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複盤一下劉強東性侵案的整個過程,並分析在此案背後的動機,以及電商產業的特殊性,對於未來的全球政治經濟的深刻影響和戰略意義。電商產業如果我們控制得好、發展得好,就會成成為我們未來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把利劍。而如果讓華爾街資本控制了的話,未來將使美元霸權如虎添翼,加深對於全球經濟的殖民和支配。

一、劉強東性侵案回放

我第一次看到性侵案是因為看到有人轉發王思聰的微博,預訂了一個大瓜。確實這事兒估計是要成為9月份最大的瓜了,讓全球十億吃瓜群眾興奮不已,在無數謠言、艷照和段子中狂歡,至於真相神馬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其實許多的謠言大家稍微一思考就能明辨是非,可惜現在是快餐時代,大家一條新聞只肯花兩三分鐘閱讀,來不及思考就去看下一條了。而一般的自媒體的寫手,出於賺流量等考慮,寫文章也只是花個兩三個小時,都是拼湊起來的,行話叫“洗稿”,自然也懶得花心思去琢磨到底是咋回事兒。快速生產,極速消費,娛樂至上,無須擔責,這正是網絡輿論比傳統媒體更容易操控的原因。

當然資媒在網絡上散布的謠言也並非是百分之一百的造謠,而是真真假假,摻雜其間,這樣才會有人相信,達到其謠言惑眾的目的。綜合網絡媒體的各種信息,我現在大致對這個案件有一個基本的判斷,並對整個案件的過程進行復盤,當然我也不是福爾摩斯,不可能做到每一個細節都完全正確,但是應該是可以做到八九不離十了。

1、劉強東一家人於8月26日抵達明尼蘇達大學,參加由清華經管和明尼蘇達卡爾森學院聯合培養的在職工商管理博士(DBA,相當於EMBA的升級版,美方叫中國工商管理博士項目,DBA China)的課程。對於部分庫友疑惑的問題,劉強東為何去上這個課程,在此說明一下。

清華經管我們都知道,是由朱鎔基創辦並擔任首任院長的著名商學院,與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齊名,賽過走野路子的長江和中歐。清華經管的顧問委員會包括了諸多的國內外著名政要,有興趣的可以上網看一下,這是吸引企業家的地方。劉強東所在的這個班還有馬化騰,只不過明大卡爾森學院這次課程馬化騰缺席了。此外包括螞蟻金融CEO井賢棟、完美世界董事長池宇峰、恰恰集團的CEO陳先保等著名企業家都是這個DBA項目的學員。

而在明大此次的課程,主要不是像我們一般意義上的所謂的上課,而主要是企業家學員的交流,上課時甚至提供紅酒等飲品,以及參觀美國的大企業,其中包括三家年銷售上千億美元的世界500強企業,其間當有洽談合作事宜。故而京東在官微中說劉強東在美國參加商務活動並沒有錯,不是像國內許多媒體所說的那樣是在說謊。這也反映了我們的許多媒體人說話不動腦子,只要想一想就可以知道,京東官方完全沒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說謊,進一步了解一下就能知道真相。劉強東是這次明大課程班裡,最耀眼的明星學員,這個就是案發前的大致背景。

2、8月30日晚,劉強東一行二十人在一家名叫Origami日本料理店聚餐,分成兩桌,主桌十六人,包括劉強東、明大中國女留學生A,另一桌有四人,包括A的同伴女生B,以及其它兩名女生和一名男性,其中一位女性負責買單,當為晚宴東家的秘書。現在的問題是當天宴飲是誰做東的?這個問題實質上很重要,但是目前沒有媒體關心。

