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新年开始时中共对台的统一攻势,在踢到了蔡英文的强硬钢板后,似有点冷却的样子,大概当前大陆须集中精力对付美中贸易战的压力。但是两岸统独的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坎,尤其当大陆方如被贸易战及内政问题缠得受不了,一旦欲转移矛盾向外寻出路,那台湾可能就不会那么幸运了。而从台湾的前途及未来发展的走向看,统独问题恐怕难以永远拖下去,迟早须有个明断。别说蔡政府不认九二共识,即便是所谓的九二共识,对一个中国的各自解读,也是个难解的结。从朱高正、严家其等提出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以及最近有人提出的第三共和国即中华共和国,倒也不失为一个解决之道。
此中华第三共和国,当不同于1933年时排列于中华民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之后的福建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更不同于段祺瑞击败张勋复辟后的“三造共和”。本质上讲,抗战时期出现的非国民政府的上述两国政府,以及汪伪南京政府、满洲国等其他政府,均是对全民抗战大局的干扰、羁绊抑或反动。这里说的中华共和国,是继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并将这两国揉和的第三共和国。统一的难题,至少在形式上有望解决。
据说几年前,有台湾人士与大陆商谈“一国两区”。即分为大陆和台湾两区的中华共和国,可分别选各自的区政府、保持各自法律及制度,颇有几分一国两制的味道。第三共和国宪法由全民公决;采内阁制;国家元首由民选的11人总统委员会推出两召集人担任;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最高权力。刚开始可采双元首制,逐步向单一元首过渡。首都和中央政府可设在北京,中央政府负责外交和国防,国歌可用义勇军进行曲,国旗为五星红旗、国徽采五星梅花,如此等等。
这幅愿景看上去不错,但似乎有点设计者的一厢情愿。台湾作为国家层面的大区,那新疆、西藏以及内蒙等地怎么办?第一、第二共和国时立下的五族共和总该继承吧,加上香港澳门等现有不少的自治区存在,照理推演,第三共和国就有向联邦制靠拢的趋向。有说一国两区设想是2012年国民党在大陆与中共之商谈,故而其代表性并不怎么充分。
此外,如果第三共和国是民主协商及选举的产物,那岂不是对大陆的挑战么。虽然从情理上说九千万党员的中共是不应该惧怕选举的,但连党内民主都尚未真正实行的中共,恐怕玩不好或玩不了民主及选举的政治游戏。所以第三共和国的蓝图,未必能为大陆所接受。虽然这个设想很美好,既解决国家统一问题,也解决各自政权合法性的根本问题,更有可能使整个国家真正长治久安。
几十年前看过一档电视节目,分别是两岸青年以及东西德的青年谈国家的统一。当时觉得德国青年对统一的拳拳衷情似乎是不可能事件,而对两岸青年的讨论倒认为还比较现实,但历史最后青睐了德国人,而两岸的统一却愈来愈遥远了,大概关键在于人民的统一意愿强烈与否,以及各自的社会政治制度能否达成这种意愿。其实人民最在乎的是个人的自由权利,在满足基本人权的前提下,对国家的名称或者形式并不很在意。政权乃国家的公器,当执政者及其政党霸凌式地将国家公器携作私物,其正当性和合法性必失。没有人民的认同,任何形式的国家政权都有问题。而仅当人民自由的基本权利有了保证,无论是第几共和国、也无论有多少个特区,甚至是不具统一的分裂状态,也并没有什么太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