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國《紐約時報》刊載了一篇文章:“川普為什麼要阻止中國發展科技?”,澳洲的《澳洲人報》,《金融回顧報》也都轉載的這篇文章。由於我個人參與文章中所說的部分過程,對文章中故事的來龍去脈知道的也許比《紐約時報》還更詳細,因此,把它整理,分析,在此和讀者們分享。

它是一場芯心(台灣稱為晶片,或積體電路,英文原文integrated circuit,縮寫:IC)的戰爭,故事的情節堪比電視劇《潛伏》還更精彩。

我進入IBM工作時,還看過有一電腦CPU 是用真空管運算的,現在年紀60歲以上的人,也許還記得,以前的收音機,裡面不是有一個小小發亮的燈泡嗎,就是那玩意兒。

運算操作由真空管轉為現代積體電路是由傑克·基爾比在1958年發明的(今年六月十三日全球各地都舉辦了IC 發明60周年慶)。基爾比也因此榮獲2000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我們說:20世紀至21世紀科技進步日新月異的貢獻者,其實是整部IC 的演進史,這一點也不為過。

上世紀60年代,IC 進入了我們的生活,現在IC 幾乎是無所不在,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簡單地說,它是人與機器之間工作的媒介,它是一個可以接受人們指令,要求機器工作的晶片。這個晶片在今日我們生活之中隨處可見,大到如電腦,飛機,高速火車,小到如電梯、電視,冰箱,手機,…… 甚至戰爭的指揮系統都需要它,但是40年前,有誰會想到它的重要性?

是的,台灣就是有這些:“先賢”,他們在40年前就看到了這個趨勢,那時,台灣的頂層領導人李國鼎,孫運璿,都是讀工科出身的,在規劃國家的未來發展道路時,分成兩派,一派主張要仿照日本路線,建大汽車廠,因為汽車需要的零件很多,這樣就可以帶動整個鋼鉄產業的發展。這派人物以趙耀東為主,他曾是台灣中國鋼鐵的總經理,中鋼認為,以台灣當時的制鋼技術要製成一部汽車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從台灣市場着眼,汽車製造出來,若只是本地用,市場太小,外銷出國能和日本競爭嗎?最後,也因為和豐田談判技術轉移合作,雙方沒有談妥,而放棄,(韓國則是繼續選擇了走這條路,所以他們今日現代,起亞汽車才能立足世界,但是和日本汽車,終究還是有一段距離。)

另一派人主張,台灣應該發展電子工業,台灣工業電子研究所因此成立。依該研究院的研究成果,1980 年,台灣聯華電子(UMC)公司成立,它是台灣最早成立的IC 廠,聯電從美國請回來很多IC 人才,杜俊元,方賢齊,……(我老婆也是當時聯電的工作者之一)。

聯電創立的第一個產品是音樂“聖誕卡”,(你打開一張聖誕卡,它會唱歌)社會大眾把它當成笑話看,因為投資了好幾十個億,竟然只能製造出這麼一個小玩意兒。而當時我上班的公司已經在生產遙控玩具車,遠程對講機了,( 當然當時這些IC 是美國進口,台灣祗是加工而已,和現在大陸一樣)。而當時美國的National semiconductor,德州儀器,摩托羅拉……在IC技術上已經是非常先進了。

後來,大家看聯電技術還是不夠,因此決定到美國找人,張忠謀(Morris Chang )就是這樣被挖回來的,要知道張忠謀當時已經65 㱑了,而且是官拜德州儀器的副總裁了。

張忠謀到聯電擔任董事長,和原總經理曹興誠不和(這裡面當然還有很多有趣的的故事,這裡就不贅述了),因此,決定自立門戶,台積電就是在這個情況下創立的。

張忠謀創立了台積電後,創造了一個新的營業模式叫“代工”。

什麼是代工?德州儀器的IC 是用來製做自己計算機的,摩托羅拉的IC 是為自己的遠程電訊、手機而設計… (今日華為也是走這種模式)但是,有很多公司自己可以設計IC ,但無法生產,(也不願生產,因為生產設備實在太貴了)例如蘋果,比特幣挖礦機…. 這些公司怎麼辦?台積電說:“沒關係,我幫你生產”,從此,台積電走上祗生產不設計的道路,但也因為這樣,台積電成為今日全球IC 製造的頂尖公司之一,(另外還有英特爾,高通,三星….)祗有它能製造出5 奈米,3 奈米的IC。

接下來我們介紹一個人叫張汝京,他是在德州儀器是負責建廠的,有建十幾家工廠的經驗,職位則是張忠謀下屬的下屬的下屬,後來德州儀器不建廠了,張汝京回到台灣,在財團中華開發的支持下,開了第三家台灣IC 廠,叫世大,小張也因此跟着抖起來了!

話說二頭,聯華電子和台積電雙雄鏖戰,戰況激烈,難分勝負,張忠謀出奇兵,直接和中華開發秘謀,在2000 年,買下世大,第二天早上,張汝京才發現自己沒有工作了。(這下子大家該知道為什麼馬雲要堅持:“同股不同杈”了吧?馬雲怕的是那天軟銀把阿里賣了,等第二天他才被告之)

張汝京失意台灣,最後決定帶着他創廠的本領投奔祖國,在2000年,赴上海創立了中國第一家,也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最大的一家IC工廠“中芯國際”原由。它離台灣第一家IC 工廠聯華電子成立於1980 整整晚了20年,這是為什麼說中國IC 產業技術,中國晚台灣20年的原因。其實張汝京的“投共”代表的僅是兩岸IC 產業競爭的開始,這場大戲接下來又怎樣發展呢?我們下周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