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开车路过一个小镇Mundoolun , 看到路旁插着一个牌子“Cottage for sale”,一时兴起,想看看这cottage 到底长的怎么样?

第一次读到Cottage 这个字是在初中英文上讲的林肯的小木屋,那时,对小木屋充满了遐想。所以到处看小木屋也就不足为奇了。

车子拐进叉路,是一条沙石小道,小道尽头,映在眼前的是一个童话故事中,七矮人住的简单木房,它更像人家后院的Hobby House ,不但小而且破旧不堪,我大失所望,本想回头就走,谁知被屋内的木墙给迷住了。

仲介说,这套房是澳洲第一代移民在1870年左右所建,后来屋主搬走,小木屋就慢慢地被荒烟漫草所淹没了,最近Council 在整理档案时,觉得闲置在那里很可惜,因此推出来卖。由于是Council 的产业,自然只能Auction 拍卖,第一次流标,后来改成“for sale”,仲介说,这个地方虽然离大路不到500 公尺,但由于离最近的城鎭还有二十几公里,因此很难引起人们的兴趣,代理说,若有人有兴趣18万9千就可以卖。我一聴,18万9千现在在悉尼还买不到一间厕所,更何况它还有五英亩的大地。所以随口开了一个价,16万,他说两天后答覆我,原来,他是认真的,两天后打电话给我说,Council接受了,就这样,我又成为多一间房子的屋主了。

买一个小木屋能干什么?“拆掉重建”?很多华人都会有这样的第一反应,更何况它还有五英亩的地可以利用。但如果这样,就丧失了当初我看上这墙的原意了。

当时由于是随性的,当初也没有真正的把房子好好看清楚,等到做了真的屋主,才想到要好好看它个究竟。因此在付订金后,告诉Agent,是否可以在Settle 之前先交钥匙,他说屋内什么都没有,门是用鉄丝绑着,那有什么钥匙,你就开门自己进去吧。

找了一个weekend 的空档,开车“旧地重游”,才发现这个小木屋其实很小,客厅兼餐厅,25平方不到,卧室也只有一间,没有厨房, (我不知道他们以前如何煮饭的)厕所则在室外。从这些点点滴滴, 让我有机会一窥早期澳洲新移民生活的困苦。那时, 他们一个家庭一般都有七、八个小孩, 大家挤在一个卧室里? 当年,父母(成年人)平均寿命47 岁, 七个小孩也许会有俩个中途夭折, 伐木开地, 大概是他们早期最主要的工作。这时,一个艰苦家庭的印象, 出现在我脑际,一百多年前,这里发生过什么?这些人的子孙都去哪里了,这又让我充满了遐想。

就让古老历史的记忆留下来吧!我决定依据现有原形,做翻修,能保留的尽量保留,(另一主要原因是我不想花钱重建,那至少要二十几万,我祗想花十万元以下,做个Holiday Home , )主意已定,但是,如何保持原貌,又能达到现代人基本的起居要求,这让我绞尽脑汁,大费周章,三番两次上google ,查看当时Farm House 的形式,摆设和装潢。

屋顶鉄皮已经锈蚀了,可是木架却是完整的,我找了一个做Roof 的人来帮我看,他告诉我,换铁皮就好了,他说这个木架再放100 年都没有问题,他甚至说,等现在新盖的房子屋顶塌陷了,这个木架还是好的,为什么?他说,以前人烧木材,烟熏过的屋顶木架是不会长虫的,我恍然大悟,在屋角看到了一个火炉,我想这货色大概是后来才装的,也许不超过一百年,但却是保留了小木屋结构的大功臣。

厕所肯定是不能用了,而且在室外,很不方便,但是,地板去尘、抛光后,竟然露出了当年的纯朴,只要涂上亮光漆,比现在的红木地板还好,因为红木地板很多都是假的。而这木屋可是100% Red gum 做的。还有那墙也是Red  gum 做的,在100多年风蚀下,生满白斑,但经过抛光后,再度展现风华,这一片片的大板,都是用斧头劈的,表面极其粗糙,但是每块都有五、六公分厚,现在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实料了。

这些复古工程说起容易,做起来难,抛光工程人难找,城里人,因为路远没有人愿意来,我决定自己做,因为我从小手就灵巧,油漆工程更是难不倒我。

做古物复原,你必须自己要有兴趣,否则根本做不出来,从去年耶诞节交屋,至今半年的时间,我断断续续的工程完成了,前几天,那个仲介Tony 回来看我,惊讶之至,说40 万让他在市场上推出,保证一定卖掉!当然,现在我是不会把自己的心血割爱的。

其实在未来的世界里,不论投资房地产,股票,债券……风险都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已近乎饱和,你说你有钱,可是比你更有钱的人到处都是,大家玩钱的情况下,永远是大吃小,最后财富小溪归河,河归川,川流入大海,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还不如找一些自己喜欢、有兴趣的事,一面干活,一面赚钱。

很久以前,我有一位在雪梨做报纸的朋友,他说,干报纸太辛苦了,所以他就决定到处找老房子来复建,然后出售,他告诉我,高端房一年搞一、二套房,赚个二三十万,轻轻松松。但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人说,吃好看一代,穿好看二代,住好看三代,你要把老房子重新装修回有品味、有气质、有古风的建筑并不容易,更何况我们东方人,成为暴发户也是近这几年之事,我这位朋友是世家子弟,祖父留英的,又长期在海外生活,自然有这种本事,更何况他自己本来也就喜欢搞这????。

其实何止房子,现在,中国富起来了,到处是富豪,修复古家私、补古字画,玩古玉,玩石头,玩古砚,….只要你有兴趣,这个世界上还是充满着挣钱的机会,最后就看你是否有这种天份了。    

这就是残破不堪的cottage?

就是这????火炉救了这个房子

地板磨光

磨光打亮后的墙

还没有想好这间老厕所要如何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