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來無事,逛到香港,覺得應該停下腳步好好休息一下,仔細觀察這個城市的近況,也順便享受一下“香港老人”每朝飲茶的悠閑生活。

為了做較長期的打算,所以決定在上環租一個可以飲食的自助旅店(Self Serviced Apartments)。早出晚歸,生活愜意,沒想到,彈指間,一個月就過去了,也該寫寫居港心得了。

香港是大中華地區中最早發展的城市,得利於早期英國建立起的城市規劃,自由經濟,法制社會。很快的,香港成為東方的金融、貿易、購物中心,大批的商旅雲集,“東方之珠”一夜間遠近馳名。既使至今日,香港仍然是華人都市中,人均所得排名最高的城市之一(嚴格的說,應該是新加坡排名第一,香港排名第二)。

但是,隨着中國的改革開放,香港一直在改變,早期 八O 年代之前,香港的輕工業還是挺發達的,尤其玩具(巴比娃娃,光頭白菜娃娃都是香港製造的),電子(電子遊戲機也曾是香港的強項之一),紡織,成衣 (Esprit、GIORDANO 佐丹奴,先後打入世界市場),塑料(李嘉城就是靠編塑膠花起家的)….幾乎都曾執亞洲之牛耳。但改革開放後,所有製造業內移,香港今日工業已沒落,工廠大廈也已改作住宅或商業用途了。

取代製造業的是香港的金融、旅遊。可惜近年金融己漸漸為上海、深圳取代。旅遊也因為香港實在太小,承載不了內地大批遊客,而被民眾要求減額。那香港人靠什麼為生?一位朋友說,家底深,退休吃老本呀!

沒有錯,這次在香港住了一個月後,我發現:香港老了。尤其是我住的上環,它本來就是香港最早期的開發區之一。今日留下的產業竟然祗有“南北貨的批發、買賣”。這裡的人到內地去收集南北貨,河北的小紅棗,山東烏棗,江西蓮子,福建桂圓,花菇,竹蓀菌,白木耳,筍乾,雲南桃仁,蘭州百合干,新疆葡萄乾,陝西黑木耳,甘肅黃花菜等。還有季節商品如陝西省香春芽,山東柿餅,天目扁尖,南天盪芡實等特色商品。

海產品則有梅花參,刺參,鮑魚乾、花膠,豬婆參,干鮑魚,金鉤魚翅,菊花魚翅,扒翅,黃魚肚,乾貝,沙魚皮,沙魚肉,干黃魚,干尤魚,淡菜,開洋等,還有無錫特產太湖白蝦干,太湖銀魚乾。

和老朋友阿杜(從五十年前我認識他至今,每次路過香港一定和他買海產乾貨,和南北貨)泡茶閑聊,他說,現在生意已大不如前,台灣和東南亞客人都直接去內地進貨了,自己祗因為店面是祖先留下來的,免租金,所以每天看着店,能夠守一日算一日吧!

談到租金,香港的租金實在嚇死人,我住單人房公寓旅店,一天1200 港元,(約澳幣220一天)。上環是香港外國西人聚集的地方,二房月租33000 港幣,(A$6000 )比悉尼,墨爾本還貴,(也難怪香港目前已經擠進全球最貴居住城市,不是之一,而是第一),香港上環附近一套二房700 呎 (60M2)公寓1000 萬港幣,但香港一個大學畢業生起薪約為2萬到2.5 萬之間,根本買不起房。那香港誰買房?大陸來的炒房團(如孟晚舟)和本地富豪,他們買房來出租,(我住的公寓旅店就是內地高官來投資的)而這些人正在㨈壓香港人的生存空間。

香港社會,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這種態勢已經愈來愈明顯了,李嘉誠連續27 年霸佔香港首富榜首的位置,其他富豪李兆基,鄭裕彤,郭炳江兄弟,劉鑾雄,… 的排名變化也不大。香港因為沒有科技業,年輕人出不了頭,所以我說它是一個漸漸老化的社會,沒落的城市,靠吃老本的地方,絕對一點也不過份。

九七回歸時,香港年輕人對祖國充滿了憧憬,現在看來已經失望,落空了,也難怪今日年輕人已成為反中的主流,反中有用嗎?當然沒有,螞蟻撼樹!因此,有能力的人開始移民。根據調查報告,香港七成年輕人想移民,但也不是人人想走就可以走的。本來九七後香港移民海外人數已漸漸減少,但去年開始又遽增了,移民美國,加拿大,澳洲者每年都超過2000 人以上,移民台灣的,也破記錄的突破1000 人。年輕人移走了,留下老人,香港變得更老。

當然,香港政府與北京也不是看不出這個危機,希望力求改善。粵,港,澳海灣經濟區就是朝“聯合一體,互利共生”的方向推進的,希望藉助內地發展拉香港一把。祗是說是容易,做起來難。人家紐約,東京,舊金山,倫敦灣區是在一國之內,但珠江灣區卻涉及三個政府,過界有關卡,交流要翻牆,法律不同,甚至開車的方向也不一致。再以,香港人也憂心,一旦三方螎為一體,香港將會內地化,再也顯現不出自已本身的獨特性,甚至害怕有朝一日,也失去了自由。香港人要求發展,求突破,但又怕被內地“同化”,這是香港人的兩難。

其實香港的兩難又何止這個,香港和台灣本來關係密切,它曾經是兩岸往來的踏腳板。李豋輝時代一度是雙方“香港會談”的所在地,董建華當時也野心勃勃,想做兩岸調人。但今日,隨着兩岸關係降溫,香港左右為難,再也插不上手了。去年,有一位港男陳同佳擕女友游台,一言不合,把女友殺了,逃回香港,港台沒有引渡條約,罪犯不能被引渡回台,但犯䅁證據又在台灣,香港法律又是“屬地主義”,無法對嫌犯起訴,嫌犯至今消遙法外,死者寃屈難伸。最近香港開始研究要和台灣簽引渡條約,但是“省對省”?台灣拒絕,國對國?中央不同意,香港也不敢。香港《信報》在社論中說:在兩岸關係上,特首很難“揣摩上意”,因此進退失據,白白喪失和台灣做生意的機會。上周,高雄市長韓國瑜赴港招商,中共拉高層次,引起各方關注,可是台灣民眾又把它認定為“政治含義重於經濟效果”的往來,香港特首余鄭月娥最後變成豬八戒照鏡子,連香港人也罵。

不僅對台如此,和美國關係也很尶尬。上個月,香港立法委員們組團訪美,美國逼建制派表態,到底強調“一國”還是“兩治”?如果一國,美國將比照中國對香港加征10% 關稅,(未來還可能增加到25%),否則,還是好好兩制吧!香港是靠自由貿易起家致富的,現在更靠它系以為生,一加關稅,香港就殘了。所以香港現在又卡在“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困境。再玩下去,已經沒有路了。也還好現在50 年不變已經快走完一半了,

下半段就慢慢走向一國一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