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川普上台至今一年半,全球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大家看法一致的,——他正在改变世界,颠覆传统。也因为如此,他获得了美国人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和NBC News 所做的民调,这份民调从15日开始调查,川普的支持率比6月时上升1个百分点至45%,是他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最高的民意支持。

川普大我三岁,我们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在美国读完MBA 课程的,那时候,MBA 课程中的主流思想,是Peter Drucker 提出的目标管理(MBO,management by objectives )概念。四十多年来它被广泛的使用。它有另一个互用词叫MBR (management by results) 有人把它翻译成:结果管理,套一句比较通俗的用语,“只看结果,不谈过程”。或者说,“为了达成目标,不择手段”。今日,我们细看川普的所作所为,其细腻之处,正是反映这一种思想的登峰造极。

中国人比较喜欢谈“毛泽东思想”,习主席是共产党接班人,毛主席思想的执行者,今日,两种思想相互碰撞,最后谁会胜出,这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川普很早就出名了,他在40 岁的时候就是美国地产界的大亨级人物,当时,他甚至不掩饰的表示:他想竞选美国总统。只可惜,当时时机不成熟,人民还没有接受商人当总统的准备。可是,又有谁知道?就在前年,他时来运转,阴错阳差的登上了总统宝座。

我们再回想30 年前,他接受电视采访时的态度:“坚决反对日本对美国的大额出超”(那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还谈不上崛起)后来日本被雷根的一纸《广场协议》给打残了,从此衰退三十年。川普自称是雷根的忠实信徒,要求中美贸易平衡,这本来就是意料中之事,可惜中国外交部,和习主席身旁的御用术士们,判断错误,他们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是:选举时说一套,选上后会另一套”因此,没有做足准备,未雨绸缪,丧失了制敌先机了!

川普是一个商人,他要搞公平贸易,本来就是预料中之事,在商言商,做生意,你来我往,你卖给我的东西多,买我的东西少,短时间内还行,但长时间后,我欠你的钱越来越多,这种情况终究不能长久,所以川普说,以前笨蛋政府留下来的错误,我是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这种说法也正反映了美国人对今日大笔外债迫在眉梢不能不解决的无奈,中国反对,有用吗?除非你能帮美国提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中国现在每天骂川普是一个“贸易保护主义者”,其实这是上了川普的圈套。川普是个商人,我不认为他会是一个贸易保护主义者,他要求增加关税,其实是以退为进,他最终目的是追求全球市场的全面开放。(回到我上面所说,不能只看过程,还要看它将来的结果)

坦白说,这一招还是蛮管用的。

他逼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四月21 日的博鳌亚洲论坛发表主旨演讲中承诺 “中国将进一步开放经济,并降低汽车的进口关税。”他在论坛上同时表示,“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今年要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如果没有美国咄咄逼人,中国会开放市场?但是,美国没有因此松手,美国还在等待中国做更多的退让!这才是高手对招。

川普的贸易战并不是仅仅针对中国,对欧洲,日本,韩国,也没有手软,除对各国出口美国的钢铁和铝加征25% 的关税外,上周同时要求欧盟在汽车进出囗上必须和美国同等关税,(目前欧洲车出国到美国,美国徴收2.5% 的关税,美国车出口到欧洲,却要付10% 的关税)。

美国对欧盟、日本、韩国本来的意思是想安抚一下中国:“不必太介意,贸易战不只是针对你而已”。谁知竟然有些中国的智囊团认为有机可乘,想见缝插针,因此提议:联合欧盟,抵制美国,其实,这又中了川普的计。

欧盟对中国目前对进口产品处处设限,还要求拿出技术交换投资,….. 等,早已怀恨在心,袛是敢怒而不敢言。现在,中国要联盟,先给我们一点好处吧!但中国若一开门,等于对全世界开放,这岂不是用欧盟的手帮美国推开了大门?

从贸易战一开始,中国舆论就把箭头直指川普,认为:祗要不买黄豆,美国豆价大跌,影响川普期中选举,他就会跛脚下台。其实这是不懂美国人的烂招,在民主国家里,你再怎么不喜欢川普,但总统是大家选出来的,要骂也祗能美国人自己骂,外人是不容置喙的。

你反看人家川普多绅士,明明要打仗了,还直夸习主席是一个好领导,还说:He is my friend, I like him very much, 这有点类似三国演义中的一????故事:

诸葛亮和司马懿在五丈原对恃。有一次,诸葛亮派使者到魏营去挑战,司马懿挺有礼貌地接待使者,跟使者聊天,说:“你们丞相公事一定很忙吧。近来身体可好? 胃口怎么样?”虽然这话中是带有目的性的虚伪,但却令人感到很温馨。大国对恃,本该如此,何必要说置人于死地呢?(未完,下周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