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948年,13岁的李敖与女同学张敏英,在北京谈了场“神秘初恋”。而在千里之外的南京,一个叫陈平的5岁小女孩,正随父母迁往台湾。

33年后,46岁的李敖和38岁的陈平在台北会师时,两人都已是阅尽千帆的风流人物。

陈平本来叫陈懋平,1943年出生于重庆,祖籍浙江定海。3岁那年,举家从重庆迁至南京,父母见陈懋平天资聪颖,便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当时还是繁体,“陈”和“平”,小姑娘凑合着划拉两下还勉为其难,可是“懋”字,字形复杂,笔画繁多,对于一个3岁小孩来说,就太难为人了。

然而小姑娘陈懋平很聪明,当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写不好中间这个“懋”字时,便想了个解决方案:把中间的“懋”字划掉,直接叫陈平。

“写不好就划掉”,谁都没有想到,这个3岁时的方法论,后来成为陈平信仰一生的哲学。

多年后索性叫三毛,大概是受此方法论的影响。

1954年,11岁的陈平从台北国民小学毕业,升入台北省立女子中学。或许是因为人无全人,很小就对《红楼梦》《三毛流浪记》等文学书籍感兴趣的陈平,偏科严重,文科如巨人,理科似侏儒。尤其是数学,考个及格都难。

初二时,陈平偶然发现数学老师出的考试题目,都来源于课本后的习题,便把所有习题的答案都牢记于心。

于是,初二女生陈平的数学成绩,意外考了六次100分。

数学老师很纳闷,说,陈平同学,你来一下办公室。陈平一去,才知数学老师让她临场做一张全新试卷。陈平考100分全靠死记硬背,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告诉老师:我不会做。

老师认定陈平同学作弊,拿起毛笔,给她的两只眼睛画了两个大圆圈,并罚她站在教室角落直到下课,又在下课后令她“带妆”到操场上绕圈“游行”。从此,12岁女生陈平,感觉人格受到污辱,谈“校”色变,视学校如地狱,再也不想去上学了。

休学之后的陈平,性格变得十分自闭,多愁善感。为了让女儿摆脱这种孤僻的状态,父母为陈平请了钢琴老师、绘画老师,想让她“忙起来”,忘掉不开心的记忆,然而效果甚微。

对人性感到绝望的陈平,再次想到了3岁时“写不好就划掉”的方法论。只是这一次,她拿起的不再是笔,而是一枚锋利的刀片。她要用这枚刀片,划掉自己短暂的人生。幸运的是,母亲及时发现了陈平的反常。死里逃生后,陈平的胳膊上多了一条缝了28针的伤疤。

都说天无绝人之路,伤好之后的陈平,偶然喜欢上了油画。

正是因为油画,她认识了生平所爱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改变她命运走向的第一个男人。

他就是和李敖同岁,比她大8岁的顾福生。

 

二、

 

差不多同一时期,刚刚成年的李敖也迎来了“正式初恋”。

这份恋情发轫于1953年。当时,18岁的李敖正在台北念高三。有一天,放学路上偶遇一低年级女生,长得“清纯无比,眼睛不大,但在含情之中”,名叫罗君若。

在这之前,李敖曾以一篇《论杜威》,夺得学校“中学生国语论文大赛”银奖,而获金奖者,正是这个罗君若。经过一番搭讪,李敖颇觉投缘,于是开始了情书攻势。

李敖也不爱学数学,不过没陈平那么厌恶,有段时间他为了进台大文学院,还恶补数学,暂停了给罗君若的情书。

1955年,李敖从台大法律系退学,重新考入台大历史系读大一后,得知罗君若也已考入台大理学院化学系,于是两人正式交往。

恋爱以后,为了解决两人的生活费问题,李敖勤工俭学,为台大各单位送报,早上天不亮就起床,骑车到火车站附近贩报地批来报纸,就地折好套好,再赶回台大,一一分发,等送到女生宿舍时,罗君若总是已经等候在门口,双手奉上为李敖冲好的热牛奶。

尽管在众人眼里,已是“台大情侣最佳组合”的双方十分甜蜜,但两人还觉不够,于是罗君若在读大二时,干脆从化学系转到了历史系,这样就与李敖同班,两人有更多时间见面了。

罗君若字迹秀丽、聪明过人,读英文诗,三四遍即能背诵。以至多年以后,李敖依然念念不忘说:“我生平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

