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们谈到台湾半导体本来有三大巨头:联华电子,台积电,和世大,后来,世大卖给了台积电,世大的老总张汝京突然一夜之间,被董事会解职,第二天发现自己没有工作了。这逼得他不得不投奔大陆,他是台湾半导体界第一个到大陆投资的先躯,因此成为颇受中国政府重视的创业者。可是,张汝京终究是技术官僚,不是投资方,资金是由共产党各方凑来的。中芯国际的第一大股东为大唐控股,第二大股东为上海实业,分别是中央和上海国资委的直属企业。

张汝京一个人到大陆当然孤掌难鸣,因此,开始回台湾挖角,当时,刚好世大有一批员工对新老板台积电不满,所以双方一拍即合,这批员工带了技术,公司资料投奔张汝京。

但是,张忠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叛军之中安排了一位自己人夹带入境,这个人在中芯卧底,把那些人去中芯,带了什么公司的研发结果去了,向台积电回报,张忠谋把张汝京一状告到台湾法院,法院判张汝京败诉,以违反商业秘密法入罪,可怜的张汝京,从此再也回不了台湾。至于民事部分,双方和解,内容没有对外公布。

2006年8月,双方战事再起,台积电突然又在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中芯违反2005年和解协议约定,继续不当使用台积电的营业秘密。中芯也不甘示弱地提出反诉,主张台积电违反和解协议以及诚信与公平义务。

接着,中芯又另辟战场,在中国北京市高等人民法院提起侵权民事诉讼,指控台积电违反诚信、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这是海峡两岸科技业者首度告上中国法院对簿公堂。

由于中芯是中国政府强力扶植的重点企业,而台积电也是中国政府极力吸引的产业龙头,让这桩诉讼变成众所瞩目的角力大赛,媒体戏称为“台湾晶圆代工教父”张忠谋与“大陆半导体教父”张汝京的世纪对决。

在美国的官司中芯被判输了,中芯产品不得销美,中国大陆官司部分则是双方和解,中芯赔台积电1.8亿美元,并转让中芯10% 的股份给台积电,所以现在中芯的内部情况是在台积电的“监视”之下。

和解的第二天,张汝京被中芯董事会解职了,小张又失业了,这件事告诉我们做人千万不要背叛,商场上有一句话说:“叛帅不可用”道理在此。同时也告诉有技术,没有钱,资本靠集资来的人要保护好自己。

同时,这件事也让张忠谋对中国起了戒心,他知道,在中国,拥有技术是没有保障的,因此,坚持不把技术开发的部份移到中国,祗在去年把张汝京已经带去中国的12 吋晶圆移去大陆苏州生产。

话说两头,中国也知道,要做最好的电子产品,除了芯心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件,——记忆体(DRAM)我们买手机的时候,有分64K,128K,256K内存,讲的就是这个东西。

记忆体有什么技术,第一,当然是愈小愈好,第二,要能够适位储存。第三,要容易取出后随机回存。全世界做DRAM 最大的公司,当然是韩国的三星,第二是美光(Micom)(美光是美国公司,但最大的股东是台湾的台塑。工厂也在台湾,记忆体也大部分在台湾生产) 除了三星,美光,小的DRAM 工厂都在台湾,全世界十大DRAM 制造厂,排名后段者,台湾就占了五个。

由于手机的崛起,中国对DRAM 的需求不断增加,中国感到这????技术不能受制于人,因此,中国由紫光出面凖备收购美光,但美国政府说NO。最后买卖没有成功。

买不着,祗好自己做呗!所以决定由福建省政府在晋江投下了27 亿资金,开办晋华电子做记忆体,可是还是面临同样的问题—没有技术支持,晋华最后,邀约台积电的老对头,台湾的联华电子合资,但是,联电是做IC 起家的,做记忆体也不怎么行,因此重施故技,决定向美光“偷”。美光将计就计,派了一位员工到晋华应征,这个人在面试时发现,晋华连投影、幻灯的资料都是美光的,他还把叛徒们带走了什么资料、技术回报美光,美光把晋华告到美国联邦法院,并向美国政府提出申诉。

谁知,这次联华电子早已有备而来,联华电子在中国,悪人先告状,于今年1月在中国福州法院对美光提出侵权诉讼。诉讼内容涵盖特定记忆体应用以及绘图卡用记忆体等三个领域。7月3日,中国法院判决联华胜诉,临时禁止美光在大陆销售26种半导体产品。

川普知道这件事后,非常震怒,他心里明白,如果再这样搞下去,美国科技业是早晚要被中国消灭的。因为福州法院和晋华电子根本就是同一个老板- – 福建省政府,你说美国公司怎么可能会打赢官司呢?这是美国政府不惜因为中国偷窃美国技术和中国翻脸的由来,你说美国能不阻止中国这种科技发展的模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