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将在本 (五)月十八日举行联邦大选,这是笔者来澳洲快 三十年经历过的第七次联邦大选,也是我个人认为最无趣( Boring ) 的一次联邦大选,几乎我都不想再看下去了!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首先肖顿和莫理斯都不是一个有宏伟大志的政治人物,两人都仅在“怎么减税讨好选民”,“怎么样把税款分配到不同的人”上斤斤计较,没有像川普那种要“让美国再度崛起”的宏观思维,也没有习大大的“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胸怀。也许澳洲也不需要这种人,因为历经28 年的繁荣盛世,大部分澳洲人也都习惯于这样安穏的生活,很多人甚至觉得:”这样不也是顶好的吗?” 为什么要改变?

其实选举并不全然祗为了要讨好选民欢心 ,还有时代的任务要完成(至少笔者认为如此)。在美中两强权的斗争中,澳大利亚正在全球的区域整合中被慢慢的边缘化,澳大利亚的国力正在走下坡,这从最近澳幤遽速走跌中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货币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国力,五、六年前,澳币美元等値,我们带一块钱澳币出去,可以买的东西多,花起来多爽呀!现在已经被打七折了,花起来处处捉襟见肘。

由于过度依赖中国,二十多年来,我们因为搭上中国崛起的顺风车而志得意满,没有错,中国的钱确实是好赚,我们也赚得盆满钵满的,但也因为“挖地卖土”的钱实在太好赚了,它使得我们丧失了培养核心技术的能力,三十年前我刚来澳洲,布里斯班的软件技术还排名世界前茅,现在却已经一件不留了,三十年前,维州、南澳有四大汽车制造商,去年在豪顿宣布停产后,整个汽车工业瓦解,接着澳洲的钢铁公司也恐将危危可及。今天,工党说五年后,澳洲要追求有55% 的车是电动车,但谁来生产电动车呀?电动车的零件比汽油车少了近半,本来很适合澳洲,就算不出口自给自足也行,但现在整个汽车工业连根都被刨掉了,想再自己生产都变得不再可能了。

那我们的下一代能干什么?莫理斯说,联盟党在未来每年要为年轻人创造15000 个工作岗位,可是他却没有说什么工作岗位。卖咖啡?childcare? 还是服侍老人的aged care? 澳洲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失业问题,而是就业不足(unemployment)的问题?很多年轻人都在从事技术含量低的的服务业工作,也难怪整体薪水涨不起来。而且,由于全职工老板要付工人holiday pay, long service leave,…..有时想开除他,还怕会引来麻烦,所以老板们宁可请二个part time 的员工,也不愿请一个full time 的。 最后,二个人都吃不饱,可是它却解决了政客们美化数字的目的。因为这二个人都算不上是失业人口。

澳洲没有人才吗?当然有!前阵子我在香港住了一个多月,才知道原来香港有一个很大的“澳洲人圈”,他们都在当地的国际大公司工作,人多了,甚至还有澳洲人开的餐厅,橄榄球具乐部,球队,每周比赛,我认识了一些人,大家聊起来,问他们为什么不在澳洲工作?香港待遇会比澳洲好?大家异口同声说:没有比较好,但香港税低。这也是澳洲飞行员宁可飞国泰航空也不飞Qantas 的原因,结果是,Qantas 必须付比国泰航空更高的钱才能找到机师,最后连Qantas自己也变得没有竞争力了。这种状况不仅发生在香港,澳洲杰出的年轻人有一大半去了英国,美国,加拿大,去年,我甚至在台湾的一个小镇,遇到有澳洲人在那里教英文。难道我们的年轻人真的祗能到国外去做“外劳”?为什么我们政客们没有人能像川普一样,一口气把公司税从35% 降到25%?以我们的美丽环境,宜居条件,必然能吸引很多外资来投资,最后也可提升澳洲竞争力和解决年轻人的就业问题。

快二年了,我花很多时间在澳洲内陆农场过日子,所认识的人,都是一些教育程度不高的老澳鄕下老“白丁”。说真的,他们世代务农,也是满辛苦的,养100 多头牛,干得要死,一年到头也仅能赚个五、 六万,若遇到像去年这样的苦旱,还血本无归,养的愈多,亏的愈多。最后结果是,年轻人纷纷逃离,没有人愿意去outback。 这时,政客们突发其想,说那就让新移民去内地,中国都市来的城市学生们,他们愿意去西部?去了又能干什么?太天真了!

最可怜的就是华人移民的第二代,顶尖的做医生,律师,会计师,但这种人终究是极其少数,大部分人做房地产销售员、小会计,代购,跑外卖。家庭背景好一点的最爱炒房,“十个华人八炒房,还有二人在一旁”。现在会计不好申请移民,房地产市道停滞,年轻华人日子不好过呀!

澳洲整个社会结构需要改革,川普会说要把美国公司的工作移回美国,为什么我们的政客们不敢说:让我们年轻人回到澳洲来工作?我们的税制需要改革,欧洲经验告诉我们:用高税率来撑起高褔利的政策终会有山穷水尽的一天。难道我们要歩希腊,意大利,法国的后尘?

以前联邦大选还可以看到一些好戏,例如工党惠德曼的公有事业私有化政见,保罗—霍克的退休金提拨制度(使澳洲人增加了储蓄),自由党休顿博士推动的GST 改革,甚至来个“脱英去皇”公投也好,但最近几年的选举都是平淡无奇,好像祗是一种形式。总之,选了也改变不了现实困境,这是我对这次选举提不起兴趣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