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們談到台灣半導體本來有三大巨頭:聯華電子,台積電,和世大,後來,世大賣給了台積電,世大的老總張汝京突然一夜之間,被董事會解職,第二天發現自己沒有工作了。這逼得他不得不投奔大陸,他是台灣半導體界第一個到大陸投資的先軀,因此成為頗受中國政府重視的創業者。可是,張汝京終究是技術官僚,不是投資方,資金是由共產黨各方湊來的。中芯國際的第一大股東為大唐控股,第二大股東為上海實業,分別是中央和上海國資委的直屬企業。

張汝京一個人到大陸當然孤掌難鳴,因此,開始回台灣挖角,當時,剛好世大有一批員工對新老闆台積電不滿,所以雙方一拍即合,這批員工帶了技術,公司資料投奔張汝京。

但是,張忠謀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在叛軍之中安排了一位自己人夾帶入境,這個人在中芯卧底,把那些人去中芯,帶了什麼公司的研髮結果去了,向台積電回報,張忠謀把張汝京一狀告到台灣法院,法院判張汝京敗訴,以違反商業秘密法入罪,可憐的張汝京,從此再也回不了台灣。至於民事部分,雙方和解,內容沒有對外公布。

2006年8月,雙方戰事再起,台積電突然又在美國加州法院提起訴訟,控告中芯違反2005年和解協議約定,繼續不當使用台積電的營業秘密。中芯也不甘示弱地提出反訴,主張台積電違反和解協議以及誠信與公平義務。

接着,中芯又另闢戰場,在中國北京市高等人民法院提起侵權民事訴訟,指控台積電違反誠信、商業詆毀等不正當競爭行為。這是海峽兩岸科技業者首度告上中國法院對簿公堂。

由於中芯是中國政府強力扶植的重點企業,而台積電也是中國政府極力吸引的產業龍頭,讓這樁訴訟變成眾所矚目的角力大賽,媒體戲稱為“台灣晶圓代工教父”張忠謀與“大陸半導體教父”張汝京的世紀對決。

在美國的官司中芯被判輸了,中芯產品不得銷美,中國大陸官司部分則是雙方和解,中芯賠台積電1.8億美元,並轉讓中芯10% 的股份給台積電,所以現在中芯的內部情況是在台積電的“監視”之下。

和解的第二天,張汝京被中芯董事會解職了,小張又失業了,這件事告訴我們做人千萬不要背叛,商場上有一句話說:“叛帥不可用”道理在此。同時也告訴有技術,沒有錢,資本靠集資來的人要保護好自己。

同時,這件事也讓張忠謀對中國起了戒心,他知道,在中國,擁有技術是沒有保障的,因此,堅持不把技術開發的部份移到中國,祗在去年把張汝京已經帶去中國的12 吋晶圓移去大陸蘇州生產。

話說兩頭,中國也知道,要做最好的電子產品,除了芯心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件,——記憶體(DRAM)我們買手機的時候,有分64K,128K,256K內存,講的就是這個東西。

記憶體有什麼技術,第一,當然是愈小愈好,第二,要能夠適位儲存。第三,要容易取出後隨機回存。全世界做DRAM 最大的公司,當然是韓國的三星,第二是美光(Micom)(美光是美國公司,但最大的股東是台灣的台塑。工廠也在台灣,記憶體也大部分在台灣生產) 除了三星,美光,小的DRAM 工廠都在台灣,全世界十大DRAM 製造廠,排名後段者,台灣就佔了五個。

由於手機的崛起,中國對DRAM 的需求不斷增加,中國感到這????技術不能受制於人,因此,中國由紫光出面凖備收購美光,但美國政府說NO。最後買賣沒有成功。

買不着,祗好自己做唄!所以決定由福建省政府在晉江投下了27 億資金,開辦晉華電子做記憶體,可是還是面臨同樣的問題—沒有技術支持,晉華最後,邀約台積電的老對頭,台灣的聯華電子合資,但是,聯電是做IC 起家的,做記憶體也不怎麼行,因此重施故技,決定向美光“偷”。美光將計就計,派了一位員工到晉華應徵,這個人在面試時發現,晉華連投影、幻燈的資料都是美光的,他還把叛徒們帶走了什麼資料、技術回報美光,美光把晉華告到美國聯邦法院,並向美國政府提出申訴。

誰知,這次聯華電子早已有備而來,聯華電子在中國,悪人先告狀,於今年1月在中國福州法院對美光提出侵權訴訟。訴訟內容涵蓋特定記憶體應用以及繪圖卡用記憶體等三個領域。7月3日,中國法院判決聯華勝訴,臨時禁止美光在大陸銷售26種半導體產品。

川普知道這件事後,非常震怒,他心裡明白,如果再這樣搞下去,美國科技業是早晚要被中國消滅的。因為福州法院和晉華電子根本就是同一個老闆- – 福建省政府,你說美國公司怎麼可能會打贏官司呢?這是美國政府不惜因為中國偷竊美國技術和中國翻臉的由來,你說美國能不阻止中國這種科技發展的模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