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上台至今一年半,全球對他的評價毀譽參半,但是有一件事情卻是大家看法一致的,——他正在改變世界,顛覆傳統。也因為如此,他獲得了美國人的支持,據華爾街日報和NBC News 所做的民調,這份民調從15日開始調查,川普的支持率比6月時上升1個百分點至45%,是他就任美國總統以來最高的民意支持。

川普大我三歲,我們幾乎在同一個時期在美國讀完MBA 課程的,那時候,MBA 課程中的主流思想,是Peter Drucker 提出的目標管理(MBO,management by objectives )概念。四十多年來它被廣泛的使用。它有另一個互用詞叫MBR (management by results) 有人把它翻譯成:結果管理,套一句比較通俗的用語,“只看結果,不談過程”。或者說,“為了達成目標,不擇手段”。今日,我們細看川普的所作所為,其細膩之處,正是反映這一種思想的登峰造極。

中國人比較喜歡談“毛澤東思想”,習主席是共產黨接班人,毛主席思想的執行者,今日,兩種思想相互碰撞,最後誰會勝出,這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川普很早就出名了,他在40 歲的時候就是美國地產界的大亨級人物,當時,他甚至不掩飾的表示:他想競選美國總統。只可惜,當時時機不成熟,人民還沒有接受商人當總統的準備。可是,又有誰知道?就在前年,他時來運轉,陰錯陽差的登上了總統寶座。

我們再回想30 年前,他接受電視採訪時的態度:“堅決反對日本對美國的大額出超”(那時中國剛剛改革開放,還談不上崛起)後來日本被雷根的一紙《廣場協議》給打殘了,從此衰退三十年。川普自稱是雷根的忠實信徒,要求中美貿易平衡,這本來就是意料中之事,可惜中國外交部,和習主席身旁的御用術士們,判斷錯誤,他們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是:選舉時說一套,選上後會另一套”因此,沒有做足準備,未雨綢繆,喪失了制敵先機了!

川普是一個商人,他要搞公平貿易,本來就是預料中之事,在商言商,做生意,你來我往,你賣給我的東西多,買我的東西少,短時間內還行,但長時間後,我欠你的錢越來越多,這種情況終究不能長久,所以川普說,以前笨蛋政府留下來的錯誤,我是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這種說法也正反映了美國人對今日大筆外債迫在眉梢不能不解決的無奈,中國反對,有用嗎?除非你能幫美國提出一個有效的解決辦法!

中國現在每天罵川普是一個“貿易保護主義者”,其實這是上了川普的圈套。川普是個商人,我不認為他會是一個貿易保護主義者,他要求增加關稅,其實是以退為進,他最終目的是追求全球市場的全面開放。(回到我上面所說,不能只看過程,還要看它將來的結果)

坦白說,這一招還是蠻管用的。

他逼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四月21 日的博鰲亞洲論壇發表主旨演講中承諾 “中國將進一步開放經濟,並降低汽車的進口關稅。”他在論壇上同時表示,“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中國將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今年要加快保險行業開放進程,相當幅度降低汽車進口關稅。”如果沒有美國咄咄逼人,中國會開放市場?但是,美國沒有因此鬆手,美國還在等待中國做更多的退讓!這才是高手對招。

川普的貿易戰並不是僅僅針對中國,對歐洲,日本,韓國,也沒有手軟,除對各國出口美國的鋼鐵和鋁加征25% 的關稅外,上周同時要求歐盟在汽車進出囗上必須和美國同等關稅,(目前歐洲車出國到美國,美國徴收2.5% 的關稅,美國車出口到歐洲,卻要付10% 的關稅)。

美國對歐盟、日本、韓國本來的意思是想安撫一下中國:“不必太介意,貿易戰不只是針對你而已”。誰知竟然有些中國的智囊團認為有機可乘,想見縫插針,因此提議:聯合歐盟,抵制美國,其實,這又中了川普的計。

歐盟對中國目前對進口產品處處設限,還要求拿出技術交換投資,….. 等,早已懷恨在心,袛是敢怒而不敢言。現在,中國要聯盟,先給我們一點好處吧!但中國若一開門,等於對全世界開放,這豈不是用歐盟的手幫美國推開了大門?

從貿易戰一開始,中國輿論就把箭頭直指川普,認為:祗要不買黃豆,美國豆價大跌,影響川普期中選舉,他就會跛腳下台。其實這是不懂美國人的爛招,在民主國家裡,你再怎麼不喜歡川普,但總統是大家選出來的,要罵也祗能美國人自己罵,外人是不容置喙的。

你反看人家川普多紳士,明明要打仗了,還直誇習主席是一個好領導,還說:He is my friend, I like him very much, 這有點類似三國演義中的一????故事:

諸葛亮和司馬懿在五丈原對恃。有一次,諸葛亮派使者到魏營去挑戰,司馬懿挺有禮貌地接待使者,跟使者聊天,說:“你們丞相公事一定很忙吧。近來身體可好? 胃口怎麼樣?”雖然這話中是帶有目的性的虛偽,但卻令人感到很溫馨。大國對恃,本該如此,何必要說置人於死地呢?(未完,下周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