還有一個問題媒體也關注不多,那就是女生A是由負責此次課程的卡爾森管理學院市場營銷系副教授崔海濤邀請參加飯局,並安排坐在劉強東旁邊。據卡爾森學院網站介紹崔海濤於2000年從清華大學 IMBA(國際工商管理碩士) 畢業。然後來到美國賓州大學進修博士,並於2005年博士畢業後加入卡爾森學院擔任教職。現在為DBA 項目的助理副主任,是他將神秘的女生A帶入飯局。據說這個女生半個月前才轉學進入明大,而明大此時尚處於暑假未曾開學,這兩個因素都令她的出現顯得詭異。而且迄今為止仍然沒有人知道受害女生是誰,網絡上公布的幾位疑似受害女生的照片全都是假的。明大總共只有一千多名中國留學生,能稱得上美女的也就那麼多,這麼多實地採訪的記者都沒能把她找出來,被採訪的明大中國留學生紛紛稱不知道誰是受害女生,這更增添了她的神秘。

3、晚宴上劉強東喝了很多酒,他坐在主位,應當是被眾人灌酒了,女生A坐在他的旁邊,沒怎麼喝酒。晚宴結束以後,顯然不是如諸多媒體所報道的那樣,是劉強東送小A回家,甚至意圖將小A帶回自己的酒店,途中小A還曾要求下車。而是小A被人安排送劉強東回酒店,但是卻把醉酒的劉強東帶回了她自己的公寓。劉強東當時應該是處於暈迷或睡眠狀態,所以才會被小區里的一對夫婦看到兩人很親密,應該是小A扶着劉強東進入自己的房間,這樣才符合情理。

為什麼是小A送劉強東而不是劉強東送小A呢?因為劉強東喝醉了,那麼多人在場的情況下自然不可能讓劉強東去酒駕,北美留學生XX那篇所謂採訪知情人士的報道極力誘導我們相信是劉強東送小A並發生了性侵,卻忽略了這一點。並且撒謊說小A被灌醉了,而據有記者根據他們的線索去採訪了這家店酒的服務員克里斯透露,所有女士都沒怎麼喝酒,並且結帳的女士給了他很多小費,讓他記深刻,以下是記者實地採訪的報道:

根據Origami餐館工作人員克里斯向PingWest品玩/百度新聞透露的情況,劉強東一行吃飯共20人,晚上六點半到店,侍應生為他們拼了桌子,一邊可以坐10人坐。但由於場地空間有限,實際大桌僅僅坐了16人,另外4人單獨坐。大桌處於一個開放空間,沒有屏風。

一行一共有4名女生,但大桌上只有一名女生,坐在劉強東旁邊靠牆。另外三人都在小桌上。20人中大部分都是中年男子,沒有西方人面孔,看起來都是亞裔。就餐者穿得很休閑,只有一兩人着西裝。

令侍應生很驚訝的是,一行人自己就帶了16瓶白酒,又點了很多啤酒。桌上聲音很大,侍應生觀察坐在靠牆的女生整個過程都十分安靜。侍應生觀察到桌上有一定的勸酒行為,但整體上所有女生都沒怎麼喝酒。最後是小桌的一個女生結賬,付了很多小費。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網上盛傳的那個飯局消費了32瓶紅酒,並附上了酒水消費單的單據是偽造出來的假新聞,目的是誘導我們相信劉強東真的性侵了女生A,因為紅酒是助性的。事實上當晚劉強東他們喝的是白酒和啤酒。對照一下北美留學生XX的這篇謠言文章,我們就能看出謠言是怎麼出爐的:

就是這篇錯誤百出,謠言不斷的文章刷屏了網絡

4、當晚,小A和劉強東在小A公寓房間里呆了幾個小時,沒有發生性行為,但是肯定有親密接觸。有可能是劉強東酒醉得太歷害了,無法完成性行為,也可能是小A臨時退縮了,沒有按照安排好的劇本演下去。(這一點很關鍵,如果劉強東跟卡恩一樣上鉤並與女生A發生了性行為,那他就脫不了身了,也將失去京東的控制權)但是她的同夥B報警了,警察及時出現,想抓個現場,但是失敗了。小A跟警察說是個誤會,說明她沒有按劇本演下去的可能性比較大。所以警察當晚並沒有將劉強東拘留,只是將劉強東帶走了,應該是送回了劉強東所居住的酒店。但是後來警方將立案時間設定在了8月31日的凌晨一點多。

