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第二次去美国。

2001年8月12日。

入境时,海关问我:这一次待多长时间?

我犹犹豫豫地说:2-30天吧?

没等我拿定主意,海关大叔“咣”地在我护照上,盖了一个章:

9月12日离境。

我根本想不到,接下来一个月后,会发生911。就在我预定离境的前一天。

 

就在恐怖分子穿梭美国,为劫机做准备时,我租了一辆车,也满美国地跑,试图进一步了解这个国家,以解开我心中的很多疑惑。

 

几个月前,我第一次踏足美国,试图建立业务合作,一下飞机,望着机场内外的美国人,我心里想:

这全是敌对势力啊。

他们都亡我之心不死。

第一次出国的我,想到这些,有点紧张。

但一路上,向窗外的车流望去,我慢慢有些糊涂了:

这位白领,一边开车,一边啃着汉堡,啃得菜叶在嘴边直掉,他也会思考“反华事业“吗?

还有, 这位黑人姑娘,你车前灯掉了一个你知道吗?大灯被一根电线牵着,摇曳在车轮前;她还摇头晃脑地听音乐。她也会是敌对势力吗?

 

看来,我对美国的认识,有点标签化了。

普通民众,与反华不反华,似乎关系不大。

 

后来,一位华裔律师跟我说:

“美国人的世界观,远远不如我们中国人的。许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他那个小镇”。

 

有时,他们甚至分不清敌我。

金正恩宣布导弹试射成功,不靠谱的总统川普,都快气死了,世界也炸了锅。这么大的动静,一个记者好事儿,跑到街上采访美国百姓,问:金正恩又当选北朝鲜总统啦,导弹也成功啊,你想不想跟他说两句啊?

 

结果,被访的群众,无一例外说:唉呀,祝贺呀!唉呀,金正恩你真不赖呀!

 

看来,他们根本不知道北朝鲜是啥,也不知道金正日是谁。这个视频也曾在中国涮过屏。真是“弱智青年欢乐多“。

老百姓既然这么愚味。那么,反华势力在哪儿呢?

国会山里,会有这样一些政客。

但很快,我就被美国普通民众的热情,蒙蔽了。

 

那个时候,也没有谷歌地图,我独自一人驱车满美国跑,经常丢失在某一个角落里。遇到无数热情的美国民众,有一次,一对夫妇甚至将我从新泽西州,一口气送到纽约境内,确认我不会再迷路后才离开。

 

在对国会山那些反华政客充满阶级恨同时,我慢慢有点喜欢上了美国百姓。虽然有时也想:他们可能是合伙在蒙蔽我,以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当911发生时,当无数美国平民遇难时,我竟然为他们难过了!

 

我是在911前几天,去了世贸大厦参观,登上了著名的楼顶观景台。就在这时,国内突然来电话,需要我立刻回去。我只好将回程机票,改到了9月10日!

 

我蛙跳一般转机回到家中,正在倒时差,突然被接机的同学叫醒:你赶快看电视!

当电视上,出现世贸大厦浓烟滚滚,出现一架飞机冲进大厦,然后火光冲天时,我的震惊是莫名的。我不敢相信,这是我刚刚离开的地方。我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类做出这样超出想象的疯狂。我想到世贸大厦那位胖胖的女保安,担心我英文不好,到处帮我找中文简介;想起电梯里那位笑容可掬的大叔;我想,她/他们可能都完了。

 

所以,当我听到:有一个正在美国考察的中国记者团,看到世贸大厦被炸,竟然当众鼓起掌来;我是有些不平的,认为这是给中国丢脸。

反美,仇美,这是一种言论自由,当然可以理直气壮。亲美的,或仇美的,谁也没有权利,要求对方跟自己观点一样。但是,不能因此失去人性!

如果因为敌对,就将屠杀平民视为正当,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痛骂南京大屠杀呢?

 

我想,那些情不自禁、为世贸灾难而鼓掌的人,不会承认自己“没人性”;但是,面对平民百姓、妇女儿童被屠杀,仍然欢欣鼓舞,只能说明:有些人的仇美心态,严重与扭曲到了什么程度。

 

我们的领导人说过:没有一个理由,要把中美关系搞坏。

但是,现在的经贸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为什么会让我们的领导添堵?

这些看似义正辞严的行为,是不是一个原因呢?

 

我们都在痛骂川普的毛衣战,痛骂美国的背信弃义。

但是,30多年两国贸易好好的,为什么慢慢变这样?川普的不靠谱,是一个原因。但是,有一些人的情绪,是不是也帮了倒忙?

 

虽然我们是最大的贸易伙伴,弥漫的情绪,却是一直将对方当敌人。

竞争对手,与敌人,这是两个概念。

如果一直视对方为敌人,两人还能做生意吗?

即便做了生意,能长久吗?

 

现在有人说:还应当韬光养晦!

听着聪明,其实不然:韬光养晦,仍然是将对方当成敌人!只不过是说:我先忍着,我先用着你的芯片,等我强大了,我再打你!

人家又不人傻。你韬光养晦,看人的眼神儿就不对嘛。

 

所以,既然要做生意,为什么要当成敌人?

做生意人之间,相互争争吵吵,利益上甚至撕撕扯扯,但最后还是要合作;只要相互当成生意伙伴,有些磨擦,也能找到解决方案。

如果当成敌人,最后就只能动手了。

 

也许,思路该调整调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