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黑客群体的劳动本质

现实中的黑客并不像电影里的“电子怪杰”般,在键盘上一阵电光火石后,交通瘫痪、白宫沦陷、海平面上升。现实中,他们真正的操作可能只有左键启动程序,左键关闭程序

抛开黑客技术的神秘性与复杂性不说,以窃取数据库为生的黑客与仓库工人并无差别。

黑客的工作是单调的,一般情况下窃取数据库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

1. 拖库:盗取数据库;

2. 洗库:把不同的数据分类放好,方便之后对数据编程、操作,就好像仓储工人卸货按品类入库;

3. 撞库:用已获得的账号密码在不同的网站上尝试,以窃取更多隐私。

利用上次某站泄露出的数据,我用“撞库”的方法简单地撞了撞,便了解到某站一位喜欢《钢之炼金术师》的George,在现实中是一位印刷公司职员

撞库之后得到用户隐私,利用机器学习分析之后,可以建立起含有社会属性、生活习惯、消费行为等信息的用户画像,以此能预测影响用户的行为。

2016年美国选举,特朗普团队被指控利用Facebook隐私来影响用户行为,靠的就是画像和算法

心理数据学家Michal Kosinski指出,只要电脑能对一个用户在社交网络的11个点赞处进行分析,便可比同事更了解用户自己;如果收集到150个,便比家人更懂自己,如果是250个,电脑会是合适的结婚对象。

按照Kosinski的统计图,只要收集到的信息足够多,电脑可能比你更了解自己

只要拥有了足够数量的用户信息,任何一个政府、企业都能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找到最大、最合乎自身利益的用户群体特征,并根据他们的特征“量身定做”推销方案,扩大自身的利益。

“获取更多的用户信息”与“更多money”之间几乎可以划等号,这便产生了对数据库专业“窃取”的需求。但在强烈的市场需求背后,黑客在劳动市场中的待遇不如仓储工人,这也是很残酷的事实。

在黑客市场,要么活下去,要么转型

02 黑客这一无产阶级的脆弱性

一位黑客,当他获得了修改数据库的权限之后,若他把用户姓名都改成SB,或者往用户邮箱投放舍友的丑照,他是快乐的。

但当他需要考虑如何用一整个数据库赚钱时,从兴趣向工作转变的痛苦会让每一个人心生怜悯。

这种怜悯来自于黑客的生活不易

交易成本、议价损失、信用成本、违法成本,这四个支出成了黑客这一类无产劳动者生活水平无法日益增长的主要原因。

黑客所得的非法性,使他们有必要将黑钱洗白,传统方式有两种:一、多账户转账,尽量让收入不可追溯;二、经由就近的东南亚赌场,冒着被黑吃黑的风险,支付一成的手续费,通过购买奢侈品、筹码兑换等方式洗钱。这提高了交易成本。

就算黑客的身份足够隐蔽,由于隐私交易违法,黑客无法在一个政府认可的市场集会中进行交易,无法“价比三家”,只能被有钱有耐心的资本家坐地起价。这提高了议价损失。

而且,交易双方的信用无法得到银行这类第三方机构的担保,因此买卖双方难以相互信任,要么交了钱人跑了,要么给了货钱没到位。这提高了信用成本。

若黑客在明网交易,交易将涉及人民币转账,人民币的可追溯特性提高了被警方发现的概率。这提高了违法成本。

这种可预期的困苦生活,让多数立志成为国际黑客的IT鬼才,有的北上去了中关村卖笔记本,有的南下杭州做起了码农。

03 健全市场调控,发挥市场机制作用

但自从暗网中文论坛开辟、完善了交易版块后,黑客的后顾之忧得以消除。

我还记得四年前,比特币还没大火。我第一次踏足这个陌生的论坛,映入眼帘的是“求分享外星人入侵地球资料”和“谁有今年全国高考卷”。在每层楼的评论中又穿插着天马行空的粗话,这似乎是去文明化。