遗憾的是,好事总多磨,佳偶难成双。李敖和罗君若的爱情,也难逃世俗的绞杀。

据说,罗君若父母不接受李敖的原因有二。

一是宗教信仰不同。李敖坚决不信任何宗教,而罗君若,一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第二个原因,也是根本原因,则是李敖太穷。这倒不是说罗君若家富可敌国,所以贫穷的青年李敖难攀高枝,而是因为罗家也很穷。

热恋时期,罗君若曾给李敖讲过一个故事,说他们家刚到台湾时家里特别穷,以至于她母亲做了布鞋,让她拿着出去卖了换钱。也许正是因为对贫穷有着过度深刻的体会,所以罗家不能接受才貌双全的女儿,嫁给一位更贫穷的男人。

因此,罗君若父母对待李敖的态度十分决绝。

李敖和罗君若曾有一对石印,被罗父发现,罗父竟把有自己女儿名字的那颗印,磨去名字,然后退还给李敖。

而罗母甚至对李敖恶语相加:“你将来就算阔到了做总统,我们也不上你的门!你将来要是穷得讨了饭,讨到我们家门口,就请你多走一步!

“正式初恋”被扼杀,对李敖打击很大,为此,他曾吃安眠药自杀3次,所幸都被救下。

李敖痛定思痛,赋诗一首,就是后来被巫启贤唱成歌的《只爱一点点》: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从此,李敖的爱情观发生巨大变化,开始认为“爱情不会永恒,也没必要专一”,确立了追逐女人的全新标准:“瘦、高、白、秀、幼”。

三、

 

顾福生是一名油画家,出身十分显赫,父亲顾祝同曾任“代国防部长”。顾福生本人,个子不高,但是一表人才,是台北文艺圈知名的“男神”。

陈平第一次见他时,手里提着的一大堆东西,哗啦啦掉下地。那一刻,十几岁的她,知道了什么叫情窦初开,什么叫一见钟情。

然而顾福生对眼前这个小女生陈平,只有师生之情,而无非分之想。尽管他对这位郁郁寡欢的女生,不无照顾,亲切体贴的教学及相处方式,令敏感自卑的陈平重获新生。

一厢情愿的感情注定无疾而终,然而陈平还是收获了意外之喜。那就是通过顾福生,意外走上了文学之路。

原来顾福生在教陈平油画时,发现这个女生绘画天赋一般,但文学天赋突出,便将她推荐给了自己的好友白先勇。

白先勇和顾福生身世相仿,其父白崇禧与顾祝同都是国民党高官。顾福生从小与白先勇一起玩大,算是发小,白先勇长大后成为名重一时的作家,在《现代文学》任主编。顾福生推荐后,陈平的处女作《惑》很快发表出来。

陈平成为“三毛”的第一扇门打开了。少女灰暗的世界里,忽然之间电光石火,流光溢彩。

然而,顾福生却要走了,为了自己的绘画事业,他决定要离开台湾,定居巴黎。陈平爱上了一个不可能的人,但依然心存希望,梦想着可以得到时间的眷顾,将来有一天能够出现转机。然而顾福生一走,因为空间原因,时间将注定不会再有机会。

对于这位有点特殊的女学生,顾福生虽不像同龄人李敖一样风流洒脱,但毕竟心有所系,因此临走前,特意嘱托自己的好友白先勇多多照顾她。

白先勇本人不喜欢女生,但是古道热肠,不负朋友所托,为陈平介绍了不少像陈若曦这样的文学界朋友,陈平逐渐走出原来的自闭。

1964年,陈平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昀特许,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在这所风景秀美的大学校园里,21岁的陈平,邂逅了第二个喜欢的男生,戏剧系才子梁光明。

 

四、

 

1964年,29岁的李敖,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的他已经发表《老年人和棒子》,轰动台湾,并出版了第一本书《传统下的独白》,声名正炽,女朋友自然不缺。

比这早两三年,李敖坐公交时认识一美女,名叫王尚勤。巧合的是,这位台大校花王尚勤,正是李敖好友王尚义的妹妹。

早在1961年,李敖就得知王尚义有个妹妹,长得很漂亮,学习成绩也好,还爱好文学,在台大农经系读书,偷偷记在心里。此时一见,岂能错过?