5、第二天,小A和他幕後的操縱者約劉強東面談,絕不可能僅僅只是要求一個道歉那麼簡單,地點是在卡爾森學院教學樓2-214房間,劉強東沒有接受他們的訛詐,所以沒有談攏。於是事先安排好的警察衝進來,抓人帶走了,走的是後門,沒有引發圍觀,隨後被帶到明州亨內平縣監獄,距離明大24公里。具體拘捕時間當是在傍晚或晚上,警方紀錄的正式拘捕時間是晚上11點32份,這是到達監獄後登記的時間。小A向警方發出的指控是一級強姦既遂,警方登記在冊,時間是在9月1日零點51分,上傳至內部網絡是1點25分。這個紀錄是導致京東股價第二天大跌10%的元兇。很顯然屬於誣告,但是主事人對地明尼蘇達州的法律非常熟悉,知道在當地誣告是無罪的。

劉強東就是在這個房間被警方帶走的 目前已成為卡爾森學院的網紅教室

6、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小A幕後的勢力繼續向劉強東施壓訛詐,但是劉強東沒有低頭。而劉強東的律師等利益相關方也在向警方施壓,要求儘快放人。如果此事拖久了,顯然會引發中國政府的關注和干預。所以警方最終沒有等到拘押的極限時間36個小時,而是只拘押了16個小時,就在9月1日下午四時,零保釋金釋放了劉強東,並且沒有附帶限制出境。因為小A雖然向警方指控的是一級強姦既遂,但是她拿不出足夠的證據,所以警方不得不放人。如果警方確實掌握了劉強東性侵的確鑿證據,劉強東是不可能被釋放的。

7、出獄後的劉強東並沒有立即回國,當晚還參加了明大此次課程的結業儀式,真的是心理素質好得很,並且當晚還按預定的行程跟剩下的DPA同學(此時大部分同學都已經離開明大)一起吃飯了。然後當晚劉強東乘坐自己的私人飛機啟程回國。

8、9月2日一早,暴風雨降臨,美國《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美聯社等主流媒體頭版頭條集體報道了劉強東所謂的“性侵案”,為了提高可信度,甚至不顧疑罪從無的基本司法精神,保護嫌犯個人隱私的基本人權,曝光了劉強東身着囚服的照片。一下子鬧得滿城風雨,舉世皆驚。

9、消息傳到國內,京東官方緊急公關,就是那條著名的微博,說劉強東在美國參加商務活動期間,遭到失實指控云云。然後有好事者如王思聰等開始為國內的圍觀者預訂個大瓜,引發了中國輿論場在一片謠言中的狂歡。

10、9月3日,有人故意曝光所謂的性侵女主角蔣娉婷的照片,火上澆油,將王思聰等人點起的大火燒成燎原之勢,迅速在網絡上刷屏,引發十億人的圍觀,與此同時還有其它的謠言一同出現,比如所謂受害女生在明大同學群里諮詢律師的微信聊天紀錄,比如所謂當地《華興報》社長程汝釗發表《親歷劉強東事件:前因後果,中國富豪們有必要這樣高調嗎?》,進一步誘導大眾,各種謠言輪流調動大眾的興奮點,一時之間,劉強東案在網絡上的熱點遠超盛大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

11、9月4日,美股開盤後,京東股價大跌6%,華爾街資本通過操縱輿論,成功達到了做空京東的目標。但是在同一天,劉強東幹了三件事兒來穩定軍心,一個是與如意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重構時尚產業,探索多領域合作,包括品牌運營、無界零售、大數據與智能製造、金融、物流等方面的合作,打造科技紡織+時尚品牌+互聯網的全新模式。第二個事就是與長沙市政府簽署了涉及九大項目,上千億投資的合作協議。第三個事就是宣布進軍網約車領域(詳見《收到亞馬遜公司的威脅以後 更堅定了我力挺京東的決心!》一文)。

