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越多越反动,斯大林同志说的这句话有错误吗?

这次G20会议上,美国哭诉芬太尼对本国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强调表示:“中国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从表面上看这就是一次药品失控的问题,很多公共号狂谈美国人的无奈和药物上瘾性。我看了之后,它们的幼稚让我哈哈大笑,实际情况除了大家看见的吃饱了就忧郁的美国人特性外,还有幕后那些在美国拿到化学博士的中国人,两地法律差别,和比特币真正用处。

看完文章之后,你就知道为什么我要说:“美国用芬太尼告诉中国屌丝,要成亿万富翁还得读美国博士”!

芬太尼的简单人生

01

芬太尼是一种新精神活性物质,也被称为实验室毒品,具有与管制毒品相似甚至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在临床研究中,Dsuvia具备快速缓解疼痛、舌下非侵入式给药以及较少副作用的优势,使其成为急诊室及室外环境中开展镇痛治疗的有利治疗选择。

芬太尼系列药物本身无所谓。 美国FDA就在近期批准了Dsuvia(舒芬太尼舌下片)的上市。因为美国医生无德,追求高利润,和美国人民因为阶级固化,食物充裕造成的人生忧郁,双方加成,造成了芬太尼的流行,其实是各种精神毒品的猖獗。

资本主义的特点在这次芬太尼问题中得到最强的体现,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马克思-《资本论》

我以前就写过芬太尼的文章,美国政府重金通缉两中国人,卖成吨毒品给美国,暴利1亿美金,合成芬太尼这一行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只有在美国学习过的化学博士才知道这一点。尤其是遇见大量聪明但非常贫穷的中国留美博士们和很强的中国工厂技术的时候。美国在劫难逃。

苦逼的中国留美化学博士们

02

回顾历史,在2007,2008年中国人真正富裕起来能送自己家孩子来美国读高中和大学之前,中国能够留学美国的人和现在这些富家子弟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时候能出来的中国人,绝大多数是出来读美国研究生院的,而且绝大多数毕业于清华北大上海交大复旦科大这样的中国名校(和下图中方舟子差不多的背景)。因为美国研究生院缺乏大量的理工科研究生,所以绝大多数都是来读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美国本地人不喜欢的博士学科的。

他们绝大多数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特点,有读书的聪明但是家里穷。

同时他们也错过了国内发展的黄金时期,在美国没有关系网,在国内没有一套房,而且因为过于侧重于技术的原因,在美国的向上空间也被锁死,绝大多数人,普通中国人眼中的精英们,也就能在美国过上一般中产的生活。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没错,因为有一门技术,至少不怕被饿死,但是这些善于读书的聪明人看见国内的发展前景,怕的是发不了财,尤其是学习数理化的化学博士们。在美国读数学,物理的人往往因为有扎实的数理基础,可以相对容易转行计算机科学,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国中产生活。

化学就悲惨了很多,很多中国留美化学博士在五年博士生生涯后,发现自己既说不好英文,又丢了中国人在美国赖以生存的数学本领,里面的极少数可以像方舟子那样靠嘴生存,剩下的大部分化学博士过得很痛苦。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久,尤其是拿了博士的聪明人。
 

很多化学博士靠做底薪的博士后熬到了绿卡,接着他们就开始寻找机会发大财,然后他们注意到了芬太尼和美国人的需求还有中国的厂房技术以及两地的法律差。

中国的厂房和法律差别

03

博士们发现在中国可以制造成本很低的芬太尼,而且因为中国人对化学毒品没有相关知识,他们可以合法的合成相关药品,然后利用邮政系统邮寄给美国,从而绕过了美国缉毒所的打击,同时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也帮助博士们进行安全的收付款活动

中国有大量的高质量的数理化人才和化工技术可以被化学博士们利用。中国的化工产量已经是全球第一。

其中两位被美国政府通缉的两名制作芬太尼以及替代品的中国博士叫Xiaobing Yan, 40岁, and Jian Zhang, 38岁.(美国缉毒所尚未获得中文名),名字也有可能是伪造。因为美国政府只是在邮政毒品包裹获得相关名字。

他们有高等的化学知识,熟悉网络销售过程,能够用低廉的成本大量制作精神类毒品,在过去的三年内,美国缉毒所DEA相信,他们已经通过网络邮寄了几万个包裹给美国,每个包裹价值毒品都在五千到上万美金,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从中获利上亿美金。这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造访中国期间,也曾经抱怨过这类问题,希望引起中国方面注意。

下图为美国司法部对这两个人的专门公告,据美国缉毒所现有资料,该两人应该是工厂的老板兼技术负责人。美国政府支持匿名举报,如果你能获得这两个人的信息,都可以向美国政府举证。标题就是“美国司法部第一次起诉在中国工厂制造精神类毒品的制造商们”

和这两个人类似背景的中国留美化学博士不止一个,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踏上美国的土地,但是他们从美国学到的专业知识已经让他们成为了亿万富翁,过着人上人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再去美国呢?

绕过监管的比特币和邮政系统

04

博士们在做这种刀头舔血生意的时候,也很注意自身的安全。

他们需要一个安全的支付方式,这也就是所有在中国制造芬太尼,销售给美国市场的公司都在网上要求比特币支付的原因,因为使用比特币可以成功绕过监管,不会被美国的银行察觉,进而被监控到。

药品会被使用邮政或者快递进入美国,因为良好的密封性和各种迷惑性的包装,药品会很容易的进入美国。也有大心脏的中国公司愿意直接接受银行转账。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通过网络尝试订购了100克(可用800次)  的2C-B,(这是一种被禁迷幻药,与拉米尔买的致命2C-E非常相似)。药品加运费630美元。药品的卖家是位于中国大连市的合法粉剂有限公司。公司的任经理(Ms. Ren)在电子邮件中说:非常高兴,随单还赠送试用品,每种5克。支付方式可通过银行转账,西联汇款或速汇金。

屌丝成博士,博士成亿万富翁

05

我想,如果中国没有那么快速的发展,这些化学博士们可能会选择继续呆在美国谋生,毕竟四万美金左右的博士后年收入在那个时代还是很让人满意的。但是时代发展的那么快,让这些家境贫穷,但是又读到博士的中国人心中忿忿不平。

我想,如果美国要是再对这些中国留美化学博士们好一点,工资再高一点,是不是也不会有今日这样的结果?

我还在想,斯大林在1939年3月联共(布)十八大上提出了“专家越大越反动”(Экспертыбольше и болеереакционными)的观点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管这件事对与错,对着这些中国屌丝们来说,要成亿万富翁还是要来美国博士啊。

同时顾博士也冒死联系了一个西雅图本地毒品商人,结果发现美国本地商人也非常了解中国的止痛药市场。直接就向顾博士询问中国的止痛药市场。顾博士在手机通信记录里打上了自己的名字证明这次交谈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