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不服中国,中国人都知道。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中国人对中日相互之间的印象很敏感,加之中日两国特殊的历史恩怨,中国人对这一问题的感情纠葛就更复杂。如果说只让中国人选择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的人从上到下彻底服中国,那这个国家毫无疑问将是日本。

可是,历史发展到今天,也没能让中国人如愿。中国现在比过去强大了,国民也比过去富裕了,很多先富起来的人更是找到了富人的感觉,有的人觉得过去口头上的“小日本”现在应该变成真的小日本。可是,情况并不乐观,中国人的感觉告诉他们,日本人还是不服中国。事实上,绝大多数日本人更觉得,中国没有让日本服的理由。

过去,我们谈到这个问题,总是从中国人的角度琢磨:日本人怎么了,怎么就不服我们呢?我们不是一直在进步吗?不是还曾取得了抗战的胜利吗?你一个战败国怎么就不能“谦虚”一下,服我一回呢?这种思考也能得出许多理由,可是毕竟是中国人的思考。那么,作为对方,日本人是怎么想的?

村山宏是日本经济新闻亚洲局的资深编委,关于日本不服中国这个话题,他在一篇文章中系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首先,村山宏一开始就否定了一种很多人持有的观点,那就是中国的“大”和“强”,即经济规模上的大和军事力量的强,他认为,一个大国可以拥有很大的经济总量,也可以拥有傲然的军事实力,就像中国目前位居世界第二的经济规模和仅次于美国、俄罗斯的军是实力,但是,这种所谓的“大”或“强”只具有国家统计数字上的意义,对他国国民对该国的印象没有什么作用,简单说,人们不会“服”一种统计学上的数据。

的确,中国人对“大”和“强”很迷恋。在几十年前,中国还国弱民穷时,中小学课本讲到中国的国情时就经常用“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来描述,虽然中国人每天粗茶淡饭,很多生活在农村的人尚且吃不饱,但是,很多中国人仍以大国自居,觉得自己是地球人民公社中一名了不起的社员。

其实,世界远不是很多中国人所认为的那样,在地球运动会的长跑中,我们已经远远落在后面,步履蹒跚,面黄肌瘦。可是,我们的精神是“饱满”的,这种“饱满”完全是来自于对外部世界的误判。

如今,中国的“大”和“强”已是事实,那么,日本人为什么还不服中国?或者说,怎样解释日本对美国的感情?美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一,军事力量世界第一,日本人对美国服不服?当然是服,而且是俯首帖耳的服。可是,按照村山宏的逻辑,日本人服美国,也并不仅仅是在美国的经济规模和军事强大面前服,而是美国有另外让日本服的资本。

村山宏认为,一个国家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在与他国交往中展示出的形象,至少分三个层次,即政府、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中国目前的“大”和“强”只是政府展示出的国家肌肉,而在另外两个层次,即企业形象和非政府组织作为方面,中国都乏善可陈。这就使得中国的形象很单一,除了公布的一堆统计数字,并不能给日本人留下多少印象。

中国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在潜意识里经常把“大”和“强”划等号,甚至把国土的大和人口的多都作为国家国际形象的重要砝码。其实,如果不和其他重要因素相关联,这两样东西对他国国民对一国的看法没有多大影响。所以,中国人说自己是“大中国”,日本人不会认同;相反,中国人说日本是“小日本”,日本人也同样不认为自己是小岛国民。

村山宏认为,“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是不能仅由国土面积、经济规模的大小和军事实力来决定的。”他认为,16世纪后称霸世界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这几个国家的国土面积,除西班牙以外,剩下的几个都比日本的国土面积还小,它们当时的人口规模也谈不上大。

事实上,如果不同经济、科技和文化的“内核”相关联,国土大小和人口多少和国家的强盛之间并无直接关系。举例说,我们可以比较一下阿尔及利亚和荷兰,在人们感觉中,前者是一个普通发展中国家,而荷兰是世界工业强国。事实上,这两个国家差别很大,就国土面积来说,阿尔及利亚是荷兰的59倍,人口是荷兰的2.4倍,但是,荷兰的经济总量是阿尔及利亚的4.6倍,人均GDP是阿尔及利亚的12倍。

这就是现实,是人们对这两个国家的感觉,你认为有分量的荷兰,其实在国土面积和人口方面,与阿尔及利亚相比都是一个小国。可是,就“服”而言,你是服荷兰还是服阿尔及利亚?这两个国家的国民彼此之间的感觉又如何?答案不言自明。

中国现在经济规模是比日本大,但是日本人又是怎么看呢?中国国土面积是日本的25倍,人口是日本的10倍,经济总量是日本的3倍。可见,归结到人均GDP,中国和日本还存在差距。特别是从经济质量来说,中国和日本的差距就更大。

