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熄火了,汽車也賣不動了,兩大產業同時熄火,該擔心的不是經濟“L型”走勢,而是“h型”走勢。

多年高速增長後,中國汽車行業終於出現了轉折點。2018年6月、7月,中國乘用車銷量分別下滑了3.7%和5.4%,連續兩個月下滑。但是,中國豪華車銷量仍然保持較快增長,如果沒有貿易戰,寶馬等豪華車在華銷量會更好。

畢竟,在大多數人心中,寶馬等豪華車車仍然是身份的象徵,崑山“龍哥”就有一輛。有了“寶馬男”這個標籤,再加上“反殺”的戲劇衝突,崑山“龍哥”以死亡為代價迅速“走紅”。這是整個群體的悲哀,我們需要警惕,以前高速發展時掩蓋問題會逐步暴露。

 

經濟放緩 還債時刻到來!

2010年以來,中國經濟就進入了下行周期,GDP增速告別兩位數增長,下滑了一個台階,2017年GDP增速為6.9%,2018年GDP目標增速為6.5%左右。

2018年,中美貿易戰升級,全球經濟蒙上陰影,中美經濟前景變得更加黯淡。但是,比經濟下滑,更讓人頭疼的是,經濟運作機制失效,資產泡沫和債務危機。

 

金融危機以來,為了托底經濟增長,我們分別在08年、11年和14年大規模放了三次水。遺憾的是,放水對經濟增長從刺激作用越來越弱,最後一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以往靠貨幣刺激來拉動經濟增長的運作機制已經失效。

放水就像吸毒,逆周期調控經濟是要付出代價的:大放水過後,中國的債務規模急劇攀升。根據姜超的測算,2008年末中國經濟整體的債務率是129%,2011年末升至166%,2014年末升至204%,2017年末升至241%。無論是政府、企業還是居民部門,債務水平都已經達到極限。

 

這些年只有房地產市場一直獨秀,房價、房地產投資、房地產消費等,常年保持高增長,侵蝕着整個經濟體的活力。任澤平測算過,中國房地產總市值佔GDP的比重已經攀升至411%,按照2017年13萬億美元的GDP規模計算,中國房地產總市值高達52萬億美元。賣掉大陸所有房子,足足可以買下整個美國!

當前,我們正站在歷史的拐點,無論是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還債的時刻終於還是到來了!

 

蛋糕不再做大 想多分點只能搶別人那份 

以前經濟高速增長的時候,你多分點我少分點還無所謂,橫向分配不公平的矛盾被掩蓋,畢竟蛋糕越做越大,從縱向看大家的所分得蛋糕的絕對值也都迅速膨脹。

經濟高速發展,無論怎麼分配,所有人都是贏家。但是,經濟增長放緩或者停滯後,蛋糕總規模不再膨脹,不“安分”的人想要獲得更多蛋糕,只能去搶佔原本屬於別人的那份,這個時候分配不均的矛盾就會凸顯出來。

從汽車市場,到智能手機市場,再到金融市場,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如果吉利等自主品牌車企想多分一塊肉,就必須從德系車和日系車嘴裡搶;如果鎚子手機想多分一塊肉,就必須從華為、蘋果、小米、OV等嘴裡搶——你的增量,就是他的減量,你賺的錢,就是他損失的錢,同行的關係,也從“友商”變為“敵人”。

A股市場被稱為賭場的重要原因就是,垃圾股太多,股指常年不漲,十年一夢,玩兒的都是零和博弈,真正創造價值的公司非常匱乏。

金融領域為什麼出現了許多騙局?金融領域收割快,監管鬆懈或滯後,一群懷拽一夜暴富夢想的人動歪腦筋,收割懷揣同樣夢想的人,從P2P到ICO都是如此,龐氏騙局式的財富效應,讓我們完全忽略了這些業務最初的目的。

 

2012年,第一輪P2P熱潮出現。監管空缺和不完善,產生了驚人的財富效益,吸引了一大批人投身於這個行業。3年內,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P2P市場,平台數量全球第一,交易額是美國的數倍。

風口上,豬都會飛。潮水退去,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在裸泳,P2P平台一個接一個倒下。據如是金融研究院朱振鑫統計,2018年上半年,已經700多家停業或出問題,僅7月就有165多家跑路,日均5家以上,維權事件頻發,甚至讓人聞到了一絲金融危機的味道。

類似的,還有ICO市場。2017年上半年,國內ICO迎來高潮,但直接跑路、項目作假、詐騙、開盤就變現等等事件也頻繁發生,整合行業亂象百出。2018年,整個加密錢幣市場大幅縮水,據媒體區塊律動統計,上半年ICO破發率98.8%,行業進入嚴冬。

可以說是人性貪婪懶惰,但是沒有更好的致富渠道,也是零和博弈的客觀因素之一。

 

消費降級和消費升級同時出現 很危險

消費升級,意味着一部分人富裕了,但蛋糕固定的情況下,這部分新富人群財富來自其他人,進而可以推算出其他人變窮了。

更令人擔憂的是,中國同時出現了消費升級和消費降級,中產階級正在消失,他們要麼通過“收割”進入“上層”社會,大肆消費升級,要麼被“收割”滑落至“下層”社會,被迫消費降級,甚至沒錢消費。

 

2018年上半年,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較去年同期放緩1個百分點,半年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跌出兩位數,且5月份增速創下過去15年來的新低。比社會零售銷售總額更準確衡量消費情況的是,限額以上零售增速,上半年該數據僅為7.6%,創下1999年以來新低,遠低於9.4%的社零總額增速。

大家都沒錢買新車了,於是互聯網二手轉讓平台火爆。人人二手車銷售業務,凈營收達到了4230萬美元,貢獻了68%的營收業務,使得其平台較2016年同期增長34.5%的營收。大家都沒錢了,開始節儉生活,於是低價消費品銷售平台火爆,像拼多多一年銷售額達到2600億元,用戶數量達3.4億人。

別聽某報瞎說,這根本不是消費回歸理性,擺脫虛榮,更看重商品本質,這是沒錢消費了。有錢開私家車,誰還樂意擠公交啊。

 

另一方面,高端消費也非常火爆,教育、醫療、旅遊等服務類消費持續提升,目前已佔我國居民消費支出比重的40%以上。高端消費品、海外購物十分旺盛,上半年化妝品類商品增長14.2%, 運動型多用途汽車(SUV)銷售同比增長了9.7%。

所以,這個社會,有一批人富了,也有一批人窮了。西南財大院長甘犁數據顯示,目前中國人均財富基尼係數已高達0.789,遠遠超過國際公認的0.4警戒水平。

 

是的,這是貧富差距擴大的結果,是收入分配不均的結果。

身處激蕩時代,所有人都身不由己,要麼階層晉陞,要麼階層滑落,崑山“龍哥”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龍哥”和他的天安社弟兄,也想實現社會階層的突破,他們玩兒快手,拍視頻,甚至做了微信公眾號,希望出名走紅,賺大把的鈔票。但最後還是以“清場”、“追債”為主要業務,最後以悲劇收場。

這些問題爆發,個體因素絕對占是主要的,但是經濟放緩等大環境也難逃其咎,需要引起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