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出租车之外,澳洲人还有很多其他交通选择,包括Shofer、Taxify、GoCatch、Shebah和Uber,印度的Ola也在几个月前进入澳洲。而中国的滴滴则在本周一正式上线。

滴滴可不是一家小公司。该公司每天运送4.5亿用户出行2500万次。这个数字几乎是Uber的5倍了。

滴滴是一家有规模和资源的公司,他们知道如何挑战Uber在共享出行方面的领军地位,也想要在城市交通中得到更好和更有效率的结果。

虽然从短期看来,各平台之间的竞争对消费者来说很有吸引力,但也让人对这个产业的长期可持续性产生怀疑。出租车过去有利可图是因为政府的限制。但是在这一新的竞争世代,公司的利润受到了威胁。

目前,这些平台没有一家在盈利。

滴滴公司期待在2018年迎来第一次盈利,他们在2017年亏损了3亿美元,但是进入中国市场的新公司也在威胁着他们的盈利希望。

同样,Ola也希望到2019年实现盈利,但是Uber在印度的扩张策略让这一点无法得到保障。

同时,2017年,Uber在澳洲实现了440万元的盈利,而母公司在2017年却亏损了60亿美元。

Uber澳洲公司去年为何会盈利有两种解释。

首先,澳洲政府改变了规定,有效终结了出租车的统治地位。其次,2017年的市场竞争并不多。

但是这一情况将在滴滴和Ola进军澳洲之后得到改变。

澳洲只是共享出行全球战场的其中一个阵地,Uber也许现在还是领军人物,但是它也已经被部分欧洲国家踢出局。现在,Uber在印度与Ola展开激烈竞争。

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其实滴滴、Uber和Ola还有一个共同的投资者。滴滴在Ola、Lyft和Grab还有直接股份。

Uber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国际策略,而很少顾及当地的相关规定,但相比而言,滴滴则采取了更加稳妥有策略性的方式,其中包括收购当地的共享出行服务、诱惑出租车从业者加入平台以及与当地的科技公司及监管人员建立良好关系等。

Uber打乱澳洲出租车市场的方式很简单,这种简单也威胁到了它的盈利性。只需要开发一个软件和IT架构,市场准入的成本很低,所以出现几个竞争者也是有可能的。

市场竞争加剧的结果就是被归类为独立承包商的司机越来越受到压迫。

考虑到这种面对面服务的性质,超高的灵活度也可能最后影响到平台最吸引人的特质,那就是用户体验。削减自己的收入可能给公司带来无法修复的品牌损失,影响用户体验,因为司机们失去了提供优质服务的动机。

这些共享出行公司对自己服务的定位也表示,大数据或更加整合的交通方式或许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滴滴公司的定位是“一家依靠人工智能的数据公司,致力于推进新的出行方式并在交通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而Uber也称自己是提供“智能手机和技术平台”的一家技术公司。

Uber和滴滴确实将整合和自治交通解决方案当成是获取利润的方式。除了组织和控制大量珍贵的数据之外,Uber的计划是整合所有形式的城市交通。这或许就涉及到与政府建立合作关系,而且他们在北美也确实这样做了。

再加上在无人车技术上的投资,Uber可能将迎来一个非常不一样但或许是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滴滴公司也有类似的目标,而且他们在其中国国内市场已经开始提供整合的交通服务。在滴滴的软件上,用户可以选择包括出租车、公交车和自行车共享的多种服务。

就目前而言,这些共享出行平台虽然打乱了出租车的垄断地位,但我们还是付出了代价。

虽然竞争加剧让消费者的出行费用变低了,但也给司机的工作条件带来了下行压力。工资少以及工作条件差在这一行都不是新鲜事。除非政府介入,否则司机遭到剥削的情况将迅速蔓延。

不过好消息是,如果共享出行只是城市交通的一部分,那么政府监管不会成为滴滴和Uber这样成熟公司的绊脚石。额外的监管可以确保司机的权益。

除此之外,监管也可以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好的服务,而且这些共享出行平台的技术可以帮助解决城市交通问题。

所以如果政府介入,这也许是一场消费者可能获胜的战争,但是究竟哪个平台能够胜出却还是未知数。

(本文摘译自澳洲广播公司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