?政府没有提供足够多的锻炼开放空间是否也需要负责任?

要找出造成肥胖的所有原因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找到一些没有对此作出足够响应的产业还是可能的。当自我约束没有效果的时候,政府就应该实施政策介入。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现在必须要开始考虑对快餐业实施更严格的政策介入了。

如果我们的快餐业真的能动动脑子的话,他们就会对肥胖危机采取更加积极的对策。快餐业应该与卫生有关部门一起合作,他们应该愿意牺牲一些利润,这样才能避免政府实施更加严苛的监管,改善长期行业可持续性的发展。

但公平点说,已经有一些快餐运营商正在尝试了。在Deakin大学调查的11家快餐连锁店中,其中6家都致力于在菜单上展示出食物的热量,但是各州和领地的法律都没有此类相关规定。其中5家连锁店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让菜单更加健康。所有被调查的公司都在网上提供了全面的营养信息。

不过与肥胖危机的范围相比,这些还只是小改变。几家大型快餐连锁店还不会在菜单上展示热量。

快餐业呼吁学校儿童在课后购买薯片和软饮,他们督促消费者在买披萨的时候购买高脂肪的奶昔;他们在套餐里塞入了更多快餐产品还会让大家购买打折的家庭套餐。

我主要的担心是营养信息和透明度的缺乏。部分餐馆不会在菜单上或店里其他地方标明热量。我曾询问过一家汉堡店有关热量信息,但被告知可以在其网站上下载,其实应该更加简单才对。

议会有关肥胖问题的质询将于8月14日提交报告。质询中应该考虑到营养信息和透明度技术的影响。现在越来越多澳洲人使用网上订餐的平台了,UberEats、Menulog和其他运营商也应该采取措施。

澳洲人可以在没有相关营养信息的情况下很轻松地利用智能手机软件订购外卖。麦当劳在Uber Eats会提供食物的卡路里信息。但大多数快餐店和餐馆不会这样做。在主流订餐平台上提供详细营养信息的商家非常少见。

我很喜欢Deakin的建议,称可以设置一种标准化的营养标签,例如在菜单上标上健康星级和彩色标码。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为什么快餐公司要实施那些损害他们利润的措施?首先,这是一种社会责任,另外,太长时间没有对民众的担忧作出回应会导致政府实施更加严格的规定。

这是一种平衡问题,没人会认为快餐店会完全变成健康食品。如果你想要吃一桶炸鸡或喝一升软饮,那是你的选择。但同样,快餐运营商也有权利满足这些需求,只要他们能够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并且行为合法。但是消费者不应该被剥夺获得足够信息以做出更好的食物选择的权利。

(本文摘译自《时代报》Tony Featherston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