李敖追女人手段高明,很会揣摩女人的心思。

有一次,李敖陪王尚勤逛街,一家店里有件衣服非常漂亮,王尚勤很是喜欢,但看价格太贵,而李敖当时工资不高,便没说喜欢就离开了。第二天,李敖神秘地说给你个礼物,王尚勤打开一看,正是头天看过的那件衣服,感动坏了。

然而王尚勤虽然感动,哥哥王尚义却反对妹妹与李敖交往,理由是他对李敖很了解,知道此人虽有才,但太花心,怕妹妹将来吃亏。无奈妹妹此时已与李敖同居,卵虫上脑,如胶似漆,根本听不进哥哥的话。

王尚勤毕业后赴花莲教书,李敖对她有点不放心,两次赶到花莲劝她回台北,王却说李敖神经太过敏,“可能你自己整天想偷人家的女人,所以怀疑别人也像你一样”。

在花莲工作一个学期后,王尚勤想回台北与李敖结婚,但李敖以自己反国民党凶多吉少不适合结婚为由婉拒,王尚勤便选择了去美国留学。赴美不到一月,王尚勤电告李敖自己怀孕。

1964年,王尚勤在美国纽约生下一女孩,李敖知道自己做了父亲,很高兴,给她取名李文。

李敖当然高兴,因为他不但做了父亲,而且新交了一个电影演员做女朋友,那就是生于苏州、漂亮窈窕、气质高贵的吴海蒂。当年5月,两人便搬到水源路的水源大楼双宿双飞了。

 

五、

 

与李敖的左右逢源、游刃有余不同,女大学生陈平付出许多真心,才感动了梁光明。当时梁光明已经以“舒凡”为笔名出版了两本书,是名满全校的大才子,陈平看了他写的两本书后,就被他的才华折服,深深地爱上了他。

两人的第一次接触很有戏剧性,当时陈平在操场偶遇梁光明,就掏出对方别在上衣口袋的钢笔,在他的手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

两人相爱以后,从小自卑的陈平一直没有安全感,多次催促梁光明结婚,想用这样传统的方式来“锁”住他。

然而梁光明说自己还有一年才毕业,而陈平,还要两年才毕业,这么着急结婚,未免太过仓促。

但陈平不同意,还是催促梁光明,梁光明烦不胜烦,就说她:既然为了嫁人,何必来念大学?

陈平一听就怒发冲冠,向梁大吼:那你去找一个不想嫁人的女孩子去吧!

这段维持了一年多的感情结束以后,1967年,陈平再次休学,学三毛去流浪。在“流浪的第一站”西班牙,陈平遇到了向她求婚的日本男孩,也遇到了一生的挚爱:荷西。

 

六、

 

1967年,李敖32岁。真心不想介入李敖家庭的吴海蒂,早已与他分手去了美国,而王尚勤带女儿李文回台省亲时,意外发现李敖有新女友,与李敖断绝了关系。

此时的李敖,遭到国民党当局各种封杀、指控,不得不靠贩卖旧家电来维持生计,真可谓是四面楚歌。

1967年9月26日,李敖认识了小蕾。那时19岁的小蕾,正从高雄女中毕业,年轻漂亮,朝气蓬勃,李敖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但是,国民党当局对李敖越来越严苛,先是因人检举他在中学时就参加了共产党的活动,不断受到台北警备司令部的传讯,后来,又因朋友、台大教授老K私逃瑞典而遭软禁。

李敖劝小蕾离开自己,但小蕾不肯。

1971年春节前夕,李敖公开到监狱探望有通共嫌疑的在押犯雷震,以此抗议软禁。3月19日晚,李敖被捕。临出门前,李敖将一个内有10万台币的木匣子交给小蕾,然后与她拥别。

五年之后,也就是1976年,41岁的李敖因蒋介石去世减刑,直至终于出狱,而这时,小蕾早已为人妻母。

不过李敖并不是很在乎,因为很快,他就与Martha同居了。

 

七、

 

1976年时,33岁的陈平已经成为声名鹊起的“三毛”,并继梁光明之后,爱过五个男人。

刚到马德里那年的圣诞节,陈平认识了荷西,一个在她学校附近就读的高中生,到她居住的公寓楼下等她,送她节日礼物。后来有一天,荷西一本正经地喊陈平的英文名,说:ECHO,你等我结婚好吗?六年!四年大学,二年服兵役!好不好?