在村山宏看来,尽管中国有识之士早就意识到中国诸多产业大而不强的现状,但是在民间还是有很多人沉浸在“巨大经济的幻想中”。村山宏认为,同中国相比,日本经济是规模和质量两条腿走路,日本在许多领域掌握着居于世界前列的领先技术,这一点是中国目前所明显欠缺的。前段事件的中兴芯片事件,以及中国游客愿意前往日本大量购买某些商品,都说明在中国人心目中还是相信日本产品的质量,而这种质量的优越是由先进技术作为保障的。反过来,日本人对中国产品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村山宏特别提到软实力,在他看来,一个国家要想从内心“服”另外一个国家,软实力是经济、科技之外绝不能或缺的要素,那就是文化和思想的影响力。他以法国文化对包括英国和德国这种强国在内的欧洲诸国的影响力加以说明。其实,从战后来看,美国对日本的影响从文化和政治方面都有很大渗透,加上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先优势,使得日本对美国在后者的军事强力之外,更多了“服”的理由。相比之下,日本对中国在这方面可以说没有感觉,所谓的中日友好文化交流只是一种很表面的官方宣传,就现代而言,中国文化对日本没有什么影响,在后者看来也并没有什么借鉴意义。

对于软实力的作用,村山宏在文章结尾这样写道:“日本在7、8世纪憧憬中国的唐朝,也是因为唐朝文化的魅力。很多日本人被中国的诗歌、音乐、绘画和技术所吸引,自愿漂洋过海。当时的日本人并非是遭受武力威胁才学习中国文化的。憧憬、崇拜他国的感情是无法在强制的情况下产生的。比如说,附近的一个彪形大汉跑过来一边挥舞拳头、一边恐吓说‘喂,你要服从我’,任何人也不会从内心产生尊敬。”

有一点,村山宏没提到,事实上,明智一些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那就是日本人知道中国人整体上不够踏实,不够低调,其中很多人喜欢吹牛,不吹就难受,身为日本人,最直接的体会就是无处不在的抗日神剧。一个能拿打仗这种最严肃的事情吹牛的民族,在其他方面的水分也就可想而知。

因为这些年的经济快速发展,中国人产生了一种观察世界、感觉自我的错觉,北上广的天际线成了他们看世界的唯一坐标,动辄就拿这几个城市的CBD和人家比,甚至要和发达国家比,觉得他们中的很多都不如中国。现在什么情况我们不摸准,就在一年前,含有这样豪言的文章到处可见:

“从深圳人均GDP2020年超西欧和日本开始,中国各个地区人均GDP将陆续超过西欧和日本,到2025年中国将有20个以上大城市人均GDP超过西欧和日本。”

“中国一线城市的人均GDP什么时候赶超发达国家?可能让我们意想不到,也就是四五年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快。在这里我说的发达国家,显然不是希腊、葡萄牙这种人均GDP不到2万美元的下限型发达国家,中国一线城市早就超过他们了。”

“我们要赶超的目标也不是韩国,台湾这种2万+美金的发达地区,我说的是要赶超发达国家的中上水平,也就是人均四万美元,一线城市嘛,目标当然要高点……所以如果乐观一点,2020年深圳人均GDP就将超过日本,英国和法国。到2025年,广州、北京、上海人均GDP也都会陆续超过日本,英国和法国。”

不知别人什么感觉,枫叶君看了这样的言词确有语塞之感。当然,这样的文章多见于半年或一年之前,那时“厉害”盛行,不足为奇。且不说这些目标是否可以这么快就达到,也不说这几个靠强吸全国资金而现代起来的大城市到底对全国无数的中小城市、县城乡镇、闭塞山区意味着什么,就说说基本国民素质,出境游时有没有秩序感?参观博物馆时能不能小声说话?在博览会上能不能见到试尝食品而不一拥而上?如果这些问题回答不好,那么,所谓的大城市人均GDP超这个超那个,就像下雨天的一顶小伞,只能遮住脑袋而根本罩不住手脚一样,毫无意义。

日本为什么不服中国?想想看,在中兴事件之前,我们中的许多人是不是觉得我们在高科技领域已然十分了得了?可是结果呢?面对实实在在的东西,到底是中国不服美国更有理由,还是美国不服中国更有理由?事实上,什么时候中国在硬实力和软实力方面有了美国那样的“质”,让日本服是件很简单的事。只是,现在我们距离这个目标还差得远,单靠一个”大而不强,多而不精”的经济规模和强大的军力去让日本人服,显然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