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正確,我們的努力才有價值

特別討厭那些“窮人窮都是因為窮人不努力”的說法,他們既消解了真正窮人的奮鬥,也給窮人加上了一道原罪。

導語:

當時朋友圈正被“逃離北上廣”刷屏。

雖然挺喜歡那個活動,但我也很清楚,對於大多數都市人來說,逃離北上廣是一個只能作為精神烏托邦卻很難真正實施的事情。畢竟只有北上廣承認他們的努力,才讓他們有觸及到另一種生活另一種經濟層面的階層的可能。

而在這種意義上,本身就出生在大城市,本身是否生長在富裕家庭,所謂原生家庭的影響對一個人來說,是一輩子的。

所以我特別討厭那些“窮人窮都是因為窮人不努力”的說法,他們既消解了真正窮人的奮鬥,也給窮人加上了一道原罪。

然而貧窮並不是罪孽,而是一種不幸。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想要貧窮。

周圍常常聽到有人持有這麼個論調:

“我們為什麼要交這麼多的稅去養群人,那些窮人自己懶,所以窮,卻要我們負擔。憑什麼?你弱你有理咯?”

而在號稱“中產階級聚集地”的知乎,前兩天也有人問出了這麼個問題:

是否應該取消對窮人的補貼和福利以激勵他們上進?

我當時的回答是:

總有那麼一二三四個逗貨否認階級壁壘的存在,認為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不夠努力。

這樣的人要麼傻要麼壞。

從小富裕的人常常覺得自己現在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得來的,而只有出生貧寒的人才知道一個好的家庭究竟有多麼重要。

但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那些真正成功的人,無一不承認原生家庭對自己的重要性。

比如著名投資大亨巴菲特曾經這樣說:

“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各方面的條件就很優越。我的家庭環境很好,因為家裡人談論的都是趣事;我的父母很有才智;我在好學校上學。我認為,我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這非常重要。可以說我在恰當的時間出生在一個好地方,我抽中了‘卵巢彩票’。”

1

先說兩個故事。

晉惠帝執政時期,有一年發生饑荒,百姓沒有糧食吃,只有挖草根,食觀音土,許多百姓因此活活餓死。消息被迅速報到了皇宮中,晉惠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聽完了大臣的奏報後,大為不解。“善良”的晉惠帝很想為他的子民做點事情,經過冥思苦想後終於悟出了一個“解決方案”曰:

“百姓無粟米充饑,何不食肉糜?”

美國廢除黑奴前,美國南方種植園的白人奴隸主特別喜歡榜出一個黑人模範,說他辛苦工作,任勞任怨,所以每個月可以多獲得一些糧食和報酬。而對於那些吃不上飯,對奴隸主不滿的人則批評他們工作不認真,沒法養活自己的家人是因為自己工作不夠努力。

這兩個故事,前一個傻,後一個壞。“為何不取消對窮人的補貼和福利以激勵他們上進”這一問題就兼有前者的傻勁和後者的壞勁。

它不僅把窮人之所以窮完全歸結於窮人不努力不上進,是活該,而且認為只要取消了對窮人的補貼,窮人就會上進努力工作,整個社會的效率就會為之提高。

我想,他們大概是把自己當成奴隸主了。

2

現在很多大學畢業生喜歡標榜自己的痛苦。

比如說早上七點鐘起床去上班,晚上十點才回家,比如說為了考研筆記做了整整一抽屜,一大早去圖書館佔座,把真題集一頁頁翻過去,唰,唰。

可是他們困了可以靠在辦公椅上休息一會,餓了可以去學校食堂吃一頓再回來工作,在溫度適宜的空調房裡,書桌里,電腦前,做着和書籍有關的事情。

這就叫努力,這就叫痛苦了嗎?

太原富士康的流水線員工忙的時候每個小時要加工900個產品,平均每個產品的加工時間不能超過4秒,整整十個小時的上班時間裡,每一秒鐘都必須站在那裡聚精會神地做着機械又重複的工作。很多員工承認,“感覺像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

然而他們不會離開,因為他們知道,富士康就是流水線工廠中的麥肯錫,離開了這裡,他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單位了。幾十米之隔的富士康保安常常羨慕地看着他們,表示自己也想去做工人,但因為犯錯太多,只能來做保安。