更多  【视频】不惧美国!华为Mate30系列首度搭载"方舟" 镜头拍照功能再升级

陈平感觉他只是个小屁孩,便对他说:再也不要来找我了,我有男朋友的!荷西却并不生气,只是挥挥他的法国帽,倒退着跟陈平说:ECHO,再见。

后来荷西便真的再也不来找陈平,偶尔在路上遇见,也只是礼貌性地拥抱一下她。而陈平身边的男友,却似乎总在换来换去。

陈平遇到了向她求婚的日本男孩,但最后没有结果。

1969年12月3日,26岁的陈平,在柏林车站与一名军官一见钟情,但却有缘无分,擦肩而过。

1971年,陈平受张其昀之邀,回到台湾,在文化大学教德文和哲学。

1972年,陈平在明星咖啡馆结识一位画家,被其身上的艺术气息所吸引,最终答应了画家的求婚。可惜,就在两人举行婚礼的前夜,陈平意外发现画家原来已有家室,于是忍痛分手。

看着女儿接连受到伤害,陈平的老父亲看不下去了,就时常带着她去打网球散心,由此认识了一位气质优雅的徳裔男子。交往一年后,陈平答应了男子的求婚。然而不幸再次袭来,就在印制婚礼名片的当晚,陈平这位徳裔的未婚夫,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陈平崩溃了,绝望的她再次选择了“写不好就划掉”,吞下大量安眠药,准备划掉这怎么都写不好的人生。不过她命大,最终又被救了回来。

1972年冬,重获新生的陈平,再到西班牙,与分开6年的荷西重逢,并于1973年结婚。开着吉普车横穿撒哈拉沙漠,是他们的蜜月之旅。

浩瀚的撒哈拉沙漠,激发了陈平的写作才华,1974年,她第一次以“三毛”的笔名,在《联合报》发表作品《中国饭店》,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作品源源不断。

1976年5月,陈平出版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从此脱胎换骨,正式成为“三毛”。

 

八、

 

关于Martha,李敖透露的信息极其有限,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中文名,只知道她是李敖的“第十三个至爱,最好的女人”。这大概是因为Martha,在李敖的生命中本就来去匆匆,所以乏善可陈。

因为1976年冬天,李敖刚出狱不久,就在老朋友萧孟能的欢迎宴上,认识了台大校友刘会云,漂亮的刘会云令李敖念念不忘。1978年春,李敖终于抱得美人归,与刘会云同居。

1979年春节过后,在刘会云介绍下,远景书局老板沈登恩拜访李敖,随后出版了《独白下的传统》,从此,李敖扭转局面,冲出了因当局打压而造成的四面楚歌。

李敖复出,在台湾是件大事,用“震动台湾文坛”来形容,毫不夸张。

甚至连琼瑶剧《云深不知处》女主、和林青霞同期走红的电影明星、“台湾第一美人”胡茵梦,都为李敖复出写了一篇叫好的文章。

胡茵梦题为《特立独行的李敖》,在台湾最有影响的《工商日报》刊发后不久,刘会云发现了这位大明星写给李敖的情书,于是主动从三个人的关系中退了出来。

在与胡茵梦交往后,李敖对刘会云说:“我对你仍然是百分之一百的,但是现在来了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避一下,如果将来情况有变,你再回来。”

于是,1980年2月,刘会云接受了李敖给她的210万元台币,飞往美国康乃尔大学求学。

李敖和胡茵梦

九、

 

1980年5月,三毛在回台湾短住之后,再次重返西班牙,在大加纳利岛开始了一年多的孀居生活。

这一年,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已经创作出《恋曲1980》《光阴的故事》《青春舞曲》《鹿港小镇》。

然而对于三毛来说,整个1980年,都是她成年之后,心情最为晦暗的一年。

因为就在头一年的9月30日,荷西下海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六年恩爱换来一朝永别,三毛一生中最挚爱的人,永远地离开了她。

 

十、

 

同样是1980年5月,李敖的心境却大不相同。

因为这个月,45岁的大作家李敖,和27岁的大明星、“千万男人的梦中情人”胡茵梦结婚了。

李敖这样评价胡茵梦:“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茵梦。”

