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明白基督城袭击事件的第一步,就是了解它是由澳洲和国际上的右翼极端主义造成的。

问题不在于移民政策,也不在于所谓的外来者,例如穆斯林社区,他们往往是右翼愤怒的目标。

在这个国家,问题在于更广泛的澳洲社区忽视或接受了其中间的右翼极端分子的存在,并容忍澳洲越来越严重的伊斯兰恐惧症和反移民言论。

右翼极端主义通常始于对危害极端主义者生活方式之威胁的感知(或建构)。

近年来,推广这一理念的团体如Antipodean Resistance和Lads Society一直是澳洲的头条新闻。但它们远非澳洲极右翼的总和。

相反,它们不过是可以追溯到数十年前的反复出现的问题的表征。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初步了解一下澳洲右翼极端主义的历史。

什么是右翼极端主义,它的动力是什么?

右翼极端主义是一个用于描述复杂意识形态的总称。核心组成部分是威权主义、反民主主义和排外民族主义。

法西斯主义者、国家社会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特别是倡导民族国家和单一文化的意识形态——当然算在右翼极端主义的范围之内。

种族主义、仇外心理、恐同和不宽容的心态是右翼极端主义的旅伴:但它们都属于意识形态的特征,而非实际的定义。

在澳洲,右翼极端分子往往自以为正在对付他们想像或构建出来的威胁。

他们觉得同情者认为社会正在退化,或者存在退化的风险。然后,他们将此归咎于特定目标群体,例如某个种族或某个意识形态社区。

右翼极端主义者会营造一种危机感,并利用危机推动他们的理念,即社会问题完全是外来目标群体的错。

他们认为,维护社会的唯一方法就是消除威胁——通常是通过暴力。

澳洲右翼极端主义的根源

研究激进右翼的历史学家记录了2930年代澳洲的反动和激进团体,统称为“旧卫队“(Old Guard)。这些团体关注共产主义威胁,并受到1917年布尔什维克领导的俄国革命的推动。虽然他们也囤积军火,但似乎并未积极参与暴力活动。

在20世纪30年代,“旧卫队”成员分裂成了“新卫队”(New Guard),并决定对共产主义采取暴力行动。他们与澳洲共产党人和工会会员进行街头斗殴,扰乱他们的会议,并设立了另一个就业局,试图阻止工人加入公会。

还有人支持正式的法西斯运动。法西斯主义圈子在墨尔本出现以支持墨索里尼,国家社会主义据点早在1932年就形成了。虽然是独立成立,但它们很快就通过Auslands Organization得到了纳粹党的管理。

它们的成员被认为是反犹太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并且关注德国/雅利安人的身份。

另一个极右翼的突出声音是米尔斯(Alexander Rud Mills)。他认为现代基督教已经堕落为所谓的“犹太人崇拜”,而恢复它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对奥丁主义(一种挪威异教的形式)进行种族阐释,他把这套理念导向了雅利安人的理想。

值得注意的是,基督城枪手也在宣言中引用了挪威神话中的英灵神殿瓦尔哈拉。

米尔斯是“澳洲第一运动“(Australia First Movement)的忠实支持者,该运动宣扬澳洲——现在仍是如此——应该是一个白人国家。

战争结束后,这些情绪也并未完全消失,只是沦落到政坛边缘。澳洲权利联盟(Australian League of Rights)及其领导人巴特勒(Eric Butler)崛起。

试图渗透主流政治

澳洲权利联盟的成员采取了各种颠覆民主的战略。最重要的是“精英渗透”,也就是其成员加入主流政党,试图颠覆其核心价值观和思想,并获得领导地位。

右翼极端主义在60年代有所减少,但仍然存在于亚文化中。

到1964年,仍有纳粹材料被进口到澳洲。澳洲民族主义社会党是一个新组建的纳粹党(尽管不成功)——其领导人被发现持有爆炸物、雷管和其他武器,并于1964年因非法持有武器而入狱。

1968年,澳洲国家社会党进行了改革,并试图培养以澳洲为中心的风格,远离典型的纳粹主义。据传,他们有一份“暗杀名单”,上面有一百个澳洲人。

枪击与燃烧弹爆炸

到了1976年,还有其他极右组织拒绝参与民主进程,而是寻求利用暴力来实现变革。其中,ASIO监控了Safari 8,Legion of the Frontiersmen of the Commonwealth和Australian Youth Coalition。

但最终,他们没有发动任何攻击就迅速解散。

20世纪80年代后期,National Action和Australian Nationalist Movement开展了下一波突出的活动。这两个群体均迫害移民、同性恋者和共产主义者——他们认为这些群体都威胁到了白人文化。

National Action涉及了悉尼的一些袭击事件,包括开车枪击;而Australian Nationalist Movement则对珀斯的亚裔商家进行了长时间的燃烧弹爆炸袭击。

虽然在被执法部门压制后,这些活动陷入低迷,但仍然存在于亚文化网络和“光头党”的反文化中。

右翼极端主义在国际上崛起

2009年,世界各地的右翼极端主义开始升级,以应对所谓的现存威胁:圣战主义和西方更广泛的穆斯林社区。

这更多地反映了移民对白人文化、遗产和价值观所构成的威胁,而不是对圣战主义的真实恐惧。拥有国际联系的团体,如Australian Defence League和Right Wing Resistance形成。Reclaim Australia的崛起也让这些团体中的极端分子成员分裂,形成新的团体,如True Blue Crew和United Patriots Front。

在过去十年中,澳洲产生了一系列极右翼团体,包括Nationalist Australian Alternative,Proud Boys,Soldiers of Odin,Identity Australia,Australian Traditional,Australian Liberty Alliance,New National Action以及Patriotic Youth League等等。

基督城袭击事件已被澳洲极右翼分子传播和利用,这表明我们在应对这一威胁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译自澳广(ABC)Kristy Campion文,作者是查尔斯特大学恐怖主义研究的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