按照常理,這幾個利好消息了出來,京東股價應該打了雞血一樣的往上漲。但是這個時候,資媒扔出了王炸,那就是警方的報案紀錄,並故意誘導公眾相信是調查結果,各路媒體紛紛報道,把它當成是警方的調查結果,一時間劉強東將至少坐牢12年,最多三十年的消息鋪天蓋地,成功地將激發了公眾和投資人的恐懼情緒。

12、9月5日,京東股價再次暴跌了10%,華爾街資本再次成功地通過操縱輿論做空了京東的股價。同一天,原來被廣泛傳播為性侵案女主角的蔣娉婷出面闢謠,謊言被擊破,影響甚大。為挽回局面,資媒又開始編造別的謠言,比如廣為流傳、連環球網都中招轉載的所謂北美留學生XX對知情人士的採訪報道等又開始佔領網絡。

13、9月6日京東股價止穩,並小幅反彈,上揚了4%。這主要是由於京東股價今年來已經下跌太多,再加上兩天之內暴跌了16%,而警方又拿不出什麼實錘的證據,加上京東的公關和律師的發聲等因素,安撫了人心,所以未能引發投資人的進一步恐慌。

14、9月7日,京東股價繼續下跌了1.1%。這個時候,華爾街資本開始暴露出來他們的真實目的。因為嗜血的資本並不滿足於做空京東股價及中概股帶來的豐厚利潤,他們更想進一步控制中國的電商產業。於是我們看到美國的各大媒體紛紛報道構陷京東的股權結構,強調京東劉強東“專制”帶來的風險,比如京東的公司法規定了,劉強東未出席不得召開董事會,比如按照京東的AB股構架,劉強東作為創始人持有的B股每股擁有20票投票權,而普通A股每股只有一票投票權等等。輿論目標直指京東的控制權。

15、9月8日,關於阿里巴巴宣布永久性退出美國市場,以及馬雲將辭職去當老師的新聞又在這個周末刷屏了。更進一步證明了,這是一起有預謀的經濟戰、金融戰和產業戰爭,華爾街資本的目標直指中國的電商產業。只不過讓他們意外的是,劉強東居然不肯就犯,而在公眾中眼裡要比劉強東牛N多倍的馬爸爸卻屈服了。

從劉強東性侵案的復盤過程來看,確實如京東官微所表態的那樣,劉強東遭到不實指控,而且經警方調查,未發現不當行為。至於有媒體炒作所謂的京東官方在用英主答國外媒體問時首次承認劉強東涉嫌性侵,也不過是在玩文字遊戲,“涉嫌性侵”就是“遭到不實指控”,並沒有什麼不同。美國警方肯定未掌握劉強東性侵的關鍵證據,否則的話,牽涉到一級強姦的重罪,是不可能零保釋金釋放且允許其回國的。看看卡恩的例子就知道了,只要有證據,就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席都要關好幾個月,何況是一個企業家。

所以,劉強東最終肯定是不會有事的,沒有牢獄之災,不會像卡恩、黃光裕一樣。我們應該感到暗自慶幸,幸虧劉強東沒有中招,否則的話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但他個人的一世英名和奮鬥化為烏有,而且中國的電商產業也可能會因此淪陷,被華爾街資本所控制,從而使中國在淪為美元金融殖民地之後,深陷經濟殖民地的困境。想想都有些後怕,如芒在背,真的是天佑中華,時來天地皆同力!

但是我們不能排除華爾街資還會拿此事來搞事情。這就是警方原本說上周五要公布調查結果,卻一直拖着沒有公布的原因。今天仍然沒有結果,跟我上篇預計的一致。或許一兩個月以後,所謂的受害女生像迪亞洛一樣站出來接受採訪,到時候華爾街資本再掀起一場做空京東的狂潮也未可知。但是華爾街資本雖然通過做空京東和中概股賺了大錢,卻是因小失大,打草驚蛇了。京東和中國政府會因此提高警惕,華爾街資本想要藉此控制中國電商產業的圖謀肯定會落空。

二、電商產業為什麼如此重要?

