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越多越反動,斯大林同志說的這句話有錯誤嗎?

這次G20會議上,美國哭訴芬太尼對本國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強調錶示:“中國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一種受控物質,這意味着向美國出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規定的最高刑罰”

從表面上看這就是一次藥品失控的問題,很多公共號狂談美國人的無奈和藥物上癮性。我看了之後,它們的幼稚讓我哈哈大笑,實際情況除了大家看見的吃飽了就憂鬱的美國人特性外,還有幕後那些在美國拿到化學博士的中國人,兩地法律差別,和比特幣真正用處。

看完文章之後,你就知道為什麼我要說:“美國用芬太尼告訴中國屌絲,要成億萬富翁還得讀美國博士”!

芬太尼的簡單人生

01

芬太尼是一種新精神活性物質,也被稱為實驗室毒品,具有與管制毒品相似甚至更強的興奮、致幻、麻醉等效果。在臨床研究中,Dsuvia具備快速緩解疼痛、舌下非侵入式給葯以及較少副作用的優勢,使其成為急診室及室外環境中開展鎮痛治療的有利治療選擇。

芬太尼系列藥物本身無所謂。 美國FDA就在近期批准了Dsuvia(舒芬太尼舌下片)的上市。因為美國醫生無德,追求高利潤,和美國人民因為階級固化,食物充裕造成的人生憂鬱,雙方加成,造成了芬太尼的流行,其實是各種精神毒品的猖獗。

資本主義的特點在這次芬太尼問題中得到最強的體現,如果有10%的利潤,資本就會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資本就能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絞首的危險。”-馬克思-《資本論》

我以前就寫過芬太尼的文章,美國政府重金通緝兩中國人,賣成噸毒品給美國,暴利1億美金,合成芬太尼這一行需要很強的專業知識,只有在美國學習過的化學博士才知道這一點。尤其是遇見大量聰明但非常貧窮的中國留美博士們和很強的中國工廠技術的時候。美國在劫難逃。

苦逼的中國留美化學博士們

02

回顧歷史,在2007,2008年中國人真正富裕起來能送自己家孩子來美國讀高中和大學之前,中國能夠留學美國的人和現在這些富家子弟們是完全不一樣的。

那時候能出來的中國人,絕大多數是出來讀美國研究生院的,而且絕大多數畢業於清華北大上海交大復旦科大這樣的中國名校(和下圖中方舟子差不多的背景)。因為美國研究生院缺乏大量的理工科研究生,所以絕大多數都是來讀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美國本地人不喜歡的博士學科的。

他們絕大多數都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特點,有讀書的聰明但是家裡窮。

同時他們也錯過了國內發展的黃金時期,在美國沒有關係網,在國內沒有一套房,而且因為過於側重於技術的原因,在美國的向上空間也被鎖死,絕大多數人,普通中國人眼中的精英們,也就能在美國過上一般中產的生活。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這句話沒錯,因為有一門技術,至少不怕被餓死,但是這些善於讀書的聰明人看見國內的發展前景,怕的是發不了財,尤其是學習數理化的化學博士們。在美國讀數學,物理的人往往因為有紮實的數理基礎,可以相對容易轉行計算機科學,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美國中產生活。

化學就悲慘了很多,很多中國留美化學博士在五年博士生生涯後,發現自己既說不好英文,又丟了中國人在美國賴以生存的數學本領,裡面的極少數可以像方舟子那樣靠嘴生存,剩下的大部分化學博士過得很痛苦。

窮則思變,變則通,通則久,尤其是拿了博士的聰明人。
 

很多化學博士靠做底薪的博士後熬到了綠卡,接着他們就開始尋找機會發大財,然後他們注意到了芬太尼和美國人的需求還有中國的廠房技術以及兩地的法律差。

中國的廠房和法律差別

03

博士們發現在中國可以製造成本很低的芬太尼,而且因為中國人對化學毒品沒有相關知識,他們可以合法的合成相關藥品,然後利用郵政系統郵寄給美國,從而繞過了美國緝毒所的打擊,同時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也幫助博士們進行安全的收付款活動

中國有大量的高質量的數理化人才和化工技術可以被化學博士們利用。中國的化工產量已經是全球第一。

其中兩位被美國政府通緝的兩名製作芬太尼以及替代品的中國博士叫Xiaobing Yan, 40歲, and Jian Zhang, 38歲.(美國緝毒所尚未獲得中文名),名字也有可能是偽造。因為美國政府只是在郵政毒品包裹獲得相關名字。

他們有高等的化學知識,熟悉網絡銷售過程,能夠用低廉的成本大量製作精神類毒品,在過去的三年內,美國緝毒所DEA相信,他們已經通過網絡郵寄了幾萬個包裹給美國,每個包裹價值毒品都在五千到上萬美金,兩名犯罪嫌疑人已經從中獲利上億美金。這次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造訪中國期間,也曾經抱怨過這類問題,希望引起中國方面注意。

下圖為美國司法部對這兩個人的專門公告,據美國緝毒所現有資料,該兩人應該是工廠的老闆兼技術負責人。美國政府支持匿名舉報,如果你能獲得這兩個人的信息,都可以向美國政府舉證。標題就是“美國司法部第一次起訴在中國工廠製造精神類毒品的製造商們”

和這兩個人類似背景的中國留美化學博士不止一個,他們可能再也不會踏上美國的土地,但是他們從美國學到的專業知識已經讓他們成為了億萬富翁,過着人上人的生活,為什麼還要再去美國呢?

繞過監管的比特幣和郵政系統

04

博士們在做這種刀頭舔血生意的時候,也很注意自身的安全。

他們需要一個安全的支付方式,這也就是所有在中國製造芬太尼,銷售給美國市場的公司都在網上要求比特幣支付的原因,因為使用比特幣可以成功繞過監管,不會被美國的銀行察覺,進而被監控到。

藥品會被使用郵政或者快遞進入美國,因為良好的密封性和各種迷惑性的包裝,藥品會很容易的進入美國。也有大心臟的中國公司願意直接接受銀行轉賬。

美國《時代周刊》記者通過網絡嘗試訂購了100克(可用800次)  的2C-B,(這是一種被禁迷幻藥,與拉米爾買的致命2C-E非常相似)。藥品加運費630美元。藥品的賣家是位於中國大連市的合法粉劑有限公司。公司的任經理(Ms. Ren)在電子郵件中說:非常高興,隨單還贈送試用品,每種5克。支付方式可通過銀行轉賬,西聯匯款或速匯金。

屌絲成博士,博士成億萬富翁

05

我想,如果中國沒有那麼快速的發展,這些化學博士們可能會選擇繼續呆在美國謀生,畢竟四萬美金左右的博士後年收入在那個時代還是很讓人滿意的。但是時代發展的那麼快,讓這些家境貧窮,但是又讀到博士的中國人心中忿忿不平。

我想,如果美國要是再對這些中國留美化學博士們好一點,工資再高一點,是不是也不會有今日這樣的結果?

我還在想,斯大林在1939年3月聯共(布)十八大上提出了“專家越大越反動”(Экспертыбольше и болеереакционными)的觀點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管這件事對與錯,對着這些中國屌絲們來說,要成億萬富翁還是要來美國博士啊。

同時顧博士也冒死聯繫了一個西雅圖本地毒品商人,結果發現美國本地商人也非常了解中國的止痛藥市場。直接就向顧博士詢問中國的止痛藥市場。顧博士在手機通信記錄里打上了自己的名字證明這次交談的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