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拍《手機》這事根本與范冰冰無關。是編劇劉震雲起的鬼點子,要用這部戲來影射崔永元,吃崔永元的豆腐。馮小剛附和着,說是:“想和崔老師開個玩笑”,(馮的原話),現在崔永元反撲,要懟劉和馮,這和范冰冰有什麼關係?范冰冰也只不過是一名演員,人家要我演什麼戲,我就演什麼戲,至於戲中人物是誰?很多演員到演完戲恐怕都還沒搞明白,很多時候甚至也許不需明白,因為那是虛構的。

可惜,事情似乎沒有照“冤有頭,債有主。”這樣演變下去,現在反而是劉震雲,馮小剛沒事,全民追討范冰冰逃稅問題,好像事情是由范冰冰而起,一切罪過都應由她來承擔。

那為什麼這把火燒到范冰冰身上?說真的,這是中國社會的病態,第一,中國人特別喜歡鬥爭出名的人,這是文化大革命時代留下的遺毒,當時有那位出名的人沒有被鬥爭的?這股思想一直遺傳到現在。第二,仇富,這種現象在今日中國社會特別明顯,由於社會極端的貧富不均,而窮人還是在中國社會中佔據了絕大多數的比例,因此牆倒眾人推,可憐的范冰冰就成為了社會對富人不滿的宣洩口。第三,中國社會是全球對女性最歧視的國家之一。中國女性是全球參與生產勞動力比例最高的國家(不是之一,而是第一),但是,中國社會從來不感激這一點,給女性應該有的社會地位。我們看看國家領導人有幾位女性?中央政治局常委連一位女性都沒有,有幾位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省長,市長是女性?很少見到吧?偶爾出現一位,就被隱射是靠脫下裙子得到官位的。

 

然後,《手機》事件發生後,沒有人責怪劉震雲,也沒有人追究馮小剛,輿論一片要求追查范冰冰的大小合同,漏稅……為什麼不追查劉、馮?因為大家都說這兩個人後台很硬,打下去,不知水有多深。可憐的范冰冰就沒有人替他講話,因為,現在高官們沒有人敢在背後拉范冰冰一把,以避免“瓜田李下”,被懷疑與她不清不白。

最後,我想談談中國演藝人員的社會地位問題。

范冰冰事件一起,中國線民又掀起了一陣“戲子誤國”的批判聲,范冰冰領取“國家精神造就者獎”被催批評為“一個真敢發,一個真敢領,”那為什麼范爺不能領這個獎呢?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國家精神造就者獎”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他是由莫賽迪斯·賓士汽車公司與《生活》月刊聯手主辦的一個獎項。一看主辦人,你大概就知道他是一個什麼獎了,他是賓士汽車,為了賣車弄出來的一個獎,目的不就是為了宣傳買我的車子,坐我的車子的人都是有“成就”的人。這種獎你還真的也把它當真?說真的,就像幾年前,有個詐騙集團打電話給我,說我得了“海外傑出華人獎”,希望我先交1000美元,好讓他們安排我去領獎的住宿和旅遊那麼可笑。但這裡面確實是有點瑕疵,它不應該用“國家”這兩個字,實在太招搖了。這個獎2007年開始第一屆以來,主要是頒發給了工商界,包括名開發商王石,攜程網創始人季琦,建築師貝聿銘,網易創始人丁磊,萬通集團馮侖等人,….人等都得到過。而娛樂界人士,如王全安,楊瀾,陸川,張涵予,馮小剛……也是琳琅滿目,看了這個名單,你不難想像,其實這不就是賓士汽車利用這些人來免費“代言”的一種手段罷了。而和其他人相比,我不明白為什麼范冰冰不夠資格領這個獎?只是因為他是一個戲子?

談到這件事,未免讓人想起了中國人的儒家思想,“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所以中國人的家庭,自科考以來,總是費九牛二虎之力,也要讓孩子讀書。因為唯有讀書才能做大官,出人頭地。

搞其他行業者就不能出人頭地?西方文藝復興時期,雕刻家米開蘭基羅的大衛王像在中國人看來是“雕”蟲小技。畫蒙娜麗莎像的達芬奇是“畫匠”,莎士比亞的戲劇是為戲子服務的。

中國人不了解,上帝造人,賦予了每一個人不同的天賦,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在西方,偉大的科學家是Intelligent,狡猾的商人是smart,鋼琴彈得好,畫畫好的人,……他們說這樣的人有Talent 。甚至木匠,泥水工人也被稱為Skilled person,或Handyman,在他們面前,這些人是平等的,所以西方教育小孩的目的在發掘小孩子的天性,而中國人對小孩子的評估卻只有一件事:“他會不會讀書”?“會讀書代表的就是有出息”,其他都是不入流的。

在中國輿論里,范冰冰賺的錢比屠呦呦多就是不道德的,沒有道理的。中國人不暸解賺錢不賺錢祗是市場經濟下的一種報酬,和有沒有成就無關,而錢並不是衡量一個人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

同樣的標準,我們看澳洲演員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他除了得到100多個國際大大小小的電影演員獎外,2005年,他還被選為澳洲年度人物,(Year of Australian),倘若范冰冰被選為中國年度人物,我想大概整個中國社會就炸了鍋了。

中西文化不同,社會背景不同,其實我看過范冰冰演的很多戲,說真的她還是蠻有才華的,人們喜歡看她的電影就是對她的肯定,她有什麼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