那麼為什麼華爾街想要控制中國的電商產業呢?電商產業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呢?這裡面就大有玄機了。我在《論資本理論篇之四:資本、利潤和美元霸權》一文中曾經據馬克思的《資本論》分析過資本的分層,即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產業資本最為普通,商業資本要更高一級,金融資本站在整個資本體系的頂端,壟斷程度最高,利潤最豐厚。而電商產業的特殊性在於,它表面上看起來是商業資本,但是在實質上藉助於互聯網,打通了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再加上互聯網帶來的電商超級壟斷性,使得未來電商資本有可能凌駕於傳統的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之上!成為一種馬克思《資本論》里沒有預見到的特殊資本。

我們來看看京東的業務,目前來看主要是三大塊。第一塊是京東自建的物流系統,包括它的倉儲、分揀、快遞系統等等,這一塊業務,我們事實可以看作是產業資本,屬於物流產業,也是京東相對於阿里巴巴的一個強項。當然馬雲現在也在搞菜鳥網絡,建設一個獨立的物流系統,但是目前還比不上京東。

除了物流以外,我們可以看到京東也在積極布局其它一些高科技產業,比如此次與長沙市政府簽署的九個項目裡面,大多數都是高科技項目,比如京東無人車總部,京東無人車測試基地,屬於無人車領域;智能城市項目屬於物聯網領域;互聯網+3D打印項目屬於新興的3D打印領域,這些都是高科技的實體經濟領域。只有四個項目屬於金融和商業,智能科技產業基金、京東智能電商運營結算中心屬於金融領域;而生鮮超市項目和無人超市項目則屬於商業領域。

第二塊業務就是京東金融,包括像京東白條這樣的消費貸,還有京東自己的基金等等,這個領域其實是有非常大的拓展空間的。比如今年初,劉強東就通過自己的家族基金借了50個億給萬達的王健林救急,所以我們才會看到王思聰預訂了一個大瓜之後,被網友懟死,居然第一次刪了自己的微博。還有京東通過自己的基金為員工提供100萬無息免抵押買房貸款,可見京東的金融業務雖然還比不上騰訊和阿里系,但是發展的潛力卻是巨大。隨着京東金融去年從京東集團拆分出來,未來應該會有大踏步的發展,追上甚至超過騰訊系和阿里系,因為它的銷售額擺在那裡。

第三塊業務則是目前的主業電商。由於京東的自營業務更為龐大,遠超阿里巴巴,所以在統計銷售收入的時候,京東是排在阿里巴巴前面的。故而雖然國內公眾都知道京東是第二大電商,但是在以銷售額排名的世界500強、中國500強和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等榜單中,京東都排在了阿里巴巴的前面,尤其是在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京東更是僅次於華為和正威集團,排名第三。

更重要的是,作為京東的創始人,劉強東今年只有44歲,比華為的任正菲年輕30歲,比亞馬遜的貝佐斯年輕10歲,所以在電商領域,我更看好京東。憑藉著中國14億人口的巨大市場,以及中華復興的浩蕩東風,京東在不遠的將來,超過亞馬遜,成為全球第一大電商,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正是因為電商行業打通了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的界線,所以才會在整個社會經濟體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坊間傳聞三年前的股災就與阿里系的恒生電子有着莫大的關係,而在此之後的大規模資金外逃又與阿里系的餘額寶密不可分。可以說,電商產業是關係到國民經濟命脈的戰略性產業,在不遠的未來會比能源、金融這些傳統產業更為重要。這就是為什麼華爾街資本極力追捧亞馬遜,給予其150多倍市盈率,貝佐斯成為世界首富和華爾街資本新龐的原因。

