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這些快餐運營商應該也是吃了太多銷售的快餐,民眾一直擔心快餐會引起肥胖危機,但是他們對此不太願意回應的態度實在讓人咋舌。

如果政府真的開始徵稅,強迫這些快餐運營商改善菜單,提高食物的營養性,那麼他們也只能怪自己。

2017年澳洲衛生及福利機構研究發現,三分之二的澳洲人都有超重或肥胖的問題,澳洲也因此躋身世界上最肥胖的國家。還有很多其他研究說明了澳洲及其他發達國家的肥胖率。

根據本周Deakin University全球肥胖中心發布的報告,澳洲一些最大的快餐運營商在健康飲食策略的分數中,滿分100分只拿到了不到10分。

澳洲快餐業在應對肥胖危機方面沒有及時採取行動,也沒有遠見,遭到批評也是意料中事。

快餐業應該多借鑒英國,英國政府的糖稅是從上個月開始生效的。徵稅的規定是2016年宣布的。現在,糖稅已經開始出現效果。英國財政部表示,飲料中的含糖量已經一年想將了4500萬千克,生產商都在重新生產商品,讓產品的含糖量保持在糖稅門檻之下。

軟飲生產商也表示,只追究糖分在肥胖危機中的責任是不公平的。我們是否應該對那些鼓勵兒童課後購買垃圾食品的快餐運營商徵稅?我們是否應該對那些讓兒童沉溺於電腦遊戲的軟件公司徵稅?政府沒有提供足夠多的鍛煉開放空間是否也需要負責任?

要找出造成肥胖的所有原因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找到一些沒有對此作出足夠響應的產業還是可能的。當自我約束沒有效果的時候,政府就應該實施政策介入。

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現在必須要開始考慮對快餐業實施更嚴格的政策介入了。

如果我們的快餐業真的能動動腦子的話,他們就會對肥胖危機採取更加積極的對策。快餐業應該與衛生有關部門一起合作,他們應該願意犧牲一些利潤,這樣才能避免政府實施更加嚴苛的監管,改善長期行業可持續性的發展。

但公平點說,已經有一些快餐運營商正在嘗試了。在Deakin大學調查的11家快餐連鎖店中,其中6家都致力於在菜單上展示出食物的熱量,但是各州和領地的法律都沒有此類相關規定。其中5家連鎖店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讓菜單更加健康。所有被調查的公司都在網上提供了全面的營養信息。

不過與肥胖危機的範圍相比,這些還只是小改變。幾家大型快餐連鎖店還不會在菜單上展示熱量。

快餐業呼籲學校兒童在課後購買薯片和軟飲,他們督促消費者在買披薩的時候購買高脂肪的奶昔;他們在套餐里塞入了更多快餐產品還會讓大家購買打折的家庭套餐。

我主要的擔心是營養信息和透明度的缺乏。部分餐館不會在菜單上或店裡其他地方標明熱量。我曾詢問過一家漢堡店有關熱量信息,但被告知可以在其網站上下載,其實應該更加簡單才對。

議會有關肥胖問題的質詢將於8月14日提交報告。質詢中應該考慮到營養信息和透明度技術的影響。現在越來越多澳洲人使用網上訂餐的平台了,UberEats、Menulog和其他運營商也應該採取措施。

澳洲人可以在沒有相關營養信息的情況下很輕鬆地利用智能手機軟件訂購外賣。麥當勞在Uber Eats會提供食物的卡路里信息。但大多數快餐店和餐館不會這樣做。在主流訂餐平台上提供詳細營養信息的商家非常少見。

我很喜歡Deakin的建議,稱可以設置一種標準化的營養標籤,例如在菜單上標上健康星級和彩色標碼。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為什麼快餐公司要實施那些損害他們利潤的措施?首先,這是一種社會責任,另外,太長時間沒有對民眾的擔憂作出回應會導致政府實施更加嚴格的規定。

這是一種平衡問題,沒人會認為快餐店會完全變成健康食品。如果你想要吃一桶炸雞或喝一升軟飲,那是你的選擇。但同樣,快餐運營商也有權利滿足這些需求,只要他們能夠採取負責任的行動並且行為合法。但是消費者不應該被剝奪獲得足夠信息以做出更好的食物選擇的權利。

(本文摘譯自《時代報》Tony Featherston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