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前,笔者在本栏中谈到,经济循环是一种谁也无法抵挡的自然规律。几周过去,我们总算看到中国政府终于承认自己经济陷入衰退这个事实,祇是用词方面仍有些闪烁而已。

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11日刊出的头版评论《中国经济仍将行稳致远》,内文直言:“不难判断,今年我国经济将继续承压,保守估计全年累计增速将落至6.3% 左右,当季增速则有可能探至6%”。

这还是官方数字,而根据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一次以“改革40年未有之大变局”为主题的演讲中认为,中国经济的一系列问题,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歩,他提及一个非常重要机构的内部报告,测算2018 年中国的GDP 增速已是负值。

《金融时报》也同时指出,若2019年第1季的6% 为真,那将是1990年中国开始发布各季经济数据以来的最低增速;中国2018年第4季为6.4%,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慢,此外,中国2018年全年GDP增长为6.6%,为1990 年以来的最低年度增速。

《自由亚洲电台》也报导,如果中国当季经济增速真的只有6%,将比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还低,创1990年以来最低季增速。 中国政府一向对GDP有着高度重视,并在历年提出增速底线,随着市场环境恶化而陆续失守,这次的文章也不意外,提到政府要坚守底线。对此,经济学者夏业良分析,经济发展是一种自然规律,中国的“底线思维”展现出计划经济的局限性。

中国评论家文昭指出,北京当局承认中国经济下行,是因为国家已经感觉到,持续宣传高经济增速,会和民众日常生活感受不符,这样会对政府的威信造成伤害,因此当局要降低公众的预期。

其实,在笔者看来,经济上升不一定是值得庆幸,因为,它也代表着是通膨、涨息将跟着而来的噩梦。下滑也并不一定是坏事,它可以让企业有机会调整结构,政府也可以推动改革。

1990 年澳洲面临经济大衰退,当时的财相保罗基廷讲了一段名言: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about that is that this is a recession that Australia had to have –Treasurer Paul Keating, November 1990.

基廷还说:

The recession happened because of the unwinding of the excesses of the 1980s, the international recession of the early 1990s and the high interest rates”.

基廷坦白的告诉人民,“我们的经济病了,我们要过苦日子了。”这是政治人物应该有的负责任态度。

中国大陆繁荣了四十年,结果造成了很多经济的扭曲,贫富差距加大,环境受到破坏,有钱人生活浮华,人们追逐金融财富不事工业生产,房地产涨过头了,给低收入者带来苦难…. 这些都需要调整与改革的!

也有很多专家认为,中国有可能退缩到改革开放的初期。我想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经济成长的架构已经完成,企业供应縺建全,运输基本流畅,最重要的是:中国永远有一批在做发财梦的人,还在拼命往前冲。这股劲,才是真正带动中国未来经济成长的原动力。因此,这时,中国政府应该做的是考虑把国有企业转为民营,或国营企业退出竞争,为下一代的年轻人创造空间。

中国政府也应该了解,由于中国经济形态已经渐趋成熟,所以,以前那种喷井式的经济发展时代已经结束,(现在这个机会正轮到给越南,印尼,印度…. 去顕身手了)中国本身将开始像日本,韩国,台湾一样,步入低经济成长期循环,这是开发中国家经济发展必须面对的结果,它是逃不掉了的。

以前的经济高成长和共产党的领导能力没有直接关系,更不是什么中国制度比西方制度好,而是改革开放把小脚布拆除的结果。现在经济走滑坡了,也不代表中共领导无方,而是它在经济发展循环中必须遇到的事实,因为在经济发展中,没有永远上升的道理。

接下来,中国恐怕将面临一个强大压力的未来。

第一,房地产泡沫有可能随时破灭。

第二,人口老化负担沉重。在一个家庭中,以前是赚钱的人多,现在要养老者众。

第三,科技自动化造成低端工作减少,年轻人失业率暴增。(很多农村青年在过完春节后,下一个工作在那里?恐怕都还没有着落呢)。

第四,和美国的贸易纠纷,影响出口。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企业和地方政府欠的一屁股债如何解决?

所以,中国政府现在的压力恐怕是“压力山大”。所以,我们奉劝中国政府:

(一)不要再吹嘘2030 年前整体GDP 要超过美国了。

(二)不要再向国外撒钱,搞一带一路,快把钱收回,减税,以扩张国内自己需求吧!

(三)不要再说中国社会主义制度胜过西方的民主制度了。这样你经济下滑时,人家会看你笑话的!

台湾当年在面临经济转型时,工厂移往大陆,资本流向中国,制造业空心化。有些企业开始转型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所以像Acer , ASUS …等生产小笔电的公司崛起。然后部份工厂转成为苹果手机的零件供应商,这样才使得台湾仍然可以勉强维持平均3% 左右的经济成长。中国太大了,一、二样小产业根本养不活14 亿的中国人口,所以中国必须要扩大内需,利用中国市场大的优势来带动经济,可惜中国中等收入者,每人背负巨大房贷,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消费。这是中国今天面临的最大考验!

 

十多年前就有很多经济学家预测,中国将跟随巴西、南非一样步入中等收入陷阱 ,不幸的是,这个预言有可能成真,这是值得中国政府警剔的。

很多中国人喜欢自吹中国经发展是如何的了不起,把日本,韩国,台湾抛弃到好几条街之外。事实是这样吗?台湾人均GDP 25000 美元,早已脱离中等收入陷阱,而中国人均GDP才将歩入9000 美元,所以中国若无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恐将长期陷入低成长而无法自拔,这才是应该值得中国政府忧心的。

 

附注: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由于某种优势达到了一定收入水平,转而停留在该经济水平的情况。由于工资上涨,制造商常常发现自己无法和别国的低成本生产商竞争,但他们仍未能处于高附加值产品的先进经济体内,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比如南非和巴西,近几十年来一直苦苦挣扎于世界银行称之为中等收入的行列(人均国民总收入10,000美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