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信息报导,美国总统川普超爱关税,他曾自称是「关税人」(Tariff Man)。他一再说,他对中国和其他国家施加的惩罚性关税,是创造谈判筹码的工具,让这些国家与美国签订对美国有利的新贸易协议。

不过,彭博指出,川普的关税愈来愈像是终极目标,而不是创造筹码的工具,而且比川普承诺的其他交易都更真实具体,而经济学家一致认为,高关税对美国和全球经济都是坏的预兆。

纽约时报也报导,川普的高关税起初被视为是他迫使其他国家放弃贸易障碍的大棒子,但现在愈来愈像是保护美国产业、阻止进口商品和消除贸易赤字的永久性工具,一旦开征,就不易取消。

川普上任两年多来,美国已成为已开发国家中关税税率最高的国家,而更多贸易冲突正酝酿中,关税也许会更高。

川普14日继续自夸他与中国的贸易战,表示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关税,将对美国有益,他也强烈考虑对几乎所有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他在白宫草坪上说:「我认为结果会很好,我们处于极强势地位,我们的经济好极了,他们则不太好。自我当选以来,我们增加了好几兆的财富,他们则一路下滑。」

川普政府还会祭出更多关税,川普必须在17日之前决定是否对全球销往美国的汽车提高关税,此举遭到各国决策者和汽车制造商炮轰。川普之前对加拿大、墨西哥、欧洲和其他盟邦课征钢铝税,尽管共和党国会议员和美国厂商对此抱怨连连,关税并未取消。

川普14日推文大赞他的钢铝税:「一年来的关税已重建了我们的钢铁业,正在蓬勃发展!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强大和正在成长的产业。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国防和汽车产业储备钢铁,这两个产业也强力复苏!」

川普偏好关税等贸易障碍,使得一向坚定倡议全球自由贸易的美国处于不熟悉的地位。川普实施的进口关税规模之大,在一些经济学家眼中,只有19世纪可比拟。

美国整体的贸易加权关税税率为4.2%,比七大工业国其他任何国家都高,而且是加拿大、英、法、德和意大利的两倍多,甚至比新兴市场的俄国、土耳其和中国都高。

这项改变使得美国经济中依赖贸易的部分受伤惨重,包括跨国企业,像是波音、通用汽车、苹果、Caterpillar和其他需要海外供应链和市场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