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奶粉事件责任人孙咸泽升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总管疫苗!!然而,三聚氰胺案爆料人蒋卫锁遇袭身亡。。。

有那么一个地方正义不再正义了,英雄——那些真的猛士——时时流泪又流血。爆料’地沟油’的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身中10余刀被惨杀;’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高敬德在北京被派出所接走,3天后离奇死亡;’皮革奶’风波,中央电视台主持赵普因告诫’不要再吃老酸奶和果冻’而被淡出将近半年;爆料毕节五名流浪儿童被冻死的记者李元龙也不知去向;爆料’三聚氰胺’事件,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蒋卫锁遇害;六年前记者王克勤发现了疫苗问题,并发表了长篇调查报告。然后,他被下岗了;而报道疫苗问题的总编辑包月阳,后来被免职了……一个个血腥的事件,令我们如此揪心,胸闷至心痛。

对于这种非正常的社会现象,我一直在纳闷,我们这个社会到底是哪一股势力如此之强大,强大到可以无视社会正义,可以蔑视汹汹的民意,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保护恶人,捂盖坏事?我更不知道,这股力量悠悠的底气,到底是谁赋予的,竟然强大到可以逆天,不惜站到民众对立面上来。

我不敢揣测,恕我胆怯,我要苟延残喘,还要苟活于这个世界,毕竟我有家有室,只能选择呼吁,坚守良知,理性爱国,沉稳做事。我知道,更多的人与我一样,选择沉默,选择等待。然而,我们沉默恰恰是对邪恶的纵容,等待来的结果恰恰是李翔和蒋卫锁之死,而孙咸泽等人反而升官发大财,我们却变成了这个社会邪恶势力的帮凶,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我们这个社会啊,如今真的谈不上什么进步的,做好人的成本太高,做英雄的代价太大。社会的新闻导向,越来越畸形化,或无厘头化。理想在新闻联播上得到’高富帅’般丰满,现实在网络新闻里顷刻’低矮挫’般骨感。这一厢,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了,什么拍了35次掌,手拍麻了;流了5次泪,泪流干了;1000次生在中国,1000次死在中国,简直爱死中国了……一片歌舞升平,中华盛世景象;那一厢,打开电脑看社会新闻了,诸如什么乳业打假第一人蒋卫锁遇害了,发布毕节5流浪儿童冻死的李元龙被当地警方控制了,云南彝良农妇因跪访总理被拘留了,爆料重庆官员不雅照曝光的朱瑞峰似遭到报复……貌似我们的国家,已然听不进一点真实的声音,对待自己的人民,特别是说真心话、办良心事的人越来越发狠。徒徒地要求人们永远生活在新闻联播的新闻通稿中,生活在谎言中,像猪一样,被安排,被幸福,最后被屠戮 ……

到底哪一个中国是真实的?

面对全球只有中国大陆才会发生怪象!我只是想问:我们的政府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对于蒋卫锁之死,公权力是否意识到打假英雄的危险,并提供了安全保护?是谁打死了他?幕后操作者是谁?当地公权力有责任吗?社会不能为讲真话的人提供保护,那么公权力到底在保护谁?这一切都是我要等待的答案。对于孙咸泽之流的升迁,公权力是否意识到让这些人担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具有多么大的危害性!如果在韩国,他在就应该下跪,在日本他应该切腹,在朝鲜他会被炮决!

我也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也在等待这个答案!因为大家都渴望生活在真相之中,哪怕真相是无比肮脏,无比丑陋,无比冷酷……只要是打假英雄,只要是揭黑人士,我们整个社会都有责任保护他们,而且政府首当其冲,因为这些人代表着这个社会良知,是我们这个社会正能量的化身。他们的被迫害,甚至被谋害,这是对正义公然的挑衅!这是对良知野蛮的强暴!

纵观我大中华连牛奶问题都解决不了,连儿童的疫苗安全问题都解决不了,祖国的儿童喝奶靠进口,打着毒疫苗,还叫嚣着把日本灭了,在此我表示很担忧!纵观我大中华坏人纷纷升迁,连英雄都没有去保护好,让他们流泪又流血,还叫嚣着中华民族复兴,我表示非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