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人口危机是这几年的热门话题。

提到人口,你可能最快想到的是实施三年有余的全面二孩政策。为了让大家生孩子,辽宁省政府近日印发了《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透露将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要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奖励,说明辽宁的人口危机已经非常严重。6月发布的《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也显示,2017年中国新出生婴儿数继续减少,由2016年的1846万人降至1758万人,中国生育率下降的趋势依然没有得到明显改变。

生育率下降,人们没有生育意愿。不管是经济压力过大,还是长期计划生育带来的后果,不想生孩子都需要采取避孕措施。不过,避孕举措亦分优劣,一定程度上,缺乏性教育的中国人,还在错误的避孕道路上越走越远。

受伤的女性,被误解的避孕药

回溯二十年来的《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中国各地不同避孕方式的使用率增减不一,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宫内节育器的使用,以及避孕药使用的持续走低。

(向右滑动查看2006年数据)

(点击查看大图)

在1996年的统计中,中国各地区居民最常使用的避孕方式多为“宫内节育器”和“女性绝育”。宫内节育意味着将节育环放置在子宫腔内借此避孕,而女性绝育则是一场将输卵管结扎的手术,它们的出现都与计划生育政策的施行有关。

X射线照射显示白照射者安装有节育器。 /Wikipedia

到了2016年,女性节育虽然在部分省份有所降低,依然是主流的避孕方式之一。有趣的是,同样是结扎避孕,结扎的通常都是中国女性,而不是男性。此外,宫内节育器因为高效、经济,使用并未减少。

(点击查看大图)

在过去,不少女性体内的节育环还是不锈钢金属单环,在体内最多只能放置二十年。但是由于缺乏宣传教育,那些过了年份又没有取出的节育环,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用疼痛和流血问候着许多上环的中国女性。

而取环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由于子宫和宫颈口萎缩,老化的节育环可能长进肉里,严重的甚至需要进行手术才能取出来,无异于对女性的摧残。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避孕药。在90年代,避孕药的使用已处于低位,大部分省份的使用率不过在1-3%之间,而如今最常见的避孕套的使用率在当时也多在10%以下。

国外某品牌避孕套生产车间。 / 视觉中国

进入新世纪,避孕套使用的迅速提升,在北京、上海、浙江等经济相对发达的省份,避孕套开始成为方便、快捷的避孕手段,甚至在2016年的统计中达到了50%以上的使用率。与之相对应的是避孕药,在2016年,它在多数省份的比率已不足1%,早已远在主流避孕方法之外。

这是一个奇怪的反差,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说避孕药是被误解、冷落的原因。根据联合国发布的《全球避孕用具使用趋势2016》,英国、瑞典等多个发达国家对于避孕药的使用都在30%以上。

(点击查看大图)

而WHO公布的各避孕方法的珀尔指数显示,与宫内节育器和避孕套相比,避孕药具有更高的安全性。这意味着,多数中国人所采取的避孕措施,其实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避孕药在中国的低使用率,主要还是与“避孕药有害”的刻板印象有关。诚然,避孕药在发明早期,的确有副作用的存在,但当前在市场上能买到的相关药品,其危害已经降至极低(除带“紧急”标志的避孕药因成分不同,对部分人群尚有较多副作用之外)。可即便如此,避孕药在中国不太好的“名声”,在短时间内,也难以发生改变。

延伸阅读:点击图片查看

人流之痛

尽管中国人对避孕工具三缄其口,但并不妨碍满大街都是妇科医院打的人流广告。那么中国的人流状况到底怎么样呢?

考虑到避孕药较高的安全性,多数学者相信,其使用率与一个地区的人流率(即人工流产率)会呈负相关。而根据卫计委在2016年公布的数据,中国已成为世界上人工流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25岁以下女性占47.5%。

接受人流手术的女性中,流产次数大于两次的占55.9%。《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7)》也指出,在各省进行的节育手术中,人流通常占据了一半的比重,其中,北京、天津等地的占比甚至已在七成左右。

(点击查看大图)

作为避孕措施失败后的补救手术,人流手术自诞生起就伴随着伦理争议,许多人认为,它的背后代表着人类对胎儿生存权的剥夺,因此,它并不被多数国家推荐或者允许。不过在中国,这似乎并不是问题。

在1980年,一胎政策强制执行后,中国的人流手术数量达到了顶峰,但在二孩已全面开放的时期,人流率尽管有所下降,但是仍居世界高位。这其中的原因,除了人们的生育意愿下降之外,或许便与我们所提到的避孕方法的选取紧密相关。

2013年9月26日,郑州市二七广场,三名女子举着牌子宣传:不要把人流当避孕。 / 视觉中国

缺失的性教育

当避孕药的使用持续走低、人流数量居高不下,问题回到了原点——性教育。

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于性总是讳莫如深,由此导致一个吊诡的现象是——电视报纸上的人流广告总是铺天盖地,但来自学校、医院等专业渠道的性知识的普及却相对失语。这无可避免地给人一种侥幸心理,那就是哪怕你不采取正确的避孕措施,你也可以用人流的方法弥补。

根据北京大学在2010年公布的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查报告,有约半数的青少年在第一次性行为时未采取任何避孕举措。仍有三成学生不知道可以用避孕套和避孕药来避孕。

(点击查看大图)

之所以选择一份2010年的调查报告,也正是因为在此之后,并没有更多的机构进行有关青少年性知识的全面调查。而经常出现在社会新闻中的,是家长抗议性教育教材,和许多人对性教育的污名化。

当性教育缺失的时候,“小黄片”便成了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轻人的老师。然而影片中传递的性知识往往存在很大的偏差,甚至有可能对身体,尤其是女性的身体造成伤害。

学到科学的性知识和避孕方法,既是爱自己,也是爱别人。中国女性既不需要结扎,也不需要在体内放一颗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