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熄火了,汽车也卖不动了,两大产业同时熄火,该担心的不是经济“L型”走势,而是“h型”走势。

多年高速增长后,中国汽车行业终于出现了转折点。2018年6月、7月,中国乘用车销量分别下滑了3.7%和5.4%,连续两个月下滑。但是,中国豪华车销量仍然保持较快增长,如果没有贸易战,宝马等豪华车在华销量会更好。

毕竟,在大多数人心中,宝马等豪华车车仍然是身份的象征,昆山“龙哥”就有一辆。有了“宝马男”这个标签,再加上“反杀”的戏剧冲突,昆山“龙哥”以死亡为代价迅速“走红”。这是整个群体的悲哀,我们需要警惕,以前高速发展时掩盖问题会逐步暴露。

 

经济放缓 还债时刻到来!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就进入了下行周期,GDP增速告别两位数增长,下滑了一个台阶,2017年GDP增速为6.9%,2018年GDP目标增速为6.5%左右。

2018年,中美贸易战升级,全球经济蒙上阴影,中美经济前景变得更加黯淡。但是,比经济下滑,更让人头疼的是,经济运作机制失效,资产泡沫和债务危机。

 

金融危机以来,为了托底经济增长,我们分别在08年、11年和14年大规模放了三次水。遗憾的是,放水对经济增长从刺激作用越来越弱,最后一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往靠货币刺激来拉动经济增长的运作机制已经失效。

放水就像吸毒,逆周期调控经济是要付出代价的:大放水过后,中国的债务规模急剧攀升。根据姜超的测算,2008年末中国经济整体的债务率是129%,2011年末升至166%,2014年末升至204%,2017年末升至241%。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居民部门,债务水平都已经达到极限。

 

这些年只有房地产市场一直独秀,房价、房地产投资、房地产消费等,常年保持高增长,侵蚀着整个经济体的活力。任泽平测算过,中国房地产总市值占GDP的比重已经攀升至411%,按照2017年13万亿美元的GDP规模计算,中国房地产总市值高达52万亿美元。卖掉大陆所有房子,足足可以买下整个美国!

当前,我们正站在历史的拐点,无论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还债的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

 

蛋糕不再做大 想多分点只能抢别人那份 

以前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你多分点我少分点还无所谓,横向分配不公平的矛盾被掩盖,毕竟蛋糕越做越大,从纵向看大家的所分得蛋糕的绝对值也都迅速膨胀。

经济高速发展,无论怎么分配,所有人都是赢家。但是,经济增长放缓或者停滞后,蛋糕总规模不再膨胀,不“安分”的人想要获得更多蛋糕,只能去抢占原本属于别人的那份,这个时候分配不均的矛盾就会凸显出来。

从汽车市场,到智能手机市场,再到金融市场,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如果吉利等自主品牌车企想多分一块肉,就必须从德系车和日系车嘴里抢;如果锤子手机想多分一块肉,就必须从华为、苹果、小米、OV等嘴里抢——你的增量,就是他的减量,你赚的钱,就是他损失的钱,同行的关系,也从“友商”变为“敌人”。

A股市场被称为赌场的重要原因就是,垃圾股太多,股指常年不涨,十年一梦,玩儿的都是零和博弈,真正创造价值的公司非常匮乏。

金融领域为什么出现了许多骗局?金融领域收割快,监管松懈或滞后,一群怀拽一夜暴富梦想的人动歪脑筋,收割怀揣同样梦想的人,从P2P到ICO都是如此,庞氏骗局式的财富效应,让我们完全忽略了这些业务最初的目的。

 

2012年,第一轮P2P热潮出现。监管空缺和不完善,产生了惊人的财富效益,吸引了一大批人投身于这个行业。3年内,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P2P市场,平台数量全球第一,交易额是美国的数倍。

风口上,猪都会飞。潮水退去,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裸泳,P2P平台一个接一个倒下。据如是金融研究院朱振鑫统计,2018年上半年,已经700多家停业或出问题,仅7月就有165多家跑路,日均5家以上,维权事件频发,甚至让人闻到了一丝金融危机的味道。

类似的,还有ICO市场。2017年上半年,国内ICO迎来高潮,但直接跑路、项目作假、诈骗、开盘就变现等等事件也频繁发生,整合行业乱象百出。2018年,整个加密钱币市场大幅缩水,据媒体区块律动统计,上半年ICO破发率98.8%,行业进入严冬。

可以说是人性贪婪懒惰,但是没有更好的致富渠道,也是零和博弈的客观因素之一。

 

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同时出现 很危险

消费升级,意味着一部分人富裕了,但蛋糕固定的情况下,这部分新富人群财富来自其他人,进而可以推算出其他人变穷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同时出现了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中产阶级正在消失,他们要么通过“收割”进入“上层”社会,大肆消费升级,要么被“收割”滑落至“下层”社会,被迫消费降级,甚至没钱消费。

 

2018年上半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较去年同期放缓1个百分点,半年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跌出两位数,且5月份增速创下过去15年来的新低。比社会零售销售总额更准确衡量消费情况的是,限额以上零售增速,上半年该数据仅为7.6%,创下1999年以来新低,远低于9.4%的社零总额增速。

大家都没钱买新车了,于是互联网二手转让平台火爆。人人二手车销售业务,净营收达到了4230万美元,贡献了68%的营收业务,使得其平台较2016年同期增长34.5%的营收。大家都没钱了,开始节俭生活,于是低价消费品销售平台火爆,像拼多多一年销售额达到2600亿元,用户数量达3.4亿人。

别听某报瞎说,这根本不是消费回归理性,摆脱虚荣,更看重商品本质,这是没钱消费了。有钱开私家车,谁还乐意挤公交啊。

 

另一方面,高端消费也非常火爆,教育、医疗、旅游等服务类消费持续提升,目前已占我国居民消费支出比重的40%以上。高端消费品、海外购物十分旺盛,上半年化妆品类商品增长14.2%, 运动型多用途汽车(SUV)销售同比增长了9.7%。

所以,这个社会,有一批人富了,也有一批人穷了。西南财大院长甘犁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人均财富基尼系数已高达0.789,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0.4警戒水平。

 

是的,这是贫富差距扩大的结果,是收入分配不均的结果。

身处激荡时代,所有人都身不由己,要么阶层晋升,要么阶层滑落,昆山“龙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龙哥”和他的天安社弟兄,也想实现社会阶层的突破,他们玩儿快手,拍视频,甚至做了微信公众号,希望出名走红,赚大把的钞票。但最后还是以“清场”、“追债”为主要业务,最后以悲剧收场。

这些问题爆发,个体因素绝对占是主要的,但是经济放缓等大环境也难逃其咎,需要引起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