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春天, 我到了美国,那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个大转变, 一个台湾小山沟里的孩子,迁徙到全世界上最繁华、先进的地方, 那种震惊、喜悦和迷惘并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虽然是初春时节, 但天气还是有点凉意, 学校房间里开着暖气。洋人的生活就是和我们不一样。

那时候,我的人生祗有一个目标:努力学习,早日就业。

心想, 靠着母亲给我的学费, 和自己多年来赚存下的一点钱,应该可以一、二年不必打工, 二年后,拿到硕士,就可以“衣锦还乡”了。

可惜,事与愿违, 柏克莱加州大学是世界名校,我在台湾读的那个烂大学, 修习的很多课程它是不给承认的,自然要先补学分才能拿学士。

另一个麻烦事, 学校只有大一学生有宿舍, 其他学生必须到外面另找落脚处。注册组的职员建议我:你就先暂住YMCA ,再慢慢找吧!还好,我的行李不多,所有家当只有一个大型皮箱,再加上一个小背包而已。

进了YMCA,才知道有很多同学和我一样的处境,相谈之下,大家取得了共识,我们何不几个人共同凑起来合租一个Apt ?

结果,很快的找到一个泰国人萨文,越南人Diep,(那时候越南还没有沦陷),另一个黑人Morgan,再加上我,并成了一个组,在Wright way 租下了一个二房单位,房间每月二百二,另加Utilities , 所以每人约70 元,大家都还算负担得起。

新闻是我的本科,自然要继续念完。

开学的第一天,老师讲上课规矩、开书单,《新闻写作》,三本书,《新闻评论》四本书,选修课程《新闻自由》五本书!

我心想,大概就只是一些参考书可读可不读吧?谁知道第二天课堂上,才发现和台湾那种老师在台上讲,学生在台下抄笔记,考试时老师问什么,我答什么就过关了的教学方式不同!美国大学老师根本不讲课,直接由学生发表对指定书上的看法,然后大家辩论这些书里面的内容, 最后教授讲评!你们如果没有读过书,根本搭不上话。我虽然托福500 分以上,但英文还是不好, 如果再不读书,根本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可是,要读书的话, 一章书查字典就去了几小时的时间。怎么办? 人来了,钱也缴了,进退两难。还好我这位黑人Roommate帮我不少忙,他可以几分鈡就读完一章,然后告诉我,书上说什么。有了方向,再来读,就容易多了!(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很感念他,帮我带进了学堂)

虽然如此,当时,每天在图书馆的时间经常超过十小时,在图书馆, 当然不可能只有看那几本书, 学校有很大的中文图书馆, 里面的中文书有好几万册, 年少时在台湾看不到的有

关共产党、台独、二.二八….这样的书, 这里应有尽有 。一个人到二十几㱑了,才能开始在这里“启蒙”,其实是也算是中国人的悲哀!我常常说中国人是没有前途的!因为他们祗读一本书—— “教科书”,祗相信一本—— “教科书”。你跟他讨论问题,他永远在这本教科书里跟你绕圈圈,这样的民族,你又有什么好去跟他争的呢?

学期结束,四门课,拿了一个B , 二个C ,一个D。虽然水平差,但也总算过关了!

可是,问题又来了,就算我毕业了,以这种成绩不可能找到好的工作,也不可能申请到好的研究所的,所以必须另谋他途。

美国大学是开放式的,除了医学系, 法律系, 你必须先完成本科学士学位后再进医学院、法学院外,其他科系高中毕业生都可以自由申请进入。大一、大二学习的是一般课程,大三、大四修习专业课程。中国和台湾大学文、理科分开。美国不同,在大学里, 不论你读什么专业, 文、理、法、科学至少要选二门课,这是共同必修科( general courses),我因为在台湾有关文科一般课程读很多:祗差science 二门课即可过关(我选了天文和地质学),另外再补五门専业课程就给学士学位。

美国大学的好处是,你大一、大二共识课修完后,想继续读什么专业就读什么专业,没有限制,一个人甚至可以读好几个专业。只要向该系系主任提出申请,他签个字,你就可以开始了,但是你必须把该专业所有必修的课程修完才给学位。

这时,我突然想读第二个专业— 会计。因为它毕业后好找工作。

柏克莱还有一个优点,它是学季制(Quarter System) 一年四个学期,没有寒暑假,每个学期十周。因为学校很大,有同学开学后第二周才找到教室,第四周就期中考了!

因为每个人选的课不同,因此,没有“同班”同学的概念。

以会计为例,初等会计是商学院所有专业的必修科,所以不论你的专业是保险, 银行,

进出口, 地产、财务管理,….. 都要先修会计!

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学校初会的课程像大众食堂一样,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每小时都开课,你想选几时的就选几时的课。

初等会计课,一开课200 人一班,四周后考midterm ,有些人根本借、贷关系怎么也搞不懂,就要考试了,最后,自知不是这块料就自动退出,所以一下子班上就剩下了150 人,而能熬到学期结束者,大概也祗有100人。

到中等会计又是另一个坎,很多学生在读到权责画分制accrued / deferral 时,就绕不出来,这时又有一批人打退堂了!

所以,一般而言, 读会计的,都是淘汰又淘汰,才能过关的,这还不包括最后的会计师考试,人家的会计师是这样淘汰出来了,澳洲的会计师?哎呀,就甭别说了,说了人家不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