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逛到香港,觉得应该停下脚步好好休息一下,仔细观察这个城市的近况,也顺便享受一下“香港老人”每朝饮茶的悠闲生活。

为了做较长期的打算,所以决定在上环租一个可以饮食的自助旅店(Self Serviced Apartments)。早出晚归,生活惬意,没想到,弹指间,一个月就过去了,也该写写居港心得了。

香港是大中华地区中最早发展的城市,得利于早期英国建立起的城市规划,自由经济,法制社会。很快的,香港成为东方的金融、贸易、购物中心,大批的商旅云集,“东方之珠”一夜间远近驰名。既使至今日,香港仍然是华人都市中,人均所得排名最高的城市之一(严格的说,应该是新加坡排名第一,香港排名第二)。

但是,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香港一直在改变,早期 八O 年代之前,香港的轻工业还是挺发达的,尤其玩具(巴比娃娃,光头白菜娃娃都是香港制造的),电子(电子游戏机也曾是香港的强项之一),纺织,成衣 (Esprit、GIORDANO 佐丹奴,先后打入世界市场),塑料(李嘉城就是靠编塑胶花起家的)….几乎都曾执亚洲之牛耳。但改革开放后,所有制造业内移,香港今日工业已没落,工厂大厦也已改作住宅或商业用途了。

取代制造业的是香港的金融、旅游。可惜近年金融己渐渐为上海、深圳取代。旅游也因为香港实在太小,承载不了内地大批游客,而被民众要求减额。那香港人靠什么为生?一位朋友说,家底深,退休吃老本呀!

没有错,这次在香港住了一个月后,我发现:香港老了。尤其是我住的上环,它本来就是香港最早期的开发区之一。今日留下的产业竟然祗有“南北货的批发、买卖”。这里的人到内地去收集南北货,河北的小红枣,山东乌枣,江西莲子,福建桂圆,花菇,竹荪菌,白木耳,笋干,云南桃仁,兰州百合干,新疆葡萄干,陕西黑木耳,甘肃黄花菜等。还有季节商品如陕西省香春芽,山东柿饼,天目扁尖,南天荡芡实等特色商品。

海产品则有梅花参,刺参,鲍鱼干、花胶,猪婆参,干鲍鱼,金钩鱼翅,菊花鱼翅,扒翅,黄鱼肚,干贝,沙鱼皮,沙鱼肉,干黄鱼,干尤鱼,淡菜,开洋等,还有无锡特产太湖白虾干,太湖银鱼干。

和老朋友阿杜(从五十年前我认识他至今,每次路过香港一定和他买海产干货,和南北货)泡茶闲聊,他说,现在生意已大不如前,台湾和东南亚客人都直接去内地进货了,自己祗因为店面是祖先留下来的,免租金,所以每天看着店,能够守一日算一日吧!

谈到租金,香港的租金实在吓死人,我住单人房公寓旅店,一天1200 港元,(约澳币220一天)。上环是香港外国西人聚集的地方,二房月租33000 港币,(A$6000 )比悉尼,墨尔本还贵,(也难怪香港目前已经挤进全球最贵居住城市,不是之一,而是第一),香港上环附近一套二房700 呎 (60M2)公寓1000 万港币,但香港一个大学毕业生起薪约为2万到2.5 万之间,根本买不起房。那香港谁买房?大陆来的炒房团(如孟晚舟)和本地富豪,他们买房来出租,(我住的公寓旅店就是内地高官来投资的)而这些人正在㨈压香港人的生存空间。

香港社会,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这种态势已经愈来愈明显了,李嘉诚连续27 年霸占香港首富榜首的位置,其他富豪李兆基,郑裕彤,郭炳江兄弟,刘銮雄,… 的排名变化也不大。香港因为没有科技业,年轻人出不了头,所以我说它是一个渐渐老化的社会,没落的城市,靠吃老本的地方,绝对一点也不过份。

九七回归时,香港年轻人对祖国充满了憧憬,现在看来已经失望,落空了,也难怪今日年轻人已成为反中的主流,反中有用吗?当然没有,蚂蚁撼树!因此,有能力的人开始移民。根据调查报告,香港七成年轻人想移民,但也不是人人想走就可以走的。本来九七后香港移民海外人数已渐渐减少,但去年开始又遽增了,移民美国,加拿大,澳洲者每年都超过2000 人以上,移民台湾的,也破记录的突破1000 人。年轻人移走了,留下老人,香港变得更老。

当然,香港政府与北京也不是看不出这个危机,希望力求改善。粤,港,澳海湾经济区就是朝“联合一体,互利共生”的方向推进的,希望借助内地发展拉香港一把。祗是说是容易,做起来难。人家纽约,东京,旧金山,伦敦湾区是在一国之内,但珠江湾区却涉及三个政府,过界有关卡,交流要翻墙,法律不同,甚至开车的方向也不一致。再以,香港人也忧心,一旦三方螎为一体,香港将会内地化,再也显现不出自已本身的独特性,甚至害怕有朝一日,也失去了自由。香港人要求发展,求突破,但又怕被内地“同化”,这是香港人的两难。

其实香港的两难又何止这个,香港和台湾本来关系密切,它曾经是两岸往来的踏脚板。李豋辉时代一度是双方“香港会谈”的所在地,董建华当时也野心勃勃,想做两岸调人。但今日,随着两岸关系降温,香港左右为难,再也插不上手了。去年,有一位港男陈同佳擕女友游台,一言不合,把女友杀了,逃回香港,港台没有引渡条约,罪犯不能被引渡回台,但犯䅁证据又在台湾,香港法律又是“属地主义”,无法对嫌犯起诉,嫌犯至今消遥法外,死者寃屈难伸。最近香港开始研究要和台湾签引渡条约,但是“省对省”?台湾拒绝,国对国?中央不同意,香港也不敢。香港《信报》在社论中说:在两岸关系上,特首很难“揣摩上意”,因此进退失据,白白丧失和台湾做生意的机会。上周,高雄市长韩国瑜赴港招商,中共拉高层次,引起各方关注,可是台湾民众又把它认定为“政治含义重于经济效果”的往来,香港特首余郑月娥最后变成猪八戒照镜子,连香港人也骂。

不仅对台如此,和美国关系也很尶尬。上个月,香港立法委员们组团访美,美国逼建制派表态,到底强调“一国”还是“两治”?如果一国,美国将比照中国对香港加征10% 关税,(未来还可能增加到25%),否则,还是好好两制吧!香港是靠自由贸易起家致富的,现在更靠它系以为生,一加关税,香港就残了。所以香港现在又卡在“两大之间难为小”的困境。再玩下去,已经没有路了。也还好现在50 年不变已经快走完一半了,

下半段就慢慢走向一国一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