后来,李安导演的《色戒》上映后,李敖又公开表示:“汤唯有什么好看的,我前妻胡茵梦那才叫美。”并形容胡茵梦是,“那种在屋子里一群人中,一眼就会立刻注意到的美女”。

当年才子佳人的珠联璧合,不但引起了媒体和读者、观众的注意,也引起了国民党官方的注意。由于李敖的“异议者”形象被封杀,导致胡茵梦也受了连累。

1980年8月28日,李敖与胡茵梦结婚3个月又22天。李敖在家翻看报纸,意外发现在一则国民党幕后策动的斗臭李敖集会的消息上,竟有胡茵梦的名字,胡茵梦先是替萧孟能做“伪证”,继而赤膊上阵“斗丈夫”。

李敖放下报纸,立马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宣布离婚。

事后看,李敖与胡茵梦的婚姻,就像一场绚烂无比的烟花,虽然短暂,但却惊艳,凡目睹者,皆久久不能遗忘。

 

十一、

 

1981年,一直在异国他乡漂泊了14年的三毛,终于决定结束流浪,回台湾定居。

此时的三毛已是著名作家,除了在文化大学任教外,还保持着良好的创作势头。琼瑶的老公、皇冠出版社的平鑫涛,正是三毛这段时间的出版人。

此时的李敖经过与胡茵梦的闪婚闪离,正是红得发紫的公众人物,或许是为了三毛以后的发展,平鑫涛特意安排三毛与李敖见面。

于是,一场堪称“世纪会面”的场景上演了:爱过五六位男人的女作家三毛,与阅女无数、至少交过十几任女友的男作家李敖见面了。

你们以为这个46岁的风流才子,和这位38岁的浪漫才女之间,会发生点什么吗?

确实发生了,但不像大家想的那样。

对于此次会面,李敖给三毛留下的印象如何,三毛没写,但是本人万小刀估计不会太好。因为如果很好,按照正常逻辑,三毛一定会写点什么的。毕竟她生性浪漫,多愁善感,连路遇一匹骆驼都会写篇文章,更别说与声名正盛的李敖同桌共饮,尤其是李敖还为此写了篇文章。

李敖写的文章叫《“三毛式伪善”和“金庸式伪善”》,在文中,李敖表示三毛很友善,但他对她印象欠佳,因为“她整天在兜她的框框,这个框框就是她那个一再重复的爱情故事,其中有白虎星式的克夫、白云乡式的逃世、白血病式的国际路线,和白开水式的泛滥感情”。

我们无法指望李敖和三毛之间,发生什么惊世的风流韵事,因为三毛显然不符合李敖选女人的标准:“瘦、高、白、秀、幼”。

事实上,对于三毛的长相,李敖颇有微词,甚至有些损。他在文中写道:“如果三毛是个美人,也许她可以以不断的风浪韵事传世,因为这算是美人的特权,但三毛显然不是,所以,她的‘美丽的’爱情故事,是她真人不胜负荷的,她的荷西也不胜负荷,所以一命归西了事。

三毛

李敖甚至还说:“有一次我在远东百货公司看到她以17岁的发型、7岁的娃娃装出现,我真忍不住笑,这种忍不住笑,只有看到沈剑虹戴假发时,才能比拟。”

对于三毛跑去非洲沙漠,帮助那些黄沙中的黑人,李敖也反唇相讥:“你说你帮助黄沙中的黑人,你为什么不帮助黑暗中的黄人?你自己的同胞,更需要你的帮助啊!舍近而求远,去亲而就疏,这可有点不对劲吧?”

据说,三毛听了李敖的话,有点窘,答不出来。所以李敖认为:三毛所谓帮助黄沙中的黑人,其实是中一种“秀”,其性质与影歌星等慈善演唱并无不同,是伪善的,自成一家,可叫做“三毛式伪善”。

 

十二、

1991年1月2日,三毛因子宫内膜肥厚,住进台湾荣民总医院,3日开刀完成手术。

4日清晨,清洁女工进入七楼妇产科单人特等病房打扫浴室,骇然看见坐厕旁点滴架的吊钩上,悬挂着三毛被尼龙丝袜吊颈的身体。她身着白底红花睡衣,现场没有任何遗书。法医推断,三毛死亡的时间应是1月4日凌晨2时。

一代传奇女子不幸离世,年仅48岁。终于,她还是用“写不好就划掉”的方式,划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此之前,三毛在上海探望了《三毛流浪记》作者张乐平之后,担任编剧的电影《滚滚红尘》,于1990年获得金马奖八项大奖。

