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西兰恐怖攻击事件造成50死、50伤的悲剧,平静的纽西兰社会为之震惊。纽西兰总理阿尔登亲自戴上回教头巾,对悲伤的穆斯林表达同情与支持,她的表现赢得国际社会的肯定,也清楚告诉世人,对抗族群仇恨的最佳解方,不是猜忌、打压或对抗,而是锲而不舍地以爱与包容去消弭隔阂,并借着这个过程,为所有族群建立一个共享共荣的家园。

不只是言语上的关切,阿尔登还立即采取行动,承担受害者丧葬及医疗支出,与国会取得共议,全速进行加强枪枝管制的修法。她并且宣誓,永远不讲出行凶者的名字,让行凶者成为「没有名字的人」,不让行凶者藉此扬名得意。阿尔登既温柔又刚强的表现获得举世称道,《卫报》专栏赞扬她「展现真正的领导力是爱、同情、正直,让我们看见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愿景。」

911以来恐怖攻击事件频传,一边是伊斯兰极端团体以恐攻惩罚西方国家,另一边则是白人至上偏激者对少数族裔的仇恨攻击,尤其「孤狼」式的行凶者更是难以提防。近年来,极右、白人至上主义与新纳粹团体声势渐起,在仇恨情绪煽动下,已导致多起孤狼式恐攻事件,包括2015年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有人持枪扫射非裔教堂,造成9人死亡;以及最骇人听闻的2011年挪威乌托亚岛大屠杀事件,造成77人死亡。

这次纽西兰恐攻者的理念依据,是所谓的「大取代理论」。据《纽约时报》报导,法国哲学家卡莫斯在2012年论述指出,白种人口出生率远不及非白种人口,因此白种人口之多数优势地位有被取代之趋势。这个论述逐渐成为白人至上团体的核心信念,认为白种女性没有好好持家生小孩,而非白种族裔女性却生得多,长此以往白种族群会变成少数弱势。秉持「大取代理论」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对少数族裔、穆斯林及女性主义都非常敌视。

再加上两个因素,让惨剧更有机会出现,一是西方国家允许个人拥有枪枝,高杀伤力武器取得相对容易,一旦有伤亡也较为惨重。二是网络兴起,让原本疏离在社会边缘的偏锋激进者,可以在网上串连取暖,进而散播仇恨扭曲的火种。这次纽西兰恐攻者在网上直播屠杀过程,脸书至今仍无法删清流传的画面,网络让杀人者有机会满足其变态的成名欲望,宣传其扭曲谬论,却无力保护受害者及是非伦理,脸书为此饱受抨击却仍无法补破网。

此外,全球化、自由贸易与自动化的时代趋势,对蓝领阶级饭碗造成冲击。2008年金融海啸后贫富差距拉大,陷入经济困境的人很容易憎恨外来移民者,认为他们抢走了工作和资源。加上中东及北非难民近年来涌入欧洲,激发当地的反移民浪潮,极右民粹政党于是纷纷强势崛起,在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德国都开始进入政坛主流。

种族优越的激进理念加上暴力的种族清洗,曾在二战时造成百万犹太人殒命的悲剧,今天仍让无辜者殇逝。这样基于族群隔阂而滋生的敌视,是把人作了分别,并不认为人与人是平等且应拥有相等权利尊严的,而是以自己及族群利益为思考主轴,鄙视并排斥非我族类者。这是一种族群本位主义的傲慢、自私与霸道。最大的问题是,仇恨只会激发仇恨,伊斯兰极端团体的恐攻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恐攻,也许方向和对象是相对的,但同样是用仇恨来喂养仇恨,每一笔杀戮都为接续的报复找到理由,以至落入无穷尽的黑暗螺旋中,赔上一条又一条无辜的生命,没有为人类社会带来一丝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