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严重的全球老龄化让“银发经济”一跃成为市场上最有前途的朝阳产业之一,人工智能的快速崛起和经济全球化又让劳工阶级,特别是发达国家中低技能的中年劳工面临着极大的生存压力,比如美国铁锈地带的工人,这些人可能被迫要进入提前退休的状态。一方面,工作被剥夺导致家庭财富积累不够,另一方面,物价飞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展望未来,这些人纷纷哀叹:何处可以安放我的晚年?

眼界决定境界,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前段时间笔者有幸去马来西亚考察了几天,短短几日的考察让笔者灵犀一动,全球化在把这些中年劳工冲击的七零八落,跌跌撞撞的同时,其实也给他们打开了另外一扇全球化红利之门。

养老全球化会成为一种趋势吗?

好几年前当笔者还在阿德莱德工作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咨询公司的老板,五十多岁,当时他把澳洲公司的一部分职能转移到了菲律宾,然后每隔几个月都会去一趟菲律宾视察他在那里的公司。有一次他回来后,兴奋地告诉我们,他在马尼拉靠海的地方买了一套顶层公寓(Penthouse), 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漂亮的大海,地段一流,但是价格却只有阿德莱德房价的一半,他打算等他退休以后,就带着他老婆和他的狗去马尼拉定居养老。笔者当时很不以为然,作为一个最适合人类居住和养老的国家,澳洲一直是很多东南亚国家人民的梦想国度。菲律宾人,不管老幼,挤破脑袋都想跑来澳洲过好日子,你怎么还跑去那里养老?

几年后笔者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讲的是一个澳洲老妇人,跑到西班牙一个小镇养老,小镇人不多,她是镇上唯一的澳洲人。记者采访她时,她告诉记者,澳洲的生活成本太贵了,在澳洲她根本就买不起房子,而在这里她仅花了65,000澳币就买了现在这栋可以欣赏到老城全景的高大气派的三卧室双浴室大宅子,日常生活费用也极便宜,澳洲政府给她的养老退休金足以支付这些账单,如果这些钱在澳洲则只可以勉强度日。

的确,虽然最近一年来澳洲房价有所回落,特别是悉尼和墨尔本,但是对于众多普通工薪阶级,特别是那些已经步入中年,职场竞争力下滑的无房者来说,在澳洲拥有一套自己的房产依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他们之后的退休生活怎么办?

上面的事例指出了一条明路:出国养老。笔者认为,这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一个趋势,实际上在澳洲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走这条路,据统计,去年约有83,000名退休人员在海外领了退休金,占总数的3.3%,四年内增加了近8%。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出国养老也是一种最经济和最有效率的选择。全球化让全球的资本家赚的盆满钵满,背后的逻辑就是资本的全球流动让他们能够充分利用到各国最廉价的生产要素,比如原料生产国的廉价原料,新兴工业国的廉价土地和劳动力,通过把成本压至最低,达到利润最大化,而那些铁锈地带的劳工由于劳动力的不经济而被资本全球化所淘汰。

与其抱怨社会,自怨自艾,不如拥抱现实,积极寻找出路,这些全球化的失败者(Loser)为什么不能学学资本家,也去充分利用新兴国家的廉价土地和廉价劳动力呢?经济学认为,如果1块澳币在澳洲只能买一个苹果,而在菲律宾可以买一箱苹果,那么你就不应该把这块澳币花在澳洲。与其拿着政府养老金在澳洲当孙子,不如拿着这些钱跑去西班牙当大爷,让这些钱发挥最大经济效用。

养老全球化的限制因素

与资本全球化不同,养老全球化有很多限制,这些限制包括:

护照的全球流动性

与资本的全球流动相比,人的全球流动受限更多,比如西班牙不会在乎输入资本的来源地是澳洲还是非洲,但是对于入境人员,澳洲护照的持有者就会比非洲护照的持有者更容易去西班牙养老。

每年护照指数网都会公布一个全球护照自由流动度排行榜,排名越靠前的护照就越可能享受到全球化的红利,澳洲护照排名第七,表现不俗。当然这只是针对普通人来说,对于富人而言,只要足够有钱,无论拿何种护照,全球流动都不是事儿。

养老金协议

对于普通人来说,政府养老金应该是其退休收入的主要来源,所以人员的全球流动目的国就会被限制在那些和本国签有社会保障协议的国家,居住在这些国家可以直接在当地领取澳洲政府养老金。

目前与澳洲签署协议的国家包括: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智利,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丹麦,芬兰,爱沙尼亚,德国,希腊,匈牙利,印度,爱尔兰,意大利,日本,韩国,拉托维亚,马其顿,马耳他,荷兰,新西兰,挪威,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士和美国。