野蛮是市场的阻力

但随着比特币站上风口浪尖,坛主像柏拉图般开始建造自己的理想国。

他创立“法律”(版规),禁止谩骂和废话;充当信用机构(上面说到的信用担保);以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设立“法庭”(常见骗局);搭建市场(交易版块)

坛主制定的规则

作为信用中介,收取7.2%的手续费

仲裁机构——常见骗局 ,如果出现违法交易,可以在本版块发帖上诉

在一个案例中,管理员面对用户“Buddha”的上诉,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客观地结合证词和交易案例,让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

“管理员的回复让我很放心,我是花钱买技术的”,Buddha就管理员的公正和热心表达了感谢

在法律、信用、货币、仲裁、集会市场五要素存在的情况下,黑客的工作更为体面。

自此之后,持有数据库的黑客在交易版块发帖待售,黑客可以“价比三家”,形成一个明了的价格体系,而不是被有耐心、有资本的买家压价,黑客收入提高了。

由于使用比特币交易,其匿名性保证黑客的身份、地址信息不被暴露,黑客的违法成本下降。

每笔交易,黑客只要保证提供满意的商品和服务,他们就能收到管理员代收的货款,信用风险降低。另一方面,买方如果收到假货、劣质服务,可以在“常见骗局”版块发帖向管理员投诉,管理员在客观仲裁后,如果属实,便归还买方预交的货款,永久禁止骗子再入市场。

消费者买得安心,黑客卖得放心。市场的良性结构带来了各方的互利共赢。

黑客福利水平的进步激发了生产积极性,更多的数据被盗取、供给,直接导致了销售价格下降,我们的隐私也就越来越不值钱

某站的泄漏数据报价,平均一下每个人的隐私也就4分钱

在暗网中文论坛,一个信用卡数据只要几块钱,但在国外的黑市上能卖到5美元~20美元不等。

隐私的廉价性随即也促使零售业的兴起。

与商家交流了下,想要一个人的全套隐私,需要支付1000元左右的人民币

从批发到零售,暗网数据产业链的闭环,形成了一系列衍生服务——毒品、杀手雇佣、信用卡盗刷、黑客补习班、杀手课堂……

玲琅满目的暗网市场

04 无名帝国正在升起

市场版块带来了就业和GDP,坛主和管理员负责维持秩序,每个匿名的用户是在国度中寻找机会的居民。

而这个国度的统治者又是谁呢?

通过追溯错综复杂的利益链,不难发现真正的统治者是幕后有能力购买服务和商品的金主,在这个难以监管的地带,金钱像解禁的路西法般被赋予了更大的权力。

在这个没有法律监管的论坛,11个比特币,54万元,一条人命

购买信用卡资料,外包黑客团队,联系境外赌场合作,盗刷取现;

购买隐私信息库,数据分析,选出最大效益群体,以此影响消费者决策;

或者雇佣杀手,结合猎物隐私,定制刺杀计划。

只要以数据为核心,通过不同的功能拼装,金主的比特币便能买到各色定制服务。

至于他们心灵上的痛苦,可以选择购买暗网的宗教服务来开光、祈福,使灵魂得以救赎。

同样的,如果想让别人心灵痛苦,周遭不顺,可以在暗网花钱给仇家下降头。

在这个国度,金钱是唯一的选票,撑起资本的王座。

暗网和比特币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旗帜和去中心化的前线,但又一次验证了历史的螺旋性,新自由主义的践行带来了新不自由,没有公众监管的暗网论坛却将资本奉为新中心。

暗网之所以兴起,来自于其源源不绝的廉价隐私,这与我们对隐私权保护的无意识有关。

面对每次APP隐私权限的请求、每份安装程序的用户协议、每个雷同的账户密码,用户每次不假思索的确认、敲击,都为这个“脱法”帝国添砖加瓦。

如果摧毁这个帝国能被视为一场革命,那么这一次抗争不需要流血和牺牲,只要:

  • 不同账户设置不同密码;
  • 用2分钟认真看用户许可;
  • 不要给APP太多隐私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