而且像電商這樣的行業,如果沒有政府干預的話,那麼它的未來很可能走向全球壟斷,也就是說在全球化加速發展的今天,未來全球可能只有一兩家佔據壟斷地位的電商產業。這樣一來電商就會擁有巨大的能量,不但產業資本要臣服於它,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也要臣服於它,從而成為橫跨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的巨無霸企業,在整合與構建全球產業鏈的時候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用劉強東的話來說,12年後可能實現共產主義。電商產業真的在未來有可能成為決定,人類是走資本主義還是走共產主義道路這個關鍵問題的關鍵力量。

所以,我們要站在這個戰略的高度來看待電商產業,我們才能理解華爾街劍指中國電商產業的真正意圖和野心。這也是為什麼我在劉強東性侵案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裡面就說了,這個事件比特朗普政府封殺中興還要惡劣。因為未來的電商產業的重要性會超過芯片產業,甚至是金融產業,或其它的任何一種傳統產業。它會成為我們所有人生活中的一部分,憑藉著大數據來決定整個社會的生產、運輸、消費、服務,以及資金流動、信息流動等等。如果中國掌握了全球電商產業,就可以號令天下,堪比現在的美元霸權!而如果讓美國人掌握了全球的電商產業,那麼美元霸權就會如虎添翼,繼續維持其對於全球經濟的統治地位,這顯然是我們不想看到的。

因此,這一次劉強東性侵案背後的金融戰、輿論戰和法律大戰,給我們敲響了一個警鐘。在輿論戰中,我們的十億民眾在美國媒體製造的謠言中被淹沒、被狂歡!看看那些王思聰們跟當年八國聯軍打進北京城,幫着八國聯軍帶路的、運輸糧食彈藥的愚昧民眾有什麼區別?我們官媒沒有自覺地守土有責的意識,像環球網那樣影響巨大的官媒都被帶偏了,淪為敵方的輿論工具,而我們的自媒體的也只有少數清醒的,大多數都在向讀者轉售謠言,販賣色情和娛樂信息,吃瓜群眾對於過氣網紅蔣娉婷的豐乳肥臀的關注超過了對於真相的探究。如此的輿論環境,我們怎麼能不被動挨打!當年的運十、芯片等高科技產業就是這麼稀里糊塗地被毀掉的,犧牲了兩代人,堪比八年抗戰的損失了,血淚般的教訓!

在金融戰中,我們更是束手無策,京東、阿里、拼多等電商都是在美國上市的,華爾街的資本想做空它們太容易了!這一次金融戰幾乎可以說是一場大屠殺,是一邊倒的血洗,兩天之內京東股價暴跌16%,沒有看到任何人出來護盤的。當然最終的根本之策,還是要把電商都弄回到國內資本市場。但是由於A股暴跌,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通過CDR回歸也面臨尷尬,至少短期內是無法成行的,脆弱的A股接不下那麼大的盤子。

法律大戰就更慘了。明明是華爾資本做局做空了京東的股價,現在卻反過來幾家美國律師事務所要幫助美國投資人來起訴京東,向京東公司索賠。這比鎮關西欺負金翠蓮還要可惡,過份。鎮關西白佔了金翠蓮的清白之身,還要索取巨額的賣身費,逼着金家父女賣唱還錢。這說明我們中國企業還遠遠沒有像美國企業那樣學會動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的利益,謀取自己的利益。這一次性侵案可謂是讓我們見識到了美國資本對於法律武器的動用,真的是爐火純青,甩開我們好多條大街!

但是古人云,知恥而後勇!我們希望劉強東受此奇恥大辱,能夠更加發奮圖強,最終做到全球電商之王。同時也希望全國的網民往後遇到這種反常之事,多一個心眼,別美國媒體說什麼信什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別輕易讓人帶溝里去了。更希望中國的政府和官媒,守土有責,以鐵血意志來捍衛中國的經濟利益,戰略產業!這大約就是劉強東性侵案帶給我們的教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