2011年,一個普通的富士康工人如果一天只工作10個小時,那麼他的工資是“令人羨慕”的1800元。所以他們平均每周工作時長超過60個小時。

大同黑煤窯的工人的工資就稍微要高一點。每天6點天沒亮就要下去拉煤,一直拉到晚上沒辦法工作了為止。從地下七八百米的地方把幾十斤重的煤運上來,一名工人每天可以得到一百元左右的報酬,大致等於什麼事都不用做的實習生每天的報酬。除了工作環境艱苦,工人們還要面對礦難塌方,老闆拖欠工資,自己身體扛不住等風險。即使如此,在被問到是否辛苦時,從四川農村來的陳姓工人還是這樣說:

“這裡比在家鄉要好上10倍,這兒干一年,比得上在家鄉干6年”

珠穆朗瑪峰腳下的夏爾巴人為來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提供嚮導服務。他們為登山者背負行李輜重,遇到危險的難以翻越的障礙搭人牆讓僱主通過。這樣他們每年可以賺取4000美元的工資。為了這換算成人民幣4萬元不到的收入,許多夏爾巴人都死在了登頂珠峰服務的路上。

“我的朋友和兄弟都死了,事實上最後能活下來都靠運氣。”夏爾巴人巴桑說,“這就是我們的工作,也是我們唯一賺錢的方法。”

那麼,當你吹着空調,坐着地鐵,上過大學,用過電腦,在城市裡做着還算體面的工作時,面對着這些為了基本的生存掙扎的底層人民又有什麼立場說“應該取消窮人的福利來激勵他們上進呢?”

你要知道,他們中的不少人,別說識字,甚至連普通話都不會說。而你甚至可以用英語和外國人交流。

有的人可能每天都和中央領導一起去吃打滷麵,有的人可能和正廳級幹部說一句話就能回去吹上半年。

這就叫階層,代表着受到的教育,接觸到的信息,能觸及的圈子完全不同。而以上三點,是影響賺錢的最大因素。

“美國專欄作家芭芭拉·艾倫瑞克在1998年,為了體驗底層美國人民的生活,選擇了六個地方,在不同的城市去打工。為了確保她能真實體驗當地底層人民生活,每到一處她隱瞞自己身份,斷絕和過去朋友來往,全靠1000美元的積蓄開始。不過她還是給自己做了一個決定,必須要有一部自己的車子,否則太不方便了。在美國養車成本真比國內便宜太多,這個有車族一樣可以是窮人。

在這些地區,一個沒有學歷的普通人能找到的工作一般時薪是6~7美元,一天八小時工作下來,也就是50美元,一個月工作25天也就是1250美元。

但是如果想離工作地點近一點的話,往往房租就得佔到600美元以上,這對一個月收入1000多美元的人負擔太重了。

所以她不得不到離工作地點幾十公里的地方租房,但這樣養車的成本,還有吃便宜且沒有營養的快餐,一個月還得400~500美元買食物和汽油。然後,然後就所剩無幾了。
在一個陌生城市最開始找工作的幾天會更難,因為還沒找到穩定的住處,不得不去旅館過渡幾天,這幾天的住宿會很快把1000美元積累耗光,等找到工作,拿到第一筆薪水,錢得趕緊支付房租。

芭芭拉在不同的城市,換了六種工作,有零售,有清潔,有老人服務,但是結局都一樣:

她發現自己陷入一個死局:

1,因為沒錢,不得不住在偏遠地方
2,因為住在偏遠地方,所以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在路上
3,因為花費很多時間在路上,她用於提升自己和發現更好工作機會的時間越來越少
4,為了應付房租和生活成本,她不得不說服自己承擔更多小時工作或者兼職
5,因為花了太多時間做各種勞苦的工作,她漸漸成為一個工作機器,無力做任何其它的事情,直到情緒爆發離開

然後換一個地方,進入下一個循環。

是的,換了六份工作,不管多麼努力,也不能換來一個未來,在沃爾瑪也不行。一個可笑的事實是,她們這些在沃爾瑪做服務的人,買不起在沃爾瑪做促銷的商品。

這就是階層。

當你看到電視劇《歡樂頌》里,曲筱綃滿身名牌出場,一出場她父母就給她在上海買了一套房,配了車,後來還給了她一個大項目乃至一整個公司用來練手。而另一邊的樊勝美則生在一個無底洞家庭,家人不但沒有任何支持,還無限制從她,從她的男朋友那裡索取的時候。

