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新年開始時中共對台的統一攻勢,在踢到了蔡英文的強硬鋼板後,似有點冷卻的樣子,大概當前大陸須集中精力對付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但是兩岸統獨的問題是繞不過去的坎,尤其當大陸方如被貿易戰及內政問題纏得受不了,一旦欲轉移矛盾向外尋出路,那台灣可能就不會那麼幸運了。而從台灣的前途及未來發展的走向看,統獨問題恐怕難以永遠拖下去,遲早須有個明斷。別說蔡政府不認九二共識,即便是所謂的九二共識,對一個中國的各自解讀,也是個難解的結。從朱高正、嚴家其等提出的中華聯邦共和國,以及最近有人提出的第三共和國即中華共和國,倒也不失為一個解決之道。
此中華第三共和國,當不同於1933年時排列於中華民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之後的福建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更不同於段祺瑞擊敗張勳復辟後的“三造共和”。本質上講,抗戰時期出現的非國民政府的上述兩國政府,以及汪偽南京政府、滿洲國等其他政府,均是對全民抗戰大局的干擾、羈絆抑或反動。這裡說的中華共和國,是繼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並將這兩國揉和的第三共和國。統一的難題,至少在形式上有望解決。
據說幾年前,有台灣人士與大陸商談“一國兩區”。即分為大陸和台灣兩區的中華共和國,可分別選各自的區政府、保持各自法律及制度,頗有幾分一國兩制的味道。第三共和國憲法由全民公決;采內閣制;國家元首由民選的11人總統委員會推出兩召集人擔任;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最高權力。剛開始可采雙元首制,逐步向單一元首過渡。首都和中央政府可設在北京,中央政府負責外交和國防,國歌可用義勇軍進行曲,國旗為五星紅旗、國徽采五星梅花,如此等等。
這幅願景看上去不錯,但似乎有點設計者的一廂情願。台灣作為國家層面的大區,那新疆、西藏以及內蒙等地怎麼辦?第一、第二共和國時立下的五族共和總該繼承吧,加上香港澳門等現有不少的自治區存在,照理推演,第三共和國就有向聯邦制靠攏的趨向。有說一國兩區設想是2012年國民黨在大陸與中共之商談,故而其代表性並不怎麼充分。
此外,如果第三共和國是民主協商及選舉的產物,那豈不是對大陸的挑戰么。雖然從情理上說九千萬黨員的中共是不應該懼怕選舉的,但連黨內民主都尚未真正實行的中共,恐怕玩不好或玩不了民主及選舉的政治遊戲。所以第三共和國的藍圖,未必能為大陸所接受。雖然這個設想很美好,既解決國家統一問題,也解決各自政權合法性的根本問題,更有可能使整個國家真正長治久安。
幾十年前看過一檔電視節目,分別是兩岸青年以及東西德的青年談國家的統一。當時覺得德國青年對統一的拳拳衷情似乎是不可能事件,而對兩岸青年的討論倒認為還比較現實,但歷史最後青睞了德國人,而兩岸的統一卻愈來愈遙遠了,大概關鍵在於人民的統一意願強烈與否,以及各自的社會政治制度能否達成這種意願。其實人民最在乎的是個人的自由權利,在滿足基本人權的前提下,對國家的名稱或者形式並不很在意。政權乃國家的公器,當執政者及其政黨霸凌式地將國家公器攜作私物,其正當性和合法性必失。沒有人民的認同,任何形式的國家政權都有問題。而僅當人民自由的基本權利有了保證,無論是第幾共和國、也無論有多少個特區,甚至是不具統一的分裂狀態,也並沒有什麼太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