医疗保险

对于普通养老者来说,能否使用政府公共医疗保险福利(Medicare)也是决定出国养老目的国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目前与澳洲签署双边医疗协议的国家有:比利时,芬兰,爱尔兰,新西兰,荷兰,挪威,斯洛文尼亚,瑞典和英国。

语言和文化的相容性

出国养老者毕竟是要在当地长期生活的,去一个官方语言是自己的母语,主流文化是本民族文化的国家是最佳选择。

 

养老全球化的对策

买房,买房,买房

如果你现在在澳洲还没有房产并且还有购房能力的话,第一个对策就是赶紧在澳洲买房,这会让你未来有更多的退休选择。

澳洲所有生活成本中,房子的费用(比如租房费)是最大的一块。解决掉住的问题后,虽然澳洲其他生活成本也是挺高的,但其余成本具有弹性,均比较容易解决,比如少上几顿馆子,少买几件衣服。

即使最后选择去海外养老,无论到时候是把澳洲房子卖掉,一次性拿到一大笔钱,或者租掉,每月产生稳定的现金流,都会让你在海外的退休生活更富余。

考虑要不要换本护照

如果最后是回中国养老,那么澳洲护照就没有任何优势了,比如回中国不便利,无论是养老金协议还是医保协议,中国皆不在协议国家名单上(羡慕一下我们的邻居印度)。

不过鉴于中国的居住成本和生活成本并没有太明显的优势,所以可能也并不是养老的唯一选项。如果考虑其他国家的话,换一本流动性更强的澳洲护照,对出国养老者来说,还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建议。

购买医疗保险和分红型的人寿保险

如果澳洲政府养老金是你的主要收入来源,那么你选择的范围就只能限制在那些和澳洲签过养老金协议的国家,除掉那些生活成本比较高以及非英语和非汉语国家,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印度和新西兰了,此外由于文化相似,距离相近,韩国可能也是很多人的选择,特别是来自东三省,略懂朝鲜语的同学。而在医疗保险的国家名单中,只有新西兰比较适合咱们中国同学。

所以如果想扩大海外养老国家范围,买一份医疗保险和分红型的人寿保险,同时拓宽收入来源渠道是一个值得现在就开始规划的事情。

中华文化国家

除中国外的世界华人最多国家排名中(按华人人口占当地比例最多),前十名分别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秘鲁和缅甸。按城市排名,前十名分别是:新加坡,吉隆坡,新山,槟城,旧金山,温哥华,多伦多,洛杉矶,悉尼和墨尔本。

排除掉生活成本比较高的国家和城市,适合华人出国养老的国家大多数都位于东南亚国家,而且由于它们距离中国和澳洲都不远,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这些国家分别有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

笔者前段时间正好有幸去马来西亚吉隆坡考察了几天,零距离接触了这个城市。笔者的感觉是它在各个方面都特别像香港(笔者之前在香港工作和生活过一年多时间),它们既有高大上的办公楼区和衣冠楚楚的上班人士,也有特别接地气的老旧小平房和苍蝇馆子杂货店的小伙计,既有品种齐全,包装精致的高档购物区KLCC Suria和柏威年广场,也有走亲民路线,类似全家便利店的KK和168连锁小超市,既有现代风格的会议中心和水族馆,也有中国传统民俗的小寺庙和小道观,既有高高耸立带电梯的现代公寓,又有下面是小卖部上面是走楼梯上去的唐楼,既有窗明几净,彬彬有礼服务生的高档饭店和酒吧,也有脏乱差,赤膊大叔的亚罗街大排档,而且绝妙的是这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东西既完美又和谐的共存于吉隆坡市中心。

但是说到物价,马来西亚和香港则有天壤之别,甚至都便宜过北上广深和中国的一些二线城市,比如去KFC吃一个鸡腿汉堡加一杯可乐,大概在5马币(1马币 = 1.67人民币)左右,路边普通小店吃个简单的午餐或者晚餐,大概也就5-6马币左右,如果去到双子星塔办公楼区的food court吃一顿像样的工作餐,花费大概在15马币左右。马来西亚的交通费普遍也不贵,如果不是去到很远的地方,市内交通也就在2-3马币左右,打的士也基本不会超过20马币。位于市中心一般位置的一室一厅,一个月租金大概在2,000马币左右。

更难得的是,与另一个东南亚华人大国泰国相比,马来西亚华人依旧保持着自己华人的文化和方言,特别是岭南文化,他们对自己华人身份的认同感很高,在吉隆坡,感觉就好像住在珠三角的某个城市。缺点是天气炎热,全年夏天,可能比较适合来自于南方,特别是珠三角一带的同学。

在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危机感四伏的时代,普通澳洲民众,特别是全球化下的失败者,确实该对自己的未来养老生活早做规划了,其中养老全球化是一个不错的选项,这也正在日益成为一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