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得肝病住進醫院,感受是:我病了,社會也病了。又有這樣一篇同名的文章,薦給你看看。

《我病了,社會也病了》 這是前幾天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當我躺在醫院重症監護室病床上的時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覺。我的冠心病發作,兒子不顧一切地及時把我送到了醫院,贏得了寶貴的搶救時間,使我死裡逃生。在醫院搶救了五天,自費花了十五萬塊錢,如果加上公費恐怕要接近三十萬塊錢,我這條生命的代價太大了。恐怕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是很難承受的。妻子和兒子毫不猶豫地接受了。 這場大病使我象做了惡夢一樣,領略了醫院現實的利益熏心和醫生大愛無疆的品格。我真的感愛到了我病了,這個社會也病了……。

一、現實的醫療體制,醫院不是救死扶傷的組織,而完全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等價交換的企業。沒錢別到醫院來,拿不出錢就是等死。我被抬到急診,押了五萬塊錢後,被推進了重症監護室,醫生全力實施搶救。先是與家屬簽了病危通知書。然後就是開了一本書厚的單子,送到各個窗口。半夜,醫生出來通知家屬再交五萬元,不然就停止搶救,醫院的制度非常明確,錢不到帳,藥房的葯拿不出來。經過一夜的搶救我蘇醒了,看到醫生們彼勞的樣子,我向他們微笑地點頭示意。我旁邊的一個老頭,半夜沒有籌集到錢,一早死了,推了出去。早晨接班的醫生嘆氣地說,先打上藥嘛,也不至於這麼快就死了呀?人被推了出去。 一早又一個老太太被推了進來,開出去的單子遲遲沒有拿回來,大夫們都在那束手無策地等着。沒過半小時,大夫發現人已經不行了,被推走了。看着兩個人的生命就這樣完結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原來醫院是這個樣子,這不是在治病,這是要錢、搶錢啊?醫院是治病的地方,沒想到病得比我還嚴重。

李红:相伴余秋雨14年却抵不过新欢,独自承受泪水给女儿一个家

 二、醫院成了某些人圖財害命的印鈔機。現存的醫療保險,包括大病保險,只能維護基本醫療。而對我這樣的重患者,只能是杯水車薪。治療的藥物多數報銷不了,完全靠自費。住院第三天,我在頭兩天做了介入溶栓手術以後,突然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狀況,我的血壓急聚下降,高壓降到了50-60,心律梯波嚴重失常,院長、主任都來了,實施搶救,打了兩針強心劑以後,高壓才上到80,一會又下來了。我在昏迷中聽主任和院長說,這個人不行了,通知家屬準備吧!第二份病危通知書又發到老伴和兒子手裡。老伴和兒子失聲痛哭,雙雙跪在院長面前。這時院長冷靜地說,唯一的辦法就是找線上人弄到一種進口葯,打上能差不多。兒子忙說,請你們幫忙有重謝。老院長嘆了一口氣說,這是你家屬有錢,不然這個人就沒了。兒子馬上去銀行取了五萬塊錢現金。等了不到一個小時,醫生把我兒子叫了進去。當面拿出了德國進口的針劑,收了五萬塊錢的線人揚常而去。我注射了三針後,血壓、脈博都正常了,我也蘇醒了。醫生臉上露出了微笑。第二天一早我被推出了重症監護室。後來,醫生告訴我,每個醫院都有線上人,你正當渠道弄不到的葯,他們隨叫隨到。葯價是出廠價的十幾倍以上不說,一次出場就收兩萬現金。這些人就是發這個不義之財,他們掙錢太容易了,醫院就是他們的印鈔機。

三、醫院的帳沒個看,更沒法問。每天早晨護士都拿着厚厚的帳單讓你看,讓你簽字。醫院是各項手續齊全,看到密密麻麻的用藥和檢查儀器設備,患者根本看不明白。你要是問她,馬上告訴你找醫生。反正為了治病救人,沒有什麼可講的。家家醫院都是如此。

四、如此緊張的醫患關係,使醫生說話謹小甚微,不敢說一句過格的話,不承擔任何責任。醫院這種體制,醫生也沒辦法,他們每一個治療方案都爭求患者家屬的意見,每用一種自費葯都要同家屬打招呼,爭得同意後才能採用。很怕患者及其家屬怪罪他們。病人在眼前,需要急救,他們也不敢越雷池一步。這種醫患關係簡直讓人桎息。

五、中國知識分子的品質和醫德及做人的良心,是醫生的主流。我要出院回家了。為表示對院長一句話,讓我揀回了一條命的感謝,孩子用紙包了兩萬塊錢現金,趁一早院長查房時送給他。只聽院長長嘆了一口氣說:“孩子,你把錢收起來,回去給你父親買點好吃的吧。你們花了那麼多錢,總是揀回了你父親一條命,不容易啊?你別看這個社會病了,醫院病了,可是我們醫生沒有病”。

這一席話真是讓我感概萬分。 我病了,這個社會更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