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選舉結束了。聯盟黨“意外的”保住執政權。房地產,股市,金融市場一片歡欣鼓舞。它至少可以確定解除了工黨上台,有可能讓資本利得稅(Capital Gains Tax) 優惠減去25%,投資房負課稅抵銷減免(Negative Gearing) 也沒了, 甚至,退休老人的退休金的股利免稅(Franking credits)被癈除的恐懼。澳股周一開盤以來連續大漲,創下十二年以來新高,人們對房地產後市行情也一面倒的看好。那這是否代表澳洲經濟從此擺脫陰霾,可以高奏凱歌呢?這是本周要談的主題。

先說房地產。我想,房地產是應該可以開始翻身了,首先是澳洲儲銀行長Phillip Lowe在周二悉尼的一個午餐會中表示,很有可能在下個月的月會中宣布降息。根據西太平洋銀行的數據,預計儲行將在今年10月前進行兩次降息,把現金利率降至祗剰1%,遠望明年4月,儲銀三次降息(合計0.75%)的可能性達到80% 以上。

但是單靠降息是不夠的,房地產購買人和投資客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規定太嚴” ,一般人根本借不到錢。但隨着房價下調,銀行風險降低,澳洲金融控管單位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s (簡稱APRA) 周一表示,APRA 打算“以利率7% 來測試貸款人的還款能力”的規定將被取消。此項規定在2014 年冬季推出,它的目的是要求銀行,確保貸款人在利率漲到7% 時,還按揭也不會有問題。否則不能貸款給他。這個“7% 關卡”幾乎卡死了所有房貸借款人。但是現在,隨着房價下跌,銀行風險降低,儲銀又要降息,利率升到7% 似乎不可能,而且,也沒有什麼意義,因此,周二APRA 已經通知各銀行,解除7% 關卡的要求,這對銀行、貸款人、房地產商而言,無疑的是一個大好消息。但房地產是否會因此復蘇?我想言之過早,但是,至少給那些想要等房地產腰斬才買房的人撥了一盆冷水。房地產的跌勢恐怕將到此為止。至於未來的走勢如何?筆者將另文專論,本文繼續談澳洲未來經濟。

既然漲息和房地產崩盤的疑慮解除了,等於拖垮澳洲經濟的引信也被拔掉了,因此,澳洲消費者信心必然大增,這是澳股連番上漲,屢破新高的原因。

可惜,短暫的慶祝行情就像聖誕節大shopping, 或跨年放煙火一樣,它並不能解決澳洲未來面對的問題。

由於受全球經濟下滑的影響(尤其是中國),澳洲經濟難以獨善其身。IMF 已經對今年經濟成長率下調至1.8pc 。中國GDP成長也祗有6% ,有人甚至預測更低。

澳洲財政部對2021 年的經濟成長率是3pc,但那祗是預測,至少今天至今袛有2.3%。而失業率在2021 之前應該可以維持在5pc 以下。

聯盟黨的當選對納稅人最大的好消息;當然是減稅,該黨承諾在未來十年削減1580 億元的個人所得稅,而且不包括在去年預算案中宣布的1440 億元減稅中。這意味着,澳洲人的荷包將會有更多錢可花,對萎迷不振的零售業自然是一個好消息。可是,這又無法消彌澳洲工資上漲率低,人們儲蓄不足,和家庭負債深的事實。澳洲去年工資上漲率祗有2%,聯盟的承諾是二年後可以到3.5%, 但那終究也祗是承諾。

未來,澳洲經濟最大的風險是中美貿易戰,它是一個非常不確定的炸彈。爆炸的威力恐怕不祗是中美二囯,全世界都在其暴風圈內,我們看到最近新興經濟體各國貨幣貶值,股市下跌,這是一個極不好的徵兆,尤其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兩國止戰的可能性。

如果雙方真的再継續堅持,中國經濟將大受影響,中國是澳洲最大貿易國,中國走坡路澳洲不可能不受到影響,還好,中國如果對美國開徵農產品和肉類關稅,澳洲有可能在這裡面受益,但後市發展則還有待觀察。

而美國經濟一面獨好也會對澳洲產生衝擊,澳幣已創十年以來新低,(雖然也為澳洲出囗創造了機會),全球(尤其是中美二國)對澳洲的投資正在下降,這將大大不利澳洲礦業的發展,也許,中國稀土出口若減少,也許可以為澳洲創造另一個機會。稀土本身並不是儲藏量的問題,而是提煉技術和成本的問題,也許全球稀土價大漲有可能為澳洲創造出另一片天也說不定。

最後,還是一句老話:我們生長在變動的時代,周邊環境永遠在變,舊的行業消失,新的機遇出現,好好把握當下的每一天吧!