你會發現這就是階層。

當你看到一個貧寒子弟在北京辛苦打拚,最後終於成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拿到20萬每年的稅前薪水,卻因為要還全家人為了供他上大學借的債,照顧卧病在床的老父親而不得不依然每天省吃儉用。而另一個富人子弟僅僅通過出租家裡的房子就年入20萬時。

這就是階層。

當你發現馬化騰的父親是鹽田港公司上市董事,97年的時候開着奔馳給馬化騰做賬。柳傳志的父親是人民銀行,國貿委高層。王石岳父是廣東省副省長時。

你會感到這就是階層。

畢竟有一句話叫做,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有的人,他家就住在羅馬。

3

原先英國人也認為貧窮是因為懶惰,是種罪孽,比如《貧困法》要求接受救濟的窮人必須在貧民工廠(Poor House)幹活,工作條件比普通工廠惡劣得多、獲得的薪酬也低得多。

目的就是刺激這些窮人走出去自食其力。

一位英國教授回憶,他小時候家邊有個貧民工廠,有些老人談之色變、甚至不要走近那裡,看到那房子就魂不附體。他們寧願餓死也不願意進去。

後來經濟危機一來,許多被大家公認勤勞節儉的“體面”家庭也破產,流離失所,和之前那些貧困的人沒什麼兩樣。

終於他們意識到,貧窮不是一種懶惰,不是罪孽。貧窮是一種不幸,需要救助。

一是因為中國的新興中產階級其實和底層的距離並不遙遠。他們往往有着收入不算高但還算體面的工作,辛辛苦苦攢了十多年錢,終於還清了房貸,車貸,成功從一個底層後代變成了一個中產階級,轉而自信心爆棚,喜歡指責世界上的窮人為何不努力工作,改善自己的生活。

其實一場天災,一場人禍或者一場大病就能讓他們上演“一夜之間中產變訪民”的鬧劇。這時他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既沒有很快重新聚集起財富的能力,周圍也沒有真的可以無私幫助自己的中產朋友。自己有的只有一雙勤勞的手,以及不斷辛苦勞動攢下的點點積蓄。

現在這些積蓄沒了,於是中產夢碎,一夜之間中產變訪民。這時他們才像英國人一樣意識到,貧窮離他們這些“偽中產”並不遙遠。

所以啊,救助窮人不但是體現人道主義精神,同時也是救助我們自己。

況且,真把無產者逼急了。聽說過這句話嗎?

“無產者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以上是文章,以下是一些吐槽:

中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興起了一股屠戮底層人民的風氣。

“你弱你有理”,“我為什麼不給你點贊”,“我為什麼不幫助你”“我為什麼不借給你錢”“我為什麼對你見死不救”,“你不過是圈子弱,家裡窮,智商低”,“我為什麼不和窮人交往”,“又窮又丑的男人肯定花心”,“窮人一定也人品壞”

這些文章大行其道,每天每夜都在揭露或真或假的所謂“窮人原罪”,先是把底層人民的心態充分解構,然後明確指出不要和底層人民來往。最近又冒出來“你窮是因為你不努力”這樣的論調,開始誅底層人民的心。

於是那些起早貪黑,為了生存努力掙扎的底層人民就這樣被他們打入了懶惰,貪婪,不值得幫助,沒有智商沒有情商活該滅亡的無間地獄,彷彿把他們打到底層還不夠,還要踩上千萬隻腳才罷休。

這些人我就想問問你們,你們覺得自己位置很高嗎?

如果不是。灰燼與塵埃又為什麼要互相憎恨呢?

文章到這裡就結束了,最後再說兩句。

現在網上的輿論環境不太好,身邊不少有水平,三觀正的朋友都選擇不說話一段時間,於是最近什麼樣的牛鬼蛇神都跑出來跳舞,大放厥詞,說很多很偏激的東西。

其他人我管不着,但我至少希望我的讀者,即使覺得憋得難受,也不要被那些太過偏激的東西帶了節奏,還是應該相信一些符合邏輯,理性,客觀的東西,不要總是凝視深淵,偶爾也看看星空。

無論我們身處什麼樣的環境里,真的還是應該相信正義,相信光明不是嗎?

其實不然,北上廣生活靠實力,但小城市的生活要靠人情,那些背後人情世故壓得他們根本喘不過氣來,還不如在北上廣生活來的自在。

只有經歷過小城市人情世故後才知道,那隻不過是一座圍城,在外面時嚮往能走進去,躺着過完一生,進去了才發現,這種生活也不過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