而在1990年4月16日,以及同年8月22日,47岁的三毛,两次到乌鲁木齐访问“西部歌王”,年近八旬的王洛宾。后面的一次,三毛直接住在王家,憧憬着一份美好生活的她,还接受了当地电视台的采访。

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14天后,三毛提着行李,落寞地回到了台湾。

三毛去世后,王洛宾特意为她写下了一首感人的诗歌,名为《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

大陆作家贾平凹评价三毛:“不是美女,一个高挑着身子,披着长发,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形象,我企羡着三毛这位真正的作家。”

李敖前妻胡茵梦则评价三毛说:“很多人批评三毛,认为她只是在自己的小天地作梦,我不以为然。基本上,文学创作是一个人性灵升华的最高表现,她既能升华出这样的情感,就表示她有这样的层次,这比起很多作家,我觉得她在灵性上要高出很多。”

这或许可以看作,是胡茵梦对李敖那篇“三毛式伪善”的反驳。

 

十三、

三毛离世一年后的1992年,李宗盛为张艾嘉制作《爱的代价》,并应约为电影《霸王别姬》创作主题曲《当爱已成往事》,这两首歌,日后都成为了脍炙人口的经典。

而李敖,已经57岁的李敖,也于这一年的3月8日,与第二任妻子、26岁的王小屯正式结婚,并于五个月后,生下一子,又于两年后,喜得一女。据说王小屯护校出身,后来又在文化大学深造,如此算来,与三毛还是校友。

李敖与王小屯

修成正果之前,李敖与王小屯恋爱长跑8年,作为“公交杀手”,李敖与其又是在等公交时相识。后来,第二次见面,李敖即奉上情诗: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的时候心里跳,看过以后眼泪垂;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不看你也爱上你,忘了我是谁。”

两人宣布结婚时,这场“父女恋”婚姻轰动台湾,李敖的才华有目共睹,他专注于著书立说但也风流成性,很多人担心年轻天真的王小屯被李敖骗了。但王小屯坚持认为自己的选择没错,她说:“这样的男人,我不嫁,有很多女人会争着嫁。”

2002年,67岁的李敖与17岁的周长娟,被《壹周刊》拍到“体贴披衣,街头吻别”。为此 李敖还和周长娟一起上了一档娱乐节目《娱乐百分百》说明情况。周长娟顶着舆论的压力,公然表态:“我真的喜欢他”。

身高168cm的周长娟,容貌清秀,气质脱俗,当时还是台湾中兴中学的在校学生,既有前妻胡茵梦的影子,又有现任妻子王小屯年轻时的风姿,完全符合李大师“瘦、高、白、秀、幼”的择偶标准。

据说周长娟18岁生日时,李敖特意送了17朵玫瑰花,并且附上一张字条说:“还有一朵,就是你”。

2008年4月25日,李敖73岁生日当天,以李敖本人和周长娟为原型的小说《虚拟的十七岁》在台北发行,该书长达30万字,周长娟在该书中被李敖塑造为女主角“朱仑”。

 

十四、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病逝,享年83岁。27年前,三毛离世之时,也是在这家医院。

更多  澳洲人注意!在巴厘发生婚前性行为可能被监禁! 大使馆表示或发布旅游警告

其实多年以来,关于李敖去世的传言,隔三差五就会传上一阵,有时李敖不得不亲自辟谣。

2013年6月5日,李敖就现身他曾任第一期嘉宾的《康熙来了》,驳斥去世传闻。节目上,李敖说,每次上节目,主持人小S都会坐他大腿。小S则开玩笑说,“那我应该趁这次先坐一下,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坐。”说完小S再度坐上李敖大腿,引来全场笑声。

对于李敖,大陆作家王朔认为他:“有点太自大了!他有强烈的表现欲,而且不肯吃亏。”

前妻胡茵梦则这样评价他:“我认为李敖在初恋时受到的创伤,严重地影响了他日后对待女人的态度。”

大约57年前,胡适去世的当天晚上,李敖曾写下一句话:“别看他笑得那样好,我总觉得胡适之是一个寂寞的人。”

而今天,李敖去世一周年,所有“爱的代价”,都在“青春舞曲”里,成了“光阴的故事”。

我想,李敖送给胡适的话,也同样适用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