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的读者问我, 为什么对这次台湾的选举我只字未提?现在选完了,我也总该可以上台了吧?既然大家有兴趣,我就说上一、二句,也算是“马后炮”吧!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是一个地方性的选举, 对台湾国家未来发展的大格局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所以不必太小题大做。第二,台湾的选举制度已非常成熟,上次民进党赢了,这次国民党大胜,大家轮流执政,这是民主政治的常规,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坦白说,上次国民党大败,我们大家反而都担心国民党从此一厥不振,让民进党一党独大,这将不利于台湾的民主发展。但现在看来,台湾选民是有智慧的,当初,大家的担忧恐怕是多余的!

这次台湾地方选举结果坦白说有点令人意外,(还好也没到惊吓的地歩),选前大家就知道民进党会输,但没有人猜到会输得这么惨,你说台中、云林,嘉义由绿翻转为蓝,不足为奇,因为这本来就是原来国民党的地盘。但绿营现在连民主圣地宜兰也输了,这就令人有点不解了。另外,高雄丢失,更算是大意外,民进党在高雄市执政了20年,高雄已成为民进党的铁票区了。这次翻盘,真的让人们不禁感慨,“政治说变就变,是没有长久永恒的”。但是,不论怎么说,它对高雄市民而言是好的,至少不再给人“你们”是民进党“包养”的呆板印象。

我看选举一般不会太关心谁输谁赢,重要的是台湾民主有没有走上正途?就这一点而言,这次台湾的侯选人并没有让人失望, 彼此攻讦,造谣,人身攻击的选举花招少了,更多的侯选人在辩论时以收入不增加、贫富不均,环境污染⋯⋯的议题,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和澳洲的选举还是有一段距离。

上周六,澳洲也刚好轮到维州选举,而两党先就经济做预测,接下来,就三年可以有多少税收?然后双方再依此收入分配,决定钱怎么花,最后,由选民比较谁的政策好。这种有凭有据的攻防,要比乱开支票,将来无法兑现要好得多了!这点是台湾该学习的。

这次台湾选举另一项进步是,一个侯选人要连任,什么党已不是很重要,政绩才是硬道理。以我的故乡基隆来说, 它本来一直是由国民党执政, 但是政绩不佳,上次换了民进党的林右昌以后, 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例如;有一次,我晚上在住家附近绕了半天找不到停车位,第二天,打电话去市政府抱怨,二个月后,真的整修了一块空地出来做公有停车场,所以林右昌这次连任我想也是应该的!民主的精神就是轮流执政,相互竞争,社会才会有进步。

也有人把这次选举说成是对蔡英文的一个期中考。这恐怕是言过其实,因为它和美国的参、众议院的选举不同,那是联邦级的。如果这次台湾是立法院选举,那倒是相匹配的,而实际上它是县、市、乡、里的地方选举。因此没有比较性,但是,这次民进党大败,反映了选民对民进党中央执政不力的愤怒,而拿民进党的候选人来出气,这倒也是事实。

最会牵扯的大概是中国的媒体,它把这次选举定位是选民对蔡英文不肯接受“九二共识”的惩罚,这恐怕就扯太远了,我看这次国民党的候选人也没有多少人谈“九二共识”,有的话也是一句带过,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县、市长级的权限范围,谈这个问题很可能反而弄巧成拙,吃力不讨好。

甚至下次总统大选国民党候选人还会再谈“九二共识”吗?我怀疑。台湾现在已经是年轻人决定选举输赢了,现在的年轻人要的是“保持现状”,也就是,台独可以不说,但最好 “你不管我,我不理你,彼此相互尊重。” 这就是维持现状的底线。

这次选举还有一个特色,那就是“议案公民议决”,选民把公共议题捉回到自己手中,而不是让政治人物随心所欲的行事,这也算是一种民主的进步,这次的议题包罗万象,不限是地方事务,有:

(一)你是否同意以“平均每年至少降低1%”之方式逐年降低火力发电厂发电量?

白话:火力发电每年调降至少1%。(注:目前为8年内调降4%。)

(二)您是否同意确立“停止新建、扩建任何燃煤发电厂或发电机组(包括深澳电厂扩建)”之能源政策?

白话:停建所有燃煤电厂。(注:深澳电厂目前已经停建。)

(三)你是否同意政府维持禁止开放日本福岛311 核灾相关地区,包括福岛与周遭4县市(茨城、枥木、群马、千叶)等地区农产品及食品进口?

白话:维持禁止让日本核灾地区食品进口。

(四)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

白话:只有一男一女才可以依照民法结婚,同性别者不可以。

(五)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

白话:应该另立专法,保障同性恋伴侣的权益。

(六)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

白话:以“台湾”而非“中华台北”为名,申请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

不管这些议题有没有通过,它象征了台湾人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力扩张,从未来民主发展的进程来说,它倒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

这次台湾选举,其实也正走向全球潮流。日本“共同通信社”论述委员(社论主笔)、前驻台北支局长冈田表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台湾这次选举结果和大坂市长吉村洋文,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当选很像,韩国瑜虽是国民党的候选人,但以“非典型国民党”的政治风格吸引了选民,故也无法说是“蓝营”的胜利。这些当选人都是保守派的反自由主义者,也与美国总统川普和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很像,都是民粹主义者。台湾自从政治民主化以来,民进党、国民党之“两大政党基本结构的时代”已経渐渐过时,选民正在要求多元化,也就是“白色时代”的来临。下次若“白营”候选人出马的话,蔡英文和蓝营候选人有可能都会顶不住了。

在澳洲,我们倒没有这个问题。因为澳洲是内阁制,我们的领导人(含总理,州长,市长)不是选民直接选出来的。我们只选政党,谁是领导?这由党内部决定,因此个人英雄不可能在党内出现,哪一种制度好?就让时间去证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