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从台湾飞往上海虹桥,参观国家会展中心正在展出的“未来网路科技展”。

我已经四、五年没有到上海了,旧地重游,逛逛南京东路、外滩、到城隍庙吃个汤包,到昆山看一些台商老朋友,这是了解中国经济发展近况的好办法之一。不是吗?

整体感觉,上海已经定型了,除了在像虹桥机场,这样的郊外,你还可以看到还在盖房子外,像南京路、陆家嘴,外滩、徐汇等市中心,处处高楼林立,能盖房子的地方已经很少了,这代表着一个城市已经完成了他的成长期,接着是“看他高楼起,看他宴宾客”,上海要进入它的壮年期了。

不要说上海,整个中国的经济也慢慢地进入成年期的定型模式。30年前,我第一次到中国,那时候,市场上资金缺乏,没有技术,你只要拥有其中的一项,就算祗会做面包,开几家连锁店、都可以赚到钱。但是现在,那个机会已经消失了。中国现在有钱的人比比皆是,年轻人每一个人都在想开店做生意,在会展中心,遇到一位农村出来的小伙子,他都跟我讲,他想拿个几十万元出来,开个科技公司。中国现在,衹要你有好的idea , 或者新发明,就有人愿意淘钱。资金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以前,海外华人,在海外看到一个做生意的新观念,把它山寨到中国去,也可以赚到钱。可是,现在各地山头林立,英雄好汉各据一方,留给年轻人的空间有限,如果没有专利的技术,第二天就有人“再山寨”。所以,现在的年轻人,祗能在大山头之下,开个淘宝店。或者缴一笔费用,加盟大企业,帮别人赚钱了。

以前,中国整个社会充满了创业的机会,每一个人雄心勃勃,都想自己闯一翻天下。现在的年轻人,想的是,如何搞一点东西出来,然后从天使基金那里换一笔钱。天使基金想的则是,如何把你的概念加以包装,IPO 上市,从市场上圈一笔钱进来。“赚快钱”已经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目前共同的目标,因为市场转换太快,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大家都在想,丧失了今天的机会,明天就不会再来了。上一代的人赚钱太容易,钱来得太快,我们如何能要求下一代的人“一步一脚印”按部就班地去做?

参观完展覧,乘高鉄南下深圳。顺道到杭州去看一位台商老朋友,他是搞婚纱摄影的,很早就到中国,也赚了钱,是他们这群人把婚纱摄影概念带入中国的,这个行业和澳洲不同,澳洲搞这种玩意儿的人不多,但是在中国,这可是一个大行业,几乎每个人结婚都是要拍婚纱照的,而且动辄几万元。但是,他告诉我,现在不行了,大家把这个行业做烂了!

由于门槛低,一个摄影师买一架高档一点的相机,找个化妆师配合,再加一个助手,就可以做生意了,由于大部分是拍外景,连店面都可以不要。竞争的结果,是价格大幅下跌,最后,每一个人只能靠“后期”来骗一点钱,什么是“后期”?说好,拍100张相片,摄影师却拍300 张,然后跟你推销,这一张也好,那张也不错。一般新婚夫妇总是这样想,一生就这么一次,好不容易拍到几张好照片,为什么要放弃?很多人就这样上了贼船,但现代人精了,这招已经行不通了,现在影楼打的广告是“绝对没有隐形消费”,这下子大家更没有钱赚了。

从杭州南下福建晋江,去看一位开鞋厂的老朋友,在动车上认识了一位返鄕的年轻人,上海复旦毕业,在杭州一家科技公司当白领,他说要回泉州去发展,我问他难道泉州会比杭州好?他说,也不是,虽然杭州的工作一个月也有万把块收入,但扣除房租,生活费用,实在存不了钱,买房更是不可能了!现在杭州的房子一套五、六百万,他很多同事把累积的财富都投入房地产,还背负三、四百万的贷款,一辈子为那套房卖命,他认为不値得,放弃了!

中国的高价位房地产正在吞噬年青人的肉体,消费年轻人的灵魂!

到了晋江,看到这位老朋友愁眉苦脸,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中美贸易战恐怕会把他的生意搞跨了!做鞋子,利润本来就很薄,三到四%,主要靠退税,现在美国要加征10% 的税,生意实在无法再做下去了!

 

鞋子主要原料是PU 和PVC , 原料掌握在中石化、中海油手里,要他们降价?想都别想,已经盘据在山头的土匪会把口中的肥肉吐出来吗?

所以我说:在已定了型的中国政治、经济、社会